第3739章 石井空伤

炙亮的探照灯下,一堵断墙旁,石井空肃然而立,双手紧握手上的倭刀,目光死死盯着缓缓走来的两名忍者,这两人闲庭信步一般,但身上的杀意凛冽刺骨,给人渊渟岳峙的感觉,就像一座冰寒的雪山徐徐而来,唯一暴露的外面的眼睛冷漠的令人头皮发麻,放佛没有任何情绪一般。 稻草人书屋

“高手?!”石井空内心一震,完全看不透对方的实力,重来没有过的感觉,难道是高于菊花级的强者?石井空暗自观察着,摆出了一个可攻可守的不丁不八姿势,如临大敌一般死死盯着来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两人在距离石井空大约五六米的地方停下来,一人抱剑在坏,另一人往前一步,倭刀一紧,斜指地面,冷冷的看着石井空说道:“果然是忍者?忍者只有倭国才有,为何来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又是哪个家族的?”石井空沉声问道,毫不示弱的爆发出气势和对方抗衡,全身肌肉绷劲,放佛蓄势待发的猎豹,随时可以扑上去和对方大战一场,握在手上的倭刀更紧了几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不需要知道。”对方冷冷地说道,目光扫了眼地上躺着的忍者尸体,再看了看石井空背着的倭刀,脸色发寒,眉头一锁,带着令人发寒的语气冷冷说道:“你杀了我的人,很好,来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口音你不是倭国人,又懂忍术,只有一种解释,你是三大放逐家族之一的人,报上名来。”石井空冷冷的喝道,气势再次飙升,死死挡住对方笼罩过来的气势,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内心大骇:“好强的气势。”

稻草人书屋

高手遇强则强,石井空感觉自己的热血在沸腾,在燃烧,虽然受了内伤,那又如何?只要和真正的强者放手一搏,死亦无憾,作为强者,石井空有战死沙场的觉悟,能死在高手刀下,是忍者最大的荣誉。 稻草人书屋

“死吧——”对方没有回答石井空的试探,嘶吼一声,身体猛然加速往前扑来,放佛一支离弦之箭,只能看到一道虚影,快的思维都难以跟上,石井空到底成名多年,战斗经验丰富,马上感觉到不对,本能的挥刀格挡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的一声脆响,火星四溅,石井空虽然拼尽了全力,但用的是虚招,身体借着对方劈砍过来的巨大冲力爆退了十几米,不仅卸掉了对方的反震力,还拉开了距离,饶是如此,石井空都感觉体内气血翻涌,一口气差点没转过来,不由大骇,要知道刚才用的是巧劲,卸掉了对方不少攻击力啊,居然差点受伤?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刻,石井空意识到了对方实力比自己高绝很多,收起所有杂念,全副身心锁定在对方身上,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缝,忽然感觉眼前一花,就不见了对方影子,内心一震,迅速挥舞着刀快速劈砍起来,护住身体周围各大要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当当——石井空一口气和对方对砍了十几刀,却发现对方一刀快过一刀,一刀沉过一刀,手臂开始酸胀起来,肌肉僵硬,有些不受控制了,忽然,石井空听到了一声轻微的肌肉拉开声响,紧接着,腹部传来一阵剧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受伤了?”石井空内心大惊,但没有低头查看,而是死死盯着前面不断闪动如鬼魅一般的影子,对方速度太快了,快的石井空思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全凭战斗本能挡住对方一刀刀致命的攻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噗——”忽然一条鞭腿狠狠的抽中了石井空的腰部,石井空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放佛断线的风筝,狠狠的掉在乱石堆中,一口鲜血狂喷出来,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手臂一软,再次倒在地上,这一刻石井空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肿的比平时大了一圈,被对方强大的攻击力反震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嘶?”石井空痛的直抽抽,没想到对方实力如此恐怖,要不是自己经验丰富,恐怕在对方手上走不过五招,不由咳嗽了一声,再次吐出一口污血来,看着慢慢走来的对方艰难的喝问道:“看在一个将死人的份上,请告诉我,菊花级忍者之上是什么境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配知道。”对方冷冷地说道,眼睛里除了冷漠,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就像一台只知道杀戮的机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吧,给我个痛快。”石井空知道自己无力再战,无奈的苦笑起来,没想到要死在异国他乡,但能死在高手面前,这一生,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我允许,你可还不能死。”一个浑厚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冷意漂亮,放佛西伯利亚寒流,冷冽,锐利,不可抗拒。

www.daocaorenshuwu.com

石井空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由回头看去,正是熟悉的罗铮,不由大急,喝道:“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场上老子从不放弃自己的兄弟。”罗铮冷冷的回答道,听到石井空求援后不放心,将指挥权交给了山雕,自己急匆匆飞奔而来,还好不算晚,目光死死锁定那名忍者,脚下疾步如飞,很快就到了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