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0章 细碎记忆

深夜时分,月光如水,轻柔的笼罩着茫茫森林,河岸边,部落一片寂静,房间里静悄悄的,漆黑一片,小孩在大人的约束下早就进入了梦想,外围暗影处埋伏着几个人,正神情警惕的盯着四周密林,白天的偷袭让部落出入高度警戒状态,哪怕是天黑了都不敢大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河岸边,光秃秃的大树旁,一名披头散发的男子静静的坐在石头上,默默的注视着前方灰暗的树林,白天一战,男子忽然爆发出来的战斗不能帮部落解除了危机,震住了敌人,也让部落的人惊讶不已,但语言不通,无法交流,男子从昏迷中醒来,吃了些东西后来到了老地方静坐,沉思,渴望想起以往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失去记忆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就像一个人忽然失去了全部,更痛苦的是渴望恢复记忆,浑浑噩噩,什么都想也不错,起码不会回忆,不会烦恼,但男子的头脑异常清醒,思维异常敏捷,除了忘记过往的事情外,脑子没有任何其他问题,这让男子痛苦的想彻底忘记自己,变成一个什么都不想的傻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男子只知道头部受了伤,被经过的人从河里捞上来,并带到了这个部落养伤,为什么受伤完全不清楚?这时,那名叫布塔的女孩缓缓而来,男子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无声的叹息起来,望着前方森林,目光渐渐柔和起来,这段时间如果没有女孩的照料,自己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在想过去的事吗?”女孩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远方问道,意识到男子听不懂自己的话,并不介意,继续说道:“这里多好,安静,美丽,与世无争,你就不能留下来吗?”说着看向男子,眼神多了几分柔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男子没有留意到女孩的神情,继续看着前方沉默不语,自从伤势恢复一些后,男子就每天都会来这里静坐,本能的按照一种呼吸之法调息伤势,男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种方法,放佛深入灵魂一般,身体自发的运功调息,很奇妙的感觉,也正是因为如此,身体才得以快速恢复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切女孩并不知情,见男子没有理睬自己,苦笑的摇摇头,静静的看着前方不再言语,语言无法沟通,说什么都没有意义,男子却敏锐的听到了女孩的暗自叹息声,惊疑的回过头来,看了女孩一眼,脑海中忽然冒出一道靓丽的倩影来,倩影带着无尽的思念和痛苦,正望眼欲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啊?”男子忽然叫出声来,头痛欲裂,但脑海中的那道倩影更加清晰,放佛在呼唤,在渴望,在苦苦的等待,男子死死抱住脑袋,整个人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痛的翻滚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孩大惊,顾不上许多,一把将男子抱在怀里,紧紧搂着,希望用自己的胸怀和柔情减缓男子的痛苦,男子本能的搂住了女孩,急切地喊道:“雪,雪,雪!”很快又一次昏迷过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唉——?”女孩虽然听不懂男子的话,但隐隐感觉男子叫的是一个心爱的人的名字,那个人叫雪,这份刻骨铭心的呼唤却像一把刀,深深的扎进了女孩心房,女孩脸色大变,愣愣的看着前方,整个人都懵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一会儿,女孩清醒过来,看着怀里熟睡的男子,无奈的叹息一声,苦笑着看向高高升起的月亮,黝黑的脸庞上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圣洁、美丽,自然脱俗,放佛黑暗中绽放的空谷幽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远处,健壮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在距离十几米地方停下,看着这一幕,摇摇头,转身回去了。静悄悄的夜,悠悠吹过的山风,倒影在河水中的明月,还有远处各种不知名虫子的鸣叫,一切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安宁。 稻草人书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子清醒过来,重新坐正,感激的对女孩点点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说了也听不懂,女孩轻轻一笑,也没有说什么,两人静静的坐着,默默的看着远方山林不语,任时间悄悄流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风大了起来,山林哗哗作响,放佛热恋的爱人在欢笑。几只夜鸟突兀的飞出山林,鸣叫几声飞远了,给这片宁静的森林平添几分生机,灰蒙蒙的河面上,一尾鱼儿跳了出来,泛起水花,旋即又钻入水中,水波旖旎,渐渐扩散开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女孩见男子盘腿而坐,双目微闭,进入了某种入定状态,这样的状态女孩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默契的起身离开,回房休息起了,只留下男子一个人在原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围潜伏的暗哨也习惯了男子在河边一坐就是整晚的现象,见多不怪,没人过来打扰,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流逝,直到天色放亮,男子依然没有收功,而是继续吐纳着清晨的天地精华之气,这段时间的修炼让男子感觉到身体非常好,力气也在修炼中不断增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太阳完全从东方升起时,男子长身而起,静静的看着河道悠悠向前的流水,心情沉重起来,暗暗自语起来:雪,是谁?和我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会想起这个人?为什么我会失忆?我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