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5章 形势急下

雪原狼攻击已经是生死大事,在这个关键时刻,内部居然有人从后面偷袭自己人,这事绝对不简单,这一切恐怕都是预谋,罗铮脸色大变,马上意识到不对劲了,来不及多想,怒吼道:“野牛,带着你的人跟我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野牛也发现有人从背后偷袭,大半兄弟倒在了血泊中,脸色大变,死死盯着身后冲杀上来的其他冒险者,瞠目欲裂,脑子一片空白,放佛停止了思考,生死关头,谁能想到有人从背后偷袭,而偷袭的居然是一条船上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哒哒哒——”一梭子子弹呼啸而来,打在周围冰层上,捡起无数的冰渣,野牛怒火攻心,一时反应不过来,忽然感觉身体被重重的扑倒在地,翻滚两圈,就听到一个声音愤怒地吼道:“你想死啊,快,带着人跟我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野牛打了个激灵,猛然醒悟过来,怒火在眼中熊熊燃烧,看着更多兄弟被杀倒地,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声:“快,跟我来。” daocaorenshuwu.com

到底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出身,野牛愤怒到了极点,脑海中满是报仇雪恨的念头,但最后一丝清明让野牛恢复了理智,知道留下就是等死,报仇不在一朝一夕,迅速下达了撤退命令,心如刀绞,虎目中布满了血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扑倒野牛的是罗铮,罗铮见野牛恢复理性,暗自松了口气,拉住野牛就寻了个方向狂冲过去,生死光头,不跑就是等死,谁知道队伍中还有多少人背叛?狂冲几步,野牛清醒了许多,回头一看,只有十几名兄弟追上来,剩下受伤的兄弟倒在地上和敌人血战,大家没有死在雪原狼之口,却倒在了自己人的枪口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野牛怒吼起来,放佛一头受伤的雄狮,带着无尽的不甘和愤怒,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现在却长眠于山坳,野牛感觉天旋地转,怒火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一软,瘫倒在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铮大惊,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野牛抱起来,看到野牛的兄弟追上来,一个个阴冷着脸不语,身上满是冰寒的杀气,一副要吃人表情,罗铮将野牛交给冲在最前面一人,沉声喝道:“跟我来,冲出去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见识了罗铮的实力,没有反驳,纷纷点头,冷着脸不语,眼睛里满是不甘和愤怒,还有为复仇不得不的隐忍,生死光头,跟着强者更容易活命,罗铮看了眼身后,更多人冲杀上来,无情的打死了留守阻击的野牛部队成员,正嗷嗷叫着冲杀上来,周围满是不断奔跑跳跃,凶性十足的雪原狼。 daocaorenshuwu.com

出山坳只有一条路,就在大家身后,已经被反叛的人封锁,罗铮没有犹豫,拿起了野牛手上的枪备用,带着大家冲向一处斜坡,几个起落就上了冰层堆砌的高地,随便找了块较大的冰块隐蔽起来,对着追杀上来的人就是几个点射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反叛的人不同于雪狼,有恐怖的速度,被罗铮轻松放到了三人,其他人大惊,纷纷卧倒在地,不等大家开枪反击,罗铮又是一个个急促点射过去,又有几人被罗铮击中,罗铮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占据了地理优势,而山坳地形平坦,反叛者趴在地上无遮无挡,和固定靶没什么区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快,快上来。”罗铮对着身后跟上来的野牛部队怒吼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家见罗铮压制住了反叛者,没有再犹豫,快速冲上来,冰堆很大,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冰块,冰块硬如钢铁,子弹不容易打穿,是天然的掩体,所有人快速藏好,纷纷瞄准过去,发现反叛者已经后撤,大家不甘的奋力开火。 daocaorenshuwu.com

可惜天色灰蒙蒙一片,能见度并不大,反叛者已经跑出去二十多米,超出了视力范围,子弹基本都打空,而罗铮受的影响不大,野战和盲射对于罗铮来说难度并不大,看着依稀轮廓就是一梭子过去,只要能打中就好,打哪里无所谓。 www.daocaorenshuwu.com

很快,又有五六人倒地不起,但更多人彻底消失在视野之内,大家看向罗铮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有质疑,有信任,有迷茫,生死关头,罗铮顾不上大家的情绪,冷峻的目光扫了眼周围,发现大批雪原狼并没有追向山坳,而是在远处虎视眈眈的监视着自己,没有散开的意思,不有一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雪原狼终归是野兽,这个时候应该冲进山坳追击才对,为什么盯着自己不放,是专门来对付自己的吗?还是说自己杀了不少雪原狼,这些活着的想报仇?狼的复仇心理很重,报仇的可能性不小,但也不排除是专门被人指挥来杀自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数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这时,野牛被人救醒,仰天咆哮起来,放佛在发泄心中的不甘和愤怒,热泪滚滚,脸色憔悴,眼睛却闪烁着寒光,放佛伺机而动的野兽,罗铮看了野牛一眼,看向山坳出口方向,目光凝重起来。 稻草人书屋

反叛的人倒地有多少不得而知,血玫瑰还带着人守护山坳两侧高地,也不知道这会儿怎样了,耳边满是拉雪橇大狗的狂叫声,还有激烈的枪声,显然发生了变故,罗铮脸色一沉,扭头看向野牛沉声说道:“这段路可以爬上山顶,你们从这里撤吧,我去前面接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