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1章 分道扬镳

塔班家族虽然臭名昭著,虽然恶贯满盈,但凶名在外,言必行,行必果,哪怕为此得罪整个世界,这点无论谁都在痛恨的时候不得不佩服几分,野牛和血玫瑰不敢得罪塔班家族,更何况罗铮给的足够多了,大家出来玩命求的是财,但也有原则,什么都没做成就得到如此高补偿,还有什么好说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罗铮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内疚,这些人如果知道真相或许不会来,但他们来了,只因自己开出的条件,却遇到了谁也没想到的危险,罗铮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雪原狼伏击,更没想到会有人反手,野牛也好,血玫瑰也好,大家的部队都打残,留下来也没多少意义了,还不如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回去也有讲究,罗铮略微沉吟片刻,对野牛和血玫瑰叮嘱道:“你们回去后就说遇到大规模雪原狼群,死战不敌,损失惨重,不得不后撤,就连我也在战斗中死于狼嘴,千万别提有人反叛的事,更不要透露狼群是有人训练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野牛和血玫瑰不明所以,罗铮只要解释道:“我需要时间准备,我的人赶来支援也需要时间,一旦真相暴露,别有有心的人会提前准备,甚至跑掉,刚才一战,背后筹划的人并不知道失败的内幕,会以为我们内讧而死,还不知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白了。”野牛和血玫瑰答应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野牛让兄弟们将那些黑色东西全部上交给了罗铮,雪原狼已经撤退,不可能再战,眼看着天色就要方亮,大家回去安全问题不大,罗铮也不客气,找来自己的袋子和密码箱,将黑色东西放到袋子里收好,再将密码箱递给了血玫瑰沉声说道:“这里有些现金,我想请你帮个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先说,看我能不能办到。”血玫瑰并没有马上接,而是郑重的反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还有一支盟军在小镇,回去后我希望你能够在小镇待上一周左右,这笔钱算是定金,如果有必要,我会安排人去小镇找你,希望你用这笔钱给我们准备足够的食物和清水备用,并安排人保护我们在小镇的安全,如有损失,到时候条件随便你开,只要能确保我们到了小镇后安全。”罗铮郑重的解释道,为自己谋划起后路来。

daocaorenshuwu.com

按说这个任务交给野牛最合适,但野牛的人已经打残,不可能再战了,而血玫瑰还有四十来人,还有盟军在小镇,可以托付,血玫瑰原本就打算到了小镇后好好调整一番,小镇还算安全,并不拒绝,但还是好奇的反问道:“小镇不可能有战事,到了小镇就算是安全了,你没必要付佣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一定,没有最好,这些定金就当给我们准备食物吧,多余的就当送给你们了,但小心无大错,你说呢?”罗铮笑道,也不多解释。 稻草人书屋

血玫瑰看得出来这背后肯定有古怪,但罗铮不说,血玫瑰也不想多问,有些事知道的太多未必合适,满口答应下来,接过了一箱子现金看了野牛一眼,野牛沉声说道:“这是你的活,跟我无关,我也没那个能力接任务,只想早点回去,天快亮了,还有很多事需要准备。”说着看向四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罗铮看看四周,说道:“谁的物资装备归谁,不要乱了,宁外,那些反叛者和其他战死的冒险者物资装备收缴起来,你们商量着分配,好聚好散,说不定将来还能再相见,没必要为了一点东西伤了和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行。”野牛和血玫瑰异口同声的答应道,对罗铮的命令好不排斥。两人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主,知道生活的艰难,只要能公平处置,谁也不想破坏规矩,不是大度,而是不想节外生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所有人行动起来,收集战利品、整理雪橇车,将幸存的大狗安抚住,重新分配,套上缰绳,来的时候上百辆雪橇车,好些被打坏,拉车的狗也死伤大半,能用的已经不多了,但足够大家回程。 稻草人书屋

半个小时后,一切准备就绪,战利品分配完毕,野牛和血玫瑰带着各自的人坐雪橇车冲冲离开了,罗铮看着大家离去的背影,又看看留给自己的那辆雪橇车已经备用的武器弹药,不由长叹一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谁也没想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之前罗铮的计划是招募冒险者组成联合狩猎队进入预定区域,然后以狩猎的名义四处寻找目标,只要找到敌人位置后马上让狩猎队撤离,忍者可不是庸手,不是冒险者这个层面能够对抗,到时候再调兵过来支援,然后,不等到目的地就遭到了雪原狼伏击,死伤惨重,没法再战,不得不让大家先撤,原计划彻底失败,不得不重新调整作战方案了。 稻草人书屋

庆幸的是这一战摸清了雪原狼的底细,也有了避免雪原狼攻击的那个黑色东西,有了这个东西在身,雪原狼就不会攻击,大家行动起来就方便很多了,罗铮看了看身上满是血污的大衣,脱下来丢到一边,左右看看,发现一人身上棉大衣不错,对方是被雪原狼咬断了大腿流血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