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色令牌

    以吾审判之名,赐你灵路之行!
    青铜之镜中,苍老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嗡嗡作响,在空中回荡,经久不息。
    少年仰头看着天空,看着那闪烁着星芒的青铜古镜,嘴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老爹!我做到了哦。
    只怕是最难估测的人也不会想到,北灵境真的获得了一个名额,而且这个名额并不是天赋出众的柳域两兄弟柳慕白和柳阳,却是来自牧域的少年,北灵院地届的新生,牧尘。
    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少年身上,有的羡慕,有的不解,有的喜悦,有的不甘,更有数道目光中,充满了愤恨,恨不得将牧尘杀死,夺取这个名额。
    柳阳和柳慕白两人阴沉着脸,冷冷的盯着牧尘,这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竟然得到了北灵境唯一的名额,这怎么可能?
    柳阳同样是在地届,不过他在西院,而牧尘所处的则是东院。但是他知道,整个东院地届,牧尘好像并不出挑,平日里也没听过他有什么惊人之举,或是天分绝高,更多的是他拥有一个牧域少主的名头,可是,牧域和柳域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然而,就是牧域的这个少年,居然硬生生的夺走了北灵境唯一的灵路资格。
    柳阳的眼中恨不得喷出火来,将牧尘焚烧成灰烬,而柳慕白则是面如寒霜,看起来阴冷之极,却没有像柳阳那样把心中的愤恨和不满完全表露出来。
    广场上,少男少女们目瞪口呆,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想到,最后获得灵路资格的居然会是这个东院的新生,来自牧域的少年。在他们的心中,如果柳慕白兄弟失败的话,那么还有谁能够有资格呢?
    “哈哈,是我们东院的牧尘,你们西院不是一向嚣张吗?还什么柳域天才,天才怎么没有被选中呢?”
    “牧尘好样的,可惜今天芊儿姐没来,不然她肯定高兴坏了。”
    “西院的现在不出声了,以后的牧尘参加灵路回来,看他们谁还敢在我们面前得瑟。”
    “你傻了吧,现在他们就不敢得瑟了,要是等牧哥参加灵路回来,那就已经是五大院的弟子,西院的这帮家伙看见我们的还不绕着走啊。”
    “对对,你说的没错呢。”
    东院的新生们哈哈大笑,平日里柳阳等人阴阳怪气的对他们进行嘲讽,甚至欺负,由于实力上的差距,大多数时候只能够忍气吞声,现在牧尘一举夺得北灵境唯一的灵境资格,立刻让东院的少年们觉得扬眉吐气的日子到了。
    西院的少年们满脸愤怒地瞪向这边,却一脸的无奈。
    高台上,萧院长已经激动的浑身颤抖,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十数年的等待,终于让他看到有学生能够获得灵路资格。
    花白的头发无风自动,衣衫猎猎作响,萧院长面上的激动慢慢的平复,他站在高台上,看着下方,看向吗昂然挺立的少年,犹如一柄战枪,直刺苍穹,傲然不凡。
    “这个小家伙的潜力还是很不错的,虽然他顶着牧域牧锋儿子的名头进来,却从来不会欺负他人,平日里修行中规中矩,修炼速度却绝不比任何一个人慢,最重要的是他的心性,噗,有些宠辱不惊的成熟样子。”莫师作为牧尘的导师,对他倒是了解一二。
    “灵路,那是一条充满荆棘,遍布危机的凶险之路,天分只能够让你拥有进入的资格,而想要生存下来,最重要的便是运气和心性,必须要有最冷静的心境去面对出现的一切困难,才有机会走到最后,看来这个小家伙还是很有机会的呢。”萧院长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天空之中,虚空裂痕依旧,审判之镜的虚影还在缓缓的转动。
    对于获得灵路资格的少年,审判之镜并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去准备,去告别,通常只有半柱香的时间便会将其带走,等到他重新出现的那一日,那便是成为五大院的学生,一飞冲天之日。
    至于那些走不出来的
    ,又有谁会去记住他们呢?
    “牧尘,学院的一切,牧域的一切,你都放心,北灵院是你的后盾。灵路凶险万分,一定要小心,只有活下来,才有资格成为五大院的学生,日后成为一方霸主”萧院长看着少年,语气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