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武盈盈

    一棵参天古树拔地而起,巨大的树冠覆盖了方圆近百里的空间,在古树的前方,传来潺潺的溪流声。
    牧尘猫着腰走到古树盘,水流声越发大了,很明显不是流水滑动的声音,而是有人在戏水。
    “居然毫无戒备的在灵路中洗澡?真是很大胆呢。”牧尘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血色令牌,难道进入灵路的第一枚令牌会获得的如此容易?
    身形一闪,利用树冠和一些低矮的灌木掩藏,牧尘朝着溪边飞快的掠去。既然在洗澡,那么血色令牌肯定就放在旁边,灵路中顺手牵羊不也挺不错的嘛。
    越过灌木丛,离开树冠的遮掩,眼前顿时一片开阔。
    刹那间,原本飞掠的牧尘猛地停住脚步,眼中满是惊讶。
    不到三米宽的溪流中,一名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的少女肌肤如雪,黑发如瀑,精致的脸庞上一对漆黑的星眸,正充满震惊地看着牧尘。
    少女的星眸中的震惊飞快地变成愤怒,然后难以形容的怒火从双眸中喷射出来。
    “色狼,我要剜了你的眼睛!”少女居然丝毫没有顾忌掩藏在水下的身体完全赤裸,整个人竟然直接冲起,朝着岸边急奔而来。
    一堆淡蓝色的衣物就在牧尘脚边,但是这一刻牧尘完全没有要将血色令牌顺手拿走的想法,他第一时间转身,拔腿就跑。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看光了我的身体,就想跑?”少女瞬间来到岸边,精致细嫩的小脚一挑,蓝色衣衫腾空而起,也不知道她如何穿戴,只是眨眼的功夫衣服便已经穿在身上,朝着牧尘逃跑的方向飞奔追去。
    “喂喂,我说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到。”牧尘没有想到女孩追的如此迅速,一边奔逃,一边解释。
    “我管你是不是故意的,看了我的身体就要死!”少女速度飞快,手中光华闪过,一柄雪白短刀握在手心。
    “喂,你到底讲不讲道理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否则的话,我直接把你衣服拿走,看你怎么追。”牧尘逃得飞快,这事的确他不占理。
    “你以为拿走我的衣服,我就不敢追了?,色狼你给我站住,不然等我抓住你,一刀刀的凌迟。”少女大怒,暴跳如雷。
    “哪里跑出来这么一个泼辣的小妞,简直比纤儿姐不讲道理的时候还要泼辣十倍,不,一百倍。”牧尘头上三条黑线,不想再和她废话,顺着溪流往山上飞奔而去。
    前方一座约莫千米高的山峰,三中不时传来灵兽的吼叫声,如果进了山,想必这丫头也就不敢追了,毕竟谁也不知道那阴暗的密林中会忽然跳出来一只什么级别的灵兽。
    “你不要在追了!山里灵兽到处都是,别被咬死,不能走到最后进行灵力灌顶,那就得不偿失了。”牧尘站在山脚下,转头看向紧追不舍的女孩,大声喊道。
    “别说是地榜排名都很靠后的灵兽,就是山里有天榜的神兽,今天我也要杀了你。”少女根本没有停住脚步的意思,忽然间速度似乎又快了些许。
    “不听劝会吃亏的,山里灵兽横行,不如我们之间的小恩怨先放一放啊。”牧尘很无奈,不就是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就走,居然百里追杀,有这个必要吗?
    “好啊,你让我先砍两刀,然后再说小恩怨。”少女趁着牧尘速度慢下来的瞬间,忽然双脚一瞪,娇躯离地而起,手中雪白的短刀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对着牧尘当头斩下。
    牧尘眉头一皱,这一刀显然是全力出击,根本没有留手,只不过看了一眼,有必要这样吗?
    灵路之中,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假的。
    牧尘身体微微往旁边跨出一步,躲过了这一刀。
    但是没等他调整过来,那雪白的刀光在空中一卷,毫无停滞的横斩过来。
    高手!
    牧尘心中咯噔一下。他之所以修为还在感应镜的后期,并没有半只脚踏入灵动境,一是因为要参加零路的考核,灵动境的武者是不能够接受考核的,第二,老爹牧锋平日里对他的教导便是,修为可以通过勤奋的修行来提升,但是战斗经验却需要经过无数次历练,甚至生与死的考验,才能够练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