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二级灵体

灵路乃是五大院利用神器“审判之镜”开辟出的一处独特空间,其中广阔无垠,根本不知道有多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灵路的争夺并不涉及整个空间,而是在一定范围之内,这片空间的其他地方,都被封印,根本无法进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座守护之地其实也有迹可循,并不是杂乱无章、随意安放的。不过牧尘他们这些刚刚进入灵路的少年,连灵路都尚未有详细的认识,更别说是寻找出五座守护之地所处的地方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轰!”巨大的声响好似爆炸般响起,灰雾弥漫在空气当中。一个好似小山的身影轰然倒地,四周许多灵兽奔逃而出,不敢稍作停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不到山岳熊的弱点居然是在它的心脏之中,要不是牧尘你提醒,根本攻击不到。”展雄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兴奋,左手鲜血淋漓,他将狼牙棒硬生生地插入山岳熊的心脏中了。 daocaorenshuwu.com

“五大院开启这灵路,里面灵兽无数,不可能让我们白白送死,必然是有破绽可以寻找,想必这也是考验我们的一部分。”牧尘面带微笑,缓缓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雄点点头,脸上满是佩服。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七八日来,两人结伴而行,并没有急着去寻找守护之地,而是一头扎入灵兽云集的山脉,然后不断猎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牧尘来说,猎杀这些低级灵兽并没有什么难度,甚至可以说不花力气。他的目标都放在三级、四级的灵兽上面,比如山岳熊这种灵兽的精魄,对他的灵体才有点作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展雄的力量面对低级灵兽也有绝对的优势,不过当他遇上山岳熊的时候,被揍得差点没命,要不是牧尘在旁指点,恐怕他现在已经化为一摊肉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当牧尘出声指点后,他发现了山岳熊的弱点。山岳熊强壮无比,力量巨大,而且最关键的是,即便如此巨大,看起来极为笨重,但是速度并不慢,至少比展雄和牧尘要快出一些,这也是让展雄感到难以抵挡的原因之一。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简直是身陷必死之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是,牧尘让他看到了山岳熊的真正弱点,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山岳熊的罩门所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山岳熊的真正弱点便是,转身慢,不是一般的慢,而是非常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腾挪,跳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雄得到牧尘的指点后,原本看起来很笨重的他,在山岳熊的身前就灵活得像只猴子,来回跳跃、腾挪,不断地试探攻击,最后硬生生地把狼牙棒插入山岳熊唯一的罩门——心脏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牧尘,你来收取山岳熊的精魄。”展雄一巴掌拍在山岳熊的头颅上,高声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牧尘微微一笑:“山岳熊的精魄对我没有太大的作用,你收取之后有可能突破到二级灵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雄一怔。这些天相处下来,他对牧尘也有了大致的了解。牧尘这人讲义气,为人大方。最主要他心思缜密,修炼刻苦,如果能够走出灵路,得到灵力灌顶,那么他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身处灵路,而灵兽的精魄又作为考核的标准之一,山岳熊这样的精魄,对于目前的牧尘来说,应该也还是很重要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是,牧尘竟然让展雄收取山岳熊的精魄,这可不仅仅是大方,还是豪气干云了。

稻草人书屋

展雄在十天前还和展成一起暗算牧尘,照理来说,必然会对他有着不小的防备。可是,这几日来,牧尘仿佛已经忘记了那件事,根本没有提起,更是在斩杀山岳熊的过程中不断地指点展雄,让他能够面对几乎不可能战胜的灵兽,并一举击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牧尘,谢谢你。”展雄并不是个会说话的人,他生性耿直,看着牧尘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反手一抽,狼牙棒从山岳熊的心脏猛地抽出,鲜血飞溅开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血色令牌赫然出现,悬浮在他身前,随即便看到山岳熊心脏的血洞之中,一抹血光闪过,然后只见一头迷你型的山岳熊不断地挣扎,最后还是被吸入血色令牌当中。

daocaorenshuwu.com

刹那间,展雄的血色令牌上光华大放,然后又猛然一敛,血芒落在展雄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雄眉头紧皱,浑身不住地颤抖,似乎在承受难以置信的巨大痛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牧尘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出声也没有出手相助。血色令牌中反哺出的力量的确极为庞大,当日牧尘也是承受了难以置信的痛楚才一举突破成功,达到二级灵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展雄连这样的痛楚都无法忍受的话,那么注定他在灵路中走不远,那么便没必要和他继续结伴,甚至将后背交托给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雄脸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迸出,顺着脸颊滚落,他浑身颤抖,不时低吼,犹如凶兽的嚎叫,在山谷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