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御史张贻琦之悔怅

要弄清楚御史张贻琦什么时候会去青楼,进入青楼后的行走路线,离去时间之类的细节,不可避免的,宁缺近几日经常出入于那间名叫红袖招的青楼。只是不能让人发现他关心这些事情,以免事后顺藤查了过来,所以他在青楼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打混玩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与那名叫水珠儿的丰腴姑娘厮混的越来越熟,就连楼内其他的姑娘小厮也都习惯了这位穷酸少年出入,左右是简大家上心的读书人,谁也不敢多什么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说因为小草假传简大家的规矩,宁缺只能和姑娘们执手拥抱假蹭亲热一番,并不能真的做什么,自然也不需要付缠头度夜之资,但脸皮再厚的人进楼后总得要打赏小厮婢女们些铜钱,所以几番下来,铺子里急剧减少的银钱终于引起了桑桑的注意。 稻草人书屋

当夜回来,面对小侍女的疑问,宁缺没有做任何隐瞒,把自己这些天做的事情简单讲了讲,说道:“总是要变成常客,日后那楼子里出了些什么事情,官府才不会疑心到我身上来,不然若我就去了一次,恰好那御史便死了,这种巧合足够长安府产生怀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接着他笑着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办完后,自然不需要再去那楼里打磨时间,不会再多花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怎么听着总觉得少爷你心里满是不舍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仰着小脸看着他,认真建议道:“可如果御史大人死后,你就再也不去青楼,岂不也会惹人怀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怔了怔,才发现这确实有些问题,并不烦恼反而有些欣慰,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事后还真得再去几次,你看看还有多少银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应了声,便准备去做数银子这个她最喜欢的工作。宁缺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连忙唤住她,从怀里取出一盒脂粉,犹豫片刻后递了过去:“这是楼子里的水珠儿姑娘送的,她……人不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这盒脂粉是他腆着这张嫩脸向水珠儿讨的,目的就是想让桑桑高兴,至于加上人不错这三个字,则是担心她嫌弃那楼里姑娘们的身份,觉得东西脏。

稻草人书屋

桑桑一把将脂粉盒子接了过来,黑黑的小脸蛋上满是喜悦神情,被拉的愈发细长的柳叶眼里满是笑意,哪有什么厌憎,说道:“早就听说那些楼子里的姑娘们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方,有的甚至比陈锦记的还要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喜欢吗?”宁缺笑眯眯望着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双臂环绕紧紧抱着盒子,仰起小脸看着他,抿着小嘴不肯答他,小脸却早已经眉开眼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把盒子与前几天买的陈锦记脂粉匣藏在一起,端来微烫的开水仔细伺候宁缺洗了脚,就着剩下的温水把自己的脚也洗了,桑桑铺开两床被子,解了外衣快速钻了进去,咕哝了声没有炕好冷之类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渐深,铺外隐隐传来打更的声音。桑桑一直没有睡着,盯着屋顶的细长眼眸里光彩明亮,像黑宝石中间的闪耀,她忽然开口问道:“少爷,那位御史大人……什么时候会去那间青楼?”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轻声回答道:“明天。”

www.daocaorenshuwu.com

桑桑不知道长安城是一个比岷山比草原更要凶险万分的狩猎场,所以她并不担心少爷的安危,反而很操心一些别的事情。她用双手攥着被沿,用力低头望向床的那头,认真说道:“少爷,既然明天那位御史大人就要死了,死之前你总得告诉他这是为什么吧?” 稻草人书屋

“对。”宁缺望着天花板,蹙眉说道:“报仇这种事……对方死都不知道我报的什么仇,确实有些不得劲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就对他说。” 稻草人书屋

“因为有些件事情,所以我就要代表昊天消灭你?……这么平铺直叙会不会有些随意而不庄重?有没有什么比较庄严肃穆或者说很有范儿的套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皱着眉头,努力思考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半晌后她在枕头上用力点点头,说道:“少爷,写首诗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诗?这个玩意我可不擅长。”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我写一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桑桑很认真地念了几句现编出来的诗。宁缺很认真地听完再品再琢磨,最后认真说道:“这诗比我写的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唐帝国御史台侍御史,从六品,负责纠察百僚、弹劾不法,品秩不高权力不小,如此清贵位置不论换谁来做都应该满意才是。然而张贻琦从来没有满意过,因为他十三年前就已经是前途无量的监察御史,结果苦苦熬了这么久,现在还不过是个清贵无用的御史。 稻草人书屋

但他对此不敢有丝毫抱怨,因为他很清楚造成自己官路滞塞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当年参合进宣威将军林光远一案后,他升官的速度便慢了下来,而七年前燕境屠村一案审结后,他从御史台主簿升为侍御史后,更是再也没有向上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