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盛夏的一场雨

“我把你吓死了,再上哪儿找传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题是这事儿怎么听着都不像是真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里不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安城,惊神阵,交给我?为什么?凭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因为世间有资格主持惊神阵的神符师太少,能够让帝国绝对信任的更少。书院里三位隐居的神符师只有小黄鹤是我大唐子民,你公孙师叔身体又出了大问题,而宁缺你是夫子的学生,是我的徒弟,朝廷为什么不能信任你?凭什么不能交给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谁能同意?”

稻草人书屋

“我同意。” 稻草人书屋

“师傅,你同意就够了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陛下已经同意了。他告诉我曾经对你说过待你正式踏入符道后,会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陛下确实说过……但……这和我们此时说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www.daocaorenshuwu.com

“等以后你看到那件东西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能成为地位崇高的神符师,当然是件非常幸福且荣耀的事情,然而如果成为神符师后,整座长安城甚至是整个大唐帝国的安全,就要交到你的手中,那么这种幸福与荣耀还会得到无数倍加强,只是荣耀加强到最后终究会变成大山一般的责任和天空一般的压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想着数十年后自己站在长安城楼上俯瞰世间风景时,再也无法轻松生出随风而去之感,而是会谨小慎微观察生活在其间的逾百万大唐子民,时刻准备为了延祚千年的大唐朝廷的存续而做出普通人绝对难以做出的选择,宁缺便觉得有些艰于呼吸,心情沉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客观评估,任何一个刚刚接触修行世界不足一年,还处于不惑境界的青年,骤然得知帝国大人物们对自己将来的安排是这等样的重要,都会被吓到半死。

daocaorenshuwu.com

宁缺也不例外,但毕竟他的生命里经历过太多的震撼与冲击,胆子足够大足够野,尤其是在进入书院二层楼后,心态变得更加平稳,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平静从容懒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回到临四十七巷后,他的情绪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巷口一只不知谁家养的老猫,正躺在石板上眯着眼睛慵懒地晒着太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宁缺并不懒散,之后的日子里,为了避开那些热情的长安民众和各府管事,他依旧天不黑就起床,清早出门,去书院后山练剑练刀练细针,听风听曲听落棋,离开书院后则继续游览长安城四周景致,拜访各处道观古寺,只不过现在没有师傅陪伴,只是一个人在路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安城终于来到了一年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酷热闷窒的夏天。宁缺也踏遍了十余座道观寺庙,终于来到了位于南城的万雁塔寺,只可惜春时已过,雁群早已北上,去固山郡浔阳湖度暑,所以他没能看到万雁绕古塔齐飞的震撼画面。 稻草人书屋

不过好在道观佛寺这种地方,向来喜欢抢了世人最漂亮的风景来做背景,于是道人和尚们被迫无奈也要整治些好风景,以免被世人骂的太惨,所以万雁塔寺此时虽然无雁可看,但至少还剩了一座古砖留苔痕的佛塔,以及佛堂内那些雕工精美的石头尊者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抬头看了会儿佛塔,发现自己没看出什么符道方面的体悟,也没有看出什么美,耸耸肩便向佛堂里走去,顿时被那些线条流畅却格外凝重的尊者像吸引住了目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世间被昊天神辉笼罩,佛宗沉默守于月轮一隅,虽说在各座城市周边修了些寺庙,但终究称不上主流,佛宗僧人大多数于荒郊野外苦修,对世俗民众的影响力也极小。宁缺像大多数人一样,对佛宗的教义经典并不是很了解,只大概知道所谓尊者,在佛宗里的地位大致相当于普通人所说的圣人,那都是些远古近似神话的传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石制的尊者像依次摆放在幽静的佛堂内,窗上蒙着黄纸,滤过来的光线落在石像上,散发出一种宁静的微黄光泽,石尊者像形态各异,或笑或无言或面带苦涩意,裸在僧衣外的双手也各不相同,或合什或轻握或以奇怪方式散指连根并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猜想这应该是佛宗的手印,下意识里按照石尊者的像模仿了起来,双手伸出袖外缓缓合什,然后散开手指交叉,或屈指沉腕如莲花,渐渐心中隐有所感,却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走出佛堂,天地重新被明亮炽热的阳光所笼罩,他眨了眨眼睛,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万雁塔下走出一位中年僧人,朝着他微微一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塔顶陋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僧人将一杯清茶放至宁缺身前,平静说道:“你可以称呼我为黄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接过茶水道谢,心里觉着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似乎听颜瑟大师提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想必你有些疑惑,为何我要请你登楼一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僧人看着他微笑说道:“我是受人所请,要与你说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