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举世之敌

后面的这些天,化身为长安城一普通老头的光明大神官如常出入客栈、吃饭睡觉,寻幽访胜,煨炉饮茶,听曲打盹,每天必逛临四十七巷,然后看桑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吃饭睡觉看桑桑,煨炉饮茶看桑桑,听曲打盹看桑桑,每天都去看桑桑,打听到老笔斋里黑瘦小侍女的名字后,看桑桑便成为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那部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某日,老人提着两提芙蓉记的桂花糕再次来到临四十七巷,看着小侍女被一辆华贵的皇家马车接走,他不禁有些好奇疑惑,却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看着大门紧闭的老笔斋,看不到桑桑忙碌的小身子,老人觉得若有所缺,若有所憾,惘然呆立半晌后,忽然想起来自己竟是忘记了来长安城的真实目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的眼中早已没有那抹黑夜的影子,他不知道那个人藏身在长安城何处,是不是还在长安城里,这些天他甚至根本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临四十七巷灰墙上惘然而立,他想起了这件事情,摇了摇头,把手里提着的那提桂花糕放到老笔斋铺门前,紧了紧身上变得有些脏的厚棉袄,穿过东城密若蛛网的街巷,来到南城一处幽静府邸间。 daocaorenshuwu.com

巷口安静地伫立着两棵大槐树,树叶在冬风里有气无力打着卷,与街巷两侧宅院里探出来的傲然大树森森绿意相比,实在是显得有些寒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街巷中段有两座府门相对,老人理都没有理右手方那座隐有人声传出的府邸,直接向左手方望去。脱落的封条早已被经年的风撕扯干净,只剩下一些残纸飞屑夹杂在木门脱落翘起的漆皮间,看着无比衰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人静静站在这道凄破的府门前,负着双手,佝偻着身子,看着残存的那座石狮,看着石狮底座后方积着的若经年稠血的老泥,深陷的眼眸里浮出一抹莫名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站了很长时间,直到一场冬风自巷口袭来,从厚棉袄的领口里钻了进去,激得他咳嗽了几声,身子佝偻的更低了些。

www.daocaorenshuwu.com

随着冬风席卷而来的还有一道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年长安城的冬天要比以前冷很多。”

daocaorenshuwu.com

老人依旧佝偻着身子,回答道:“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来过长安城,所以不知道长安城以前的冬天是什么样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然后他转身望向巷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人自巷口缓缓行来,眉直若尺,眼亮若泉,棉布道袍,简单道髻,身后背着一柄长剑,脚下踩着一双草鞋,每一步踏下,皆成龙虎,身前落叶泥砾似乎畏惧他的威势,无风而动簌簌避至街巷两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是大唐国师李青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以后这些年,你可以一直住在长安城,或许会对这里的冬天有更深的认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青山停下脚步,看着老人说出这样一句话,表达了留客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真正的客人,大唐自然有好茶好酒招待,如果是不请自来,并且有经年之怨的恶客,所谓留客自然是代表别的意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人静静看着他,缓缓直起身躯,佝偻瘦小的身躯,随着一个简单的挺腰动作,竟骤然变得高大威猛起来,一股庄严智慧强大的感觉喷薄而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面对大唐国师,老人自然不再是那个喝茶吃饭看桑桑的普通老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是光明大神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昊天道南门领袖、大唐国师,世间百姓几乎所有的对权力的想像,都可以赋予在李青山的身上,这些年来从没有人见过他施展神妙境界,因为以他如今超然的身份地位,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亲自出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就连长安城街头巷尾玩耍的顽童都知道,国师理所当然很强大,不然他为什么能当上国师?而对于修行世界里面的人来说,大唐国师李青山身为知命境界的大高手,不出手则矣,一朝出手定然会惊风落雨。

稻草人书屋

不过在衰破的将军府门前那位老人也不是普通人,做为西陵神殿最尊最贵的光明大神官,被囚禁十四年,依然拥有无数忠诚部属,便是掌教也不敢妄言诛杀,一朝发力便引发神殿惊天混乱,有史以来第一个成功逃离幽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唐国师正面对上光明大神官,不知道胜负如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西陵来信,说你很强大,师兄也说你很强大,甚至说你有可能比掌教更强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青山看着光明大神官,忽然笑了笑,说道:“我知道自己因为心系俗务,道心无法保持清静,所以在境界上一直有所缺憾,所以如果你真比我强大,我并不以为这是很难接受的事情,更不会认为这是一种耻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光明大神官说道:“修道多年,如果连这点还勘不透,不免有些愚钝。” 稻草人书屋

“所以我看不透你。”李青山敛了笑意,说道:“你和裁决天谕二位神座是不一样的人,当年师兄和我从未在你身上看到一丝对权力的野心,甚至你对昊天光辉在人间的播洒似乎都没有太大兴趣,你苦研教典,你救苦扶难,你慈悲但不以慈悲为怀,你冷漠却不以冷漠为趣,你是一个近乎完全透明或者说光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