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难道我会说假话?(上)

看着那匹挟尘而去的大黑马,很多牧民和王庭士兵兴奋地追了过去,天谕院诸生却还站在草甸上沉默不语,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猜到宁缺的真实身份,想起在修行世界里沸沸扬扬从春天到此时的那件事情,不由有些担心晨迦公主的心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晨迦公主的未婚夫是隆庆皇子,那位神子般的男人此生顺风顺水,无论是烂柯寺的长老还是天谕院的院长,都无法打破他完美的内外,唯有在长安城南那座书院里败了一次,虽然没有多少人知道那次登山的具体情况,但败便是败了。

稻草人书屋

今天应该是陆晨迦第一次看见那个击败自己未婚夫的男人吧?天谕院诸生愈担心她的心情会低落难过,愈发不敢去看她,以免她感到尴尬羞怒,只好微低着头,状作无意看着荒原地面。

daocaorenshuwu.com

草甸地面上散落着七瓣蓝莲,一片狼籍难堪,陆晨迦如花般的容颜上没有什么难堪情绪,但惯常平静如水的心思却有些狼籍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伸从雪马鞍旁取出一块名贵的丝巾,走到碎花盆旁,小心翼翼把快要被寒风吹凋变黑的蓝莲仔细包裹起来,然后抱在怀中翻身上马,向自己的营帐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后有名天谕院弟子鼓起勇气提醒道:“公主殿下,今日神殿召集会议总结这数月的边塞事宜,还要商议明年应对荒人的计划,事关重大,应该去看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陆晨迦轻提马缰,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声音,也没有会这时候神殿召集的会议,只是默默看着远处快要驶抵大帐的那匹大黑马,心里想着很多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春天书院二层楼开启的消息传出来后,她一直在默默关注祈祷,她希望自己的伴侣能够得偿所愿,进入后山,成为夫子的亲传弟子。然而她没有想到那样一个骄傲自信强大,似乎永远都不可能失败的男人,居然……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后隆庆皇子返回西陵,二人之间虽然从未讨论过书院二层楼一事,但她能清晰感觉到,现在的隆庆和以前的隆庆有了一些很细微的差别,依然骄傲自信,浑身散发着夺目的光彩,但那份骄傲自信里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自然,光彩里有了极淡的黑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晨迦知道这一切是怎样造成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宁缺的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失败并不可怕,对于隆庆皇子和她这样的人来说,在很小的时候刚刚学会修行起,便很准确地明悟到失败与成功之间的关系,然而隆庆境界精深,道心清明,只差一步便要迈入知命,那个叫宁缺的家伙却只是刚学会修行,实力弱小境界浅薄,如此的差距基础上的失败,对于修道者的心境打击可想而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情之一事,便因对方之喜悲而喜悲,而忘二人之外世界的喜悲,对于那个战胜隆庆进入书院后山的人,她当然不喜甚至有敌意,若不是想着道心之障需要隆庆自己去解除,她甚至有可能会悄悄去到长安,把那个家伙羞辱一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除了敌意与不喜,自然难免也会有些好奇。包括她在内,没有人会认为夫子取徒会偏私相帮,书院会用什么见不得人的伎俩,那么,那个叫宁缺的家伙,究竟凭什么能够比隆庆更能入夫子眼中?那个家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今天终于看到了那个家伙,也知道了那个家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daocaorenshuwu.com

她相信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宁缺摔花奚落自己时的阴损贱贱模样,也因为如此,她对于书院的记忆也难以自禁地变得深刻难忘起来,羞怒之余有所感慨。 daocaorenshuwu.com

玉手紧握缰绳,花痴看着远处在无数人追赶下将要进入神殿议事大帐的那匹大黑马,沉默疑惑想着,书院后山的弟子,会不会都像此人这般无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原诸国奉神殿诏令援燕抗蛮,唐燕二国地处北陲,派出大量骑兵,而其余诸国宗派则是遣出自家年轻一代的修行者前来听命。如今联军与王庭和议既成,诸国势力自然要齐聚一处,商议一番日后行事,召集者毫无疑问也是神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帐王庭耗了大量人力物资,替神殿大人物们搭起了极为阔大的议事大帐,颇显诚意,这座大帐方圆百步,以竹木为骨绷布而起,帐内光线充足,空间清阔,即便是容纳上百余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神殿天谕司司座,是场间身份最为尊贵之人,自然坐在中间的位置,大唐帝国将军舒成紧靠着他的右手边坐着,左手边的位置却是空着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燕国将领、南晋剑阁弟子、月轮国白塔寺僧人、还有那些附庸小国宗派弟子,在下方依循所属而坐,天谕院诸生的座位还是空空荡荡,书痴莫山山和大河国墨池苑弟子则早已在那些空座位对面安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墨池苑弟子们的座位靠近大唐帝国阵营,比南晋月轮等国位次更高,本来大河国弱,本不应有如此礼遇,只是莫山山书痴之名太盛,帐内除了廖廖数人,便没有人有资格坐在她的上首,所以神殿才做此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