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入魔(五)

异变陡生道痴被制,宁缺本能里只想带着莫山山逃走,有多远跑多远,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准备用元十三箭解决这一切,因为他知道逃肯定逃不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捏住符箭寒尾的时候,老僧枯瘦掌心间已经开始喷射强大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他把铁弓拉至圆满时,叶红鱼已经低头瘫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看到了叶红鱼眼眸里的绝望意味,也看到莲生大师那双毫无情绪的冰冷目光。

稻草人书屋

莫山山被他从幻境中惊醒,瞬间清醒,黑色如瀑的秀发在身后猛然飘起,右手在空中颤动劲画,知晓三人面临绝境,一出手便是最强大的半道神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面对如此强大的双重攻击,坐在骨山里的老僧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目光落在二人的眼眸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便是一眼,宁缺只觉得脑中一阵难以承受的剧痛,仿佛二师兄头顶那根棒槌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重重击打自己的头,眼前一黑,便松了手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山山只觉胸腹骤然被道利刃破开,先前在山门外大阵里蕴积的块垒棱角意尽数喷出,然而却不得痛快,只有无尽的痛楚之意,画符手指顿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箭如道黑影般离弦而去,此时宁缺识海一片混乱,根本无法控制,铁箭嗖的一声斜斜射出,射进魔殿一角,直接将那处的巨石崩开,堆成一角石山! daocaorenshuwu.com

莫山山纤指之间正在酝酿的神符之意,也瞬间变得黯淡微弱起来,就像是空气无法流通房间里的小油灯,又被一阵狂风卷过,骤然熄灭无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鲜血几乎同时从他们口中喷了出来,颓然无力倒在地面上,再也无法站起。 daocaorenshuwu.com

莲生大师神情淡漠而无情看着喷血倒下的二人,深陷眼眸里的瞳子黑且冰冷,细若米粒,显得极为妖异,干瘪的胸腹显得比先前更加空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眼,实际上蕴藏着极为恐怖的大境界,老僧被囚数十年,耗了数十年时光才重新凝回的念力,就因为这一眼便全部消耗干净。 daocaorenshuwu.com

莲生大师面无表情望向跪在自己身前的叶红鱼,手掌在她满头青丝上缓慢抚摩,仿似温柔的情人,然后他忽然微微一笑,笑容依然是那般慈悲平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带着这样温柔慈悲的笑容,他贴着道痴微凉的脸颊俯身低头,如同亲吻如同细语,轻轻柔柔用双唇触到她的左肩上,开始温柔地吮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苍老的双唇像水蛭般贪婪地吸附在少女赤裸的娇嫩肌肤上,枯瘦干瘪的双颊极有韵律感地鼓动,新鲜的血液缓慢进入他的双唇,润了他干渴多年的咽喉,开始滋养他多年未曾感受到生意的腑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后,老僧抬起头来看着掌心间的少女,眼神温和里透着怜悯,淡而精湛的佛门气息在他脸上浮现,便是干裂唇角的那滴朱血也透着慈悲的意味。 www.daocaorenshuwu.com

识海被完全控制,念力被尽数抽空,身体虚弱到无法移动手指的地步,强大的道痴此时连一个婴儿都不如,但她只是漠然看着老僧,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知道自己今天大概再难逃出生天,骄傲如她自然不会乞怜,便是先前肩处传来剧痛和令人难以忍受的恶心,她依然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因为她不想让莲生神座有丝毫从中获得快感的可能,这是骄傲的她死前唯一能做的反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的血里充满了光明的力量,纯正至极浓郁至极的道门气息,便是数十年前,我也极少有机会品尝如此极品的力量。” 稻草人书屋

莲生大师温和看着她娇美的脸颊,怜悯说道:“只可惜你已非处子,道心间那抹阴影让血中多了些燥意,不然完全可以和当年笑笑的纯媚相提并论。”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听着这句话,无力撑着地面骨渣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然而她依然倔犟冷漠一言不发,忽然间她的眼瞳微缩,因为她看到了一幅非常诡异的画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莲生大师枯瘦如鬼的脸颊,竟隐隐约约间比先前要丰满了少许,枯干苍白的双唇竟显出了几丝血色,一股勃然的生机油然而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想到传说中的某种魔宗功法,不由感到身体一阵恶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莲生大师不再看她,抬头看着屋顶石缝间的湿意,大约是因为生机渐复的关系,或许是因为少女鲜美血液的缘故,他不自禁开始回忆曾经那些风光骄傲而美妙的过去,喃喃说道:“想当年南晋国君新立,有美人舞于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苍老微嘶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望向向地面上生死不知的那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没有死也没有昏迷,只觉得身体仿佛散架一般痛楚无比,意识无法控制身体的动作,明白应该是自己识海被老僧目光严重伤害的缘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用肘部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想要重新挽弓搭箭,想要抽出身后的大黑伞,想要抽出自己的三把刀,然而什么动作他都无法完成,他只能绝望地看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