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书现世,日后之事

当宁缺在火堆畔轻轻翻开那卷旧书时,一道气息自微黄纸面缓缓浮出,这道气息平静淡然澄静,仿似不属人间所有,须臾间飘飘摇摇直上天穹,仿佛便要散入冬日的阴云中,再也不会重新回到书页之上。 稻草人书屋

这道气息因为过于淡然澄静,与冬穹荒原上的任何事物都无法产生相斥之意,却也并不融合,就连那些柔若无物的云丝也无法融合,这种无法融合并不是抵抗和排斥,只是沉默地本性保持,便是连接触也不愿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接触自然便不会带来相互的作用,依旧是安静的冬日阴云,荒原霜林,就算是世间念力最强大的修行者,也不可能发现这卷书所散发的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天空可以,因为碧蓝或铅灰的天空便是一面镜子,一面属于昊天的无所不在无所不照的镜子,所以它可以清晰地反映出那道气息的模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冬日天空中那些密集低垂像吸饱水的旧棉褥似的云层,在天书明字卷开启之后,迅速做出了自己的反应,厚厚的云层剧烈地绞动着、撕扯着,然后互相纠缠吞噬,最终脱离开彼此的区域,变成无数万朵独立的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数万朵云之间露出后方遥远湛蓝的天穹背景,正是因为这些背景,让这些云团产生了清晰的悬垂感,变成了无数颗沉默飘浮在空中的石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抬头望着天空里那些云石,想起魔宗山门外块垒大阵里的亿万颗嶙峋怪石,若有所悟,心有所感,感慨沉默不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色的荒原某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苏正在望天观云,双手负在身后,仿佛已经握住那把单薄木剑,头仰的很高,仿佛已经靠住那把单薄木剑,他身上的衣衫很单薄,仿佛要随荒原上的寒风而飞舞,他脸上的情绪也很单薄,那是一种自嘲神伤的淡漠形成的单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色荒原另一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也在望天观云,双手垂在身侧,紧紧握着像是两个坚定的石头,头仰的很高,仿佛是块悬崖边欲坠的巨石,他身上的皮袄很厚实,无论荒原上的寒风劲吹却无痕,他脸上的神情也很厚实,那是一种明悟真相的平静形成的厚实。 daocaorenshuwu.com

黑色荒原又一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侯轻提缰绳,缓缓举起右手,示意身周如乌云般的玄甲重骑停止,然后他抬头望向天空那数万朵像悬石一般的云团,难以自禁回忆起了很多年前日夜能够见到的山门,想起了很多事情,深沉如铁的面色闪过几丝痛楚。

稻草人书屋

此时的荒原上有很多人,他们都没有能力接触到那卷天书泄露出来的澄静气息,但他们看到了天空中的异象,看到了那些各自独立沉默不与天地相融的云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他们震惊,然后沉默无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谕大神官的谕示是真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天书明字卷于荒原现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遗憾的是,世人望天观云能知天书现世,却不知天书出现在荒原何处。

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师兄,既然天书在你手里,那先前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们没有问我,而且……我真的不想告诉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道理,除了咱们书院的人,谁也不能告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啊,告诉他们了,他们肯定要来抢,我又不愿意和他们打,我说过,我不怎么擅长打架,夏侯那些人很强大,要打赢他们很辛苦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注意到大师兄说的不是很难,而只是辛苦,怔了怔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师弟,你笑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大师兄你真是一个妙人。” daocaorenshuwu.com

“噢?何处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处都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吧,这句话我也不怎么听得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师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师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卷天书怎么关上?总不能老让它这么敞着,天穹的反应如此强烈,万一真有人能觅着痕迹追上来怎么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关书这种事情呢,一般分三步,首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师兄。”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师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卷天书有古怪,我先前看了一眼,识海受震太剧烈,这时候想要吐血,所以我才想阖上,而现在和你说话我更想吐血,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帮帮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喔,明白了。” daocaorenshuwu.com

“大师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小师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是让我帮帮忙吗?君陌小时候和我说话也很容易生气,那时候他就像你刚才一样,说想要吐血,所谓帮忙,自然就是闭嘴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的是书……当然,以后我会谨记和师兄你聊天的注意事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喔,明白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微红的火光中伸过来一只手,那是大师兄的手。旧书的封面对宁缺而言无比沉重,夹杂着无穷威压感和,便是余光一瞥,便让他识海震荡欲破,然而在大师兄的手下却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异常之处,轻轻一掀便阖上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随着书页轻轻合上,天穹上那数万朵若悬石的云团渐渐散开,互相融为一体,重新回复成阴沉绵延一片的湿漉棉絮,盖住整个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