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来自俗世的警惕

就算是知命以下无敌,终究还只是知命以下无敌。很简单甚至显得有些重复罗嗦的两句话,仔细品咂却能品出很多别的味道出来,那种味道叫做平静淡然下隐藏着的强大自信,因为只有晋入知命境的大修行者,才有资格这样说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世间向道之无数,能够走上修行道路者极少,而能够最终晋入知命境的,更是寥若晨星,那些极少数的强者或隐身在各宗派山门深处,或静坐于朝廷最上方,很少出现在世人眼前,然而今日长安府内便出现了这样一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诸葛无仁看着身前那个年轻胖子,脸上的神情极为怪异,有些兴奋有些畏惧又有些惘然,做为天枢处最高官员,他时常拜访国师和黄杨大师,应算是世俗中人见过最多知命境大修行者的人,然而他此时依然震惊异常,因为他实在无法想像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如此年轻便晋入了知命境! www.daocaorenshuwu.com

要知道即便是昊天道门最重视的隆庆皇子,大唐朝野寄予厚望的王景略,也不过被认为极有可能晋入知命而已,而眼前这个年轻胖子竟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迈过了那道门槛,并且遥遥一把便把王景略击飞入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片刻后,诸葛无仁终于清醒了过来。世间能够发生如此不可思议修行事件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长安城南的书院,再联系到宁缺的书院二层楼学生身份,年轻胖子的来历呼之欲出,他声音微哑请教道:“请问是几先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位官员终究还是高估了书院,所以才会问年轻胖子排序第几,事实上无论书院后山还是知守观抑或悬空寺,世间所有不可知之地加在一处,如今这一代的年轻修行者中,只有这个年轻胖子在数年前晋入了知命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当然就是陈皮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陈皮皮看着墙脚下艰难站起的王景略,想着过往听闻的那些事情,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修行之人理所当然要骄傲自信,但骄傲自信并不是狂妄自大,听闻你以前也曾是个胖子,如今看来竟是连这唯一的优点也没有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说完这句话,他把厚实的被褥挪了个肩膀扛着,便准备带着桑桑离开,没有想到身后再次响起王景略的声音:“如果你连续不眠不休厮杀数月,你也会瘦下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王景略抹掉唇边淌落的血水,看着他的背影继续说道:“书院不得干涉朝政,没想到今日二层楼竟是直接派十二先生出来抢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诸葛无仁听着他的话,才知道这名年轻胖子便是书院后山的十二先生,先前他曾经问过,陈皮皮却是根本懒得理他,官员的老脸便不禁有些生辣作痛,强行压抑住心头的震惊,寒声说道:“难道十二先生不用给句交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陈皮皮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就你这欺负小姑娘的德性,也配我给你交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景略从袖中取出手绢,捂着不停咯血的唇上,一面咳嗽一面说道:“看来书院果然把自己的利益看的比天下还重,一个小婢女都不肯让朝廷审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看着三人厌恶说道:“我最讨厌拿朝政天下来说事,你们这些家伙总想着宫里那把龙椅,有人想用这件事情来试探一下小师弟的反应,有人更是直接不想我小师弟当国师,像你们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代表天下?”

daocaorenshuwu.com

“谁愿意当国师?谁在乎那把龙椅谁坐?你们这些人与书院处的境界层次不一样,看到的世界不一样,就别再玩这些很无趣的手段,总学着那些农村妇女思考皇后娘娘吃大葱烙饼蘸不蘸酱来做事,只会徒然引人发笑罢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陈皮皮说的这番话里没有任何语气极重的词汇,只是很平实地述说着彼此之间仿佛天地一般无法逾越的沟壑,便自然流露出不容置疑的优越感和俯视感。

稻草人书屋

诸葛大人气的浑身颤抖,何明池沉默思忖,唇角挂着苦涩而复杂的笑意,唯有王景略看着他若有所思,似乎因为他的这些话想到了别的一些事情。 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看着这三人,心想小师弟现如今是不在长安城,不然若让他知道朝廷里居然有人敢欺负被他珍视甚于钞票的小侍女,谁知道会发生怎样的人间惨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紧接着,他又想起出后山前二师兄严肃的神情,不由心有余悸地打了个寒颤,暗想今日如果真让桑桑这黄毛丫头有所损伤,自己只怕会被师兄拿帽子活活砸死。

www.daocaorenshuwu.com

既然二师兄严威当前,莫说什么天枢处、南门观,大唐军方第一人许世,即便是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携手而至,也无法阻止陈皮皮把桑桑带走。 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扛着被褥、带着桑桑,一步肉三颤离开了戒备森严的长安府,在离开之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这件事情没完,等宁缺回来再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诸葛大人神情微凛,何明池轻轻叹了口气,王景略自嘲一笑离去。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