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佛首与肉包

与烂柯寺观海僧心向妙境互印修为不同,这位在破袈草鞋沉默站于晨街畔饮清水的中年苦行僧,来到长安城的目的非常明确而清晰,就是要借着挑战书院入世之人的机会,废掉或者干脆杀死宁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已经整整一日一夜没有休息,没有睡甚至连坐都没有坐,他没有吃一粒米没有饮一滴水,诸多情绪纠结缠身让他心神疲惫到了极点,面对一名如此可怕的佛宗强者,似乎怎么看都有死去的道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昨天清晨发现桑桑离家出走,并且似乎有可能永远再也看不到她时,宁缺遇见此生最大的恐惧,甚至第一次有了去死的冲动,深夜在雁鸣湖下骂湖之时,他也纠结地恨不得就这样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桑桑还在长安城里,他终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刻死去?如果这时候死了,前面经历的那些煎熬痛苦岂不是都白废了?如果这时候要死,那他还不如在红袖招里去快活一夜。

稻草人书屋

中年僧人要杀他,而他不想死,所以他就要杀死对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漫天洁白的莲花玉,终究不可能真的是桑桑的小脚,那么无论隐在花雨后的是石佛还是天神,都无法阻止他撑着大黑伞向那边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要那处不是他永远无法战胜的桑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么神挡便杀神,佛挡便杀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黑伞很大,遮住了双眼,也遮住了天。

www.daocaorenshuwu.com

洁白的莲花缓缓飘落,有些落在厚实油腻的黑伞面上,缓缓融化无形,有些落在黑伞面上,则像是落在鼓面上的露珠,啪的一声加速向天空弹回,而更多的洁白莲花则是靠近黑伞后,便恐惧地四处流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撑着大黑伞,向远处那尊满脸血污的石佛走去,他的步伐缓慢而平稳,神态从容不迫,就像是一名走上湖桥想去对岸摘柳的游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他的走动,天地间那些漫天花雨一片扰动,数千数万片莲花瓣躲避着缓慢移动的黑伞四处逃逸,形成无数道湍流。 www.daocaorenshuwu.com

数千数万片的莲花瓣在空中呼啸旋转飞舞,向着冷清寂寞更高的空中飞去,然后飘飘摇摇落下,落在石佛的脸上身上。因为那些粘稠的血,莲花瓣一旦落下便再不复飞去,渐渐将石佛的面容全部覆盖住。 daocaorenshuwu.com

洁白的莲花瓣密密麻麻覆在石佛的脸上,重叠的边缘隐隐渗出粘稠的血水,让这些花瓣显得格外清晰,因为密集而格外恐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撑着大黑伞漫步在已然凋零稀疏的莲花雨中。

稻草人书屋

他距离那尊石佛已经越来越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名叫做道石的中年僧人确实很强大,无论自身修行境界还是对佛宗诸般法门的运用都很强大,甚至已经强大到了道痴叶红鱼那个层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很可惜他是一名以禅念动人、以禅念杀人的僧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他想用禅念杀之的对象是宁缺,是背着大黑伞的宁缺。 稻草人书屋

宁缺与念师的战斗经验不多,所以先前才会被中年僧人直接度入莲花净土,进入极为危险的局面,然而当他凭籍强悍雄浑的念力和入魔后的强大肉身能力,度过那霎时的惘然之后,他便掌握了所有局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从理论上来说,念师是同境修行者里最可怕的存在,然而大黑伞能够隔绝一应无形念力的攻击,于是撑着大黑伞的宁缺,便是世间所有念师的噩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因为对中年僧人狙杀自己的原因存有极大的疑惑,宁缺想要知道幕后的隐秘,所以先前才会以肉身承莲,不惜用这种痛苦来拖延时间发问,又或许他只是很单纯地想让自己痛苦一些?肉体上的痛苦,往往能减轻一些精神上的痛苦或者说烦闷,而此时的他确实已经烦闷到了崩溃的边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意既定,不再思考其余,宁缺身上的杀意尽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股强大的杀意透过他手紧握的伞柄,传至大黑伞,再扩展至身周的空间之中,令漫天花雨惧散而避,覆至石佛的血脸。

稻草人书屋

因为桑桑离家出走,他身上的这股杀意从昨日清晨酝酿至日幕,随着他在长安城里的寻找而逐渐凝练恐怖,当时便险些要将整座长安城给掀翻,昨夜在湖畔又被夜风风干至腊肠一般辛辣干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以佐酒,可以杀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缺走到石佛脚下,把大黑伞像刀一把扛在肩上,抬头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石佛脸上覆着密密麻麻的莲花瓣,花瓣之间鲜血渗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佛眼露在花瓣之外,只是开始时的悲悯威怒情绪已被惘然所代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满是血莲的佛面,沉默片刻,悬在身侧的右手并掌为刀,隔着数百丈距离,遥遥一掌斩了过去。 稻草人书屋

没有凌厉破空刀声。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没有纵横千里的刀气。

daocaorenshuwu.com

稀疏的莲花雨轻轻舞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佛前没有任何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那张佛脸上却多出了一道极大的深刻刀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道刀痕从佛髻处生成,斜向左下方延展,划破了似笑非笑的佛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