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本书(上)

余帘是宁缺认识的第一个书院后山同门,只不过那时她是书院女教授,而他是日日登旧书楼昏迷吐血的前院普通学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那些值得怀念的日子里,宁缺和她分坐东西窗畔,一人执笔描小楷,一人捧书沉思,很少交谈,偶尔点头致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后来在剑林里,他与她曾经说过几句话,再后来宁缺离开书院去荒原前,她送给他一样东西,除此再没有更多的交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毕竟在旧书楼上有过那么一段从春花开到蝉鸣的时间,所以按道理应该能平静相处,然而事实上宁缺真不知如何面对这位三师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书院后山弟子中,余帘是非常特别一个存在,她排行仅次于大师兄和二师兄,但修行境界只是普通,性情淑静,却不爱与人交流,似乎对人世间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很少会出现在人们眼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人们看到她时,她似乎永远在低头描着簪花小楷,她在旧书楼里描小楷,同门聚会时她在描小楷,夫子召开书院后山大门把宁缺囚入后山时,她在那间四面通风的草舍里依旧描着小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初宁缺和隆庆皇子登山时,书院后山所有人都聚在峰顶议论纷纷,便在那等时刻,她却一个人站在崖畔的花丛里微笑不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对于宁缺来说,和三师姐相处最大的困难在于不知该用什么态度与她相处,分无法确认她究竟有多大年龄,淑静淡雅甚至有些冷漠的性情,宽大的院服,眉眼间的从容,让她拥有一种很沉稳的气质,而娇好甚至有些稚美的容颜,骄小的身躯,让人们看见她时总会误以为她是一个少女。

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姐,这是什么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一本禁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着余帘温和的声音,宁缺愕然抬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本天地气息本原考,乃是数百年之前某位大修行者口述的著作,曾经在修行界里产生了极大一场波澜,因为与昊天教义相违背,所以被西陵神殿列入禁书名录,严禁在世间出现,这本书最后一次现世,是在宋国某个大家族里,而那个家族因为私藏此书而惨遭灭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捧着旧书的手掌微微一僵,没有想到这本书的来历如此惊人,有些想不明白,问道:“那为什么书院里能有这本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余帘微笑说道:“书院书院,自然不能少了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想着读书人书庐旁边那个藏书的巨大山洞,耸了耸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师姐,如果这本书看不懂怎么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余帘说道:“依据老师的吩咐,每隔十日我会来崖洞一趟,十日时间里你好生学这本书,有什么疑惑都记下来,到时候一起问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这才知道原来这是夫子的安排。 www.daocaorenshuwu.com

余帘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他好生学习,便飘然下山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daocaorenshuwu.com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里,宁缺除了吃饭,便一直在看书学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越看他越明白,为什么当年西陵神殿会把这本书列入禁书的名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因为这本《天地气息本原考》开篇明义,便说清楚自己要讲述的细则以及最终想要论证的论点是什么:自开天辟地以来,生万物,又有日生天穹,赋万物形状态精魄,万物凋灭更新,体内之精魄散于天地荒野之间,便是如今修行者们能够感知到的天地气息,也就是所谓天地元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宁缺对这个世界的本原没有任何研究,却觉得这个论点相当新奇有趣,但想必也正是因为这个论点过于新奇,所以才会遭致西陵神殿的严厉封杀,因为这个论点认为天地气息来自于万物自身,而非昊天教义里所说的由昊天赐予,如果世人真的相信了这种说法,那么道门何以维持修行者对昊天的敬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入书院后宁缺在旧书楼里看过很多修行方面的典籍,他看的第一本便是天地元气初探,然而现在手中这卷天地气息本原考要显得深奥晦涩很多,所以哪怕他非常有兴趣,但阅读的依然非常缓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日出从日落,他一直坐在洞口借着天光,沉默读着这本禁书,思维沉浸在前人的智慧当中,对于这个世界的构成,尤其是天地气息的产生以及数量还有运转规律有了很多崭新的认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并不清楚这卷书对于自己破解夫子留下的这道题,对自己完成闭关有什么具体的帮助,但既然夫子让他看这本书,他便会一直看下去,因为他相信夫子把自己囚在崖洞里,绝对不会只是想让自己变成一名书院教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在崖洞里看书,桑桑在崖洞外看着他看书,看的时间久了,他依然津津有味,每当理解一段深奥的阐述,脸上便露出喜乐神情,而桑桑则是无聊起来,好在这些年她早已经习惯了无聊,所以顺便洗了个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夜渐渐笼罩长安城、原野、流云以及山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做完饭,宁缺胡乱吃了几口,又开始看书,桑桑看着火把的光有些飘忽,想了想走进草屋,找了半天找出一盏油灯,递进了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