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阁无墙

雨巷里,宁缺看了眼湿透了的黑色院服,撑开大黑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杀死那两人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但要抢在朝廷尤其是军方明悟之前,抢先无声无息杀死对方,却有一定难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油纸伞下化为灰烬的黄兴,死于他的一记火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于水主,则是死在井字符之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井字符是颜瑟大师最强大的神符,去荒原之前,颜瑟大师便把这道符意传给了宁缺,只是因为符意艰深神妙,宁缺直至前些时日从崖洞里破关而出,才真正掌握了这道符的符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以浩然气为引,宁缺成功施出的井字符更像是一种模拟,当然算不上神符,与师傅颜瑟施展出的井字符神奇威力相,更是远远不及,不过要在这场春雨中,无声无息把一个人切成肉块,却是很简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夜色中,宁缺撑伞离开西城门,他先去到皇城,找到侍卫副统领徐崇山,交接了一些事情,然后回到了临四十七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桑桑看着浑身湿漉的他,小脸上流露出担忧疑惑的神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低声解释了几句,便去后院冲了个冷水澡,然后开始吃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烛火微摇,宁缺坐在前铺桌边,看着桑桑前年留下来的丧乱帖,久久沉默不语,想起了死在铺子对面的小黑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也是一个春天,也是在一场春雨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黑子死前留下了一张油纸名单,上面是当年曾经参与过那两件惨案的人,如今黄兴死了,于水主也死了,名单上的人便全死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还有两个该死的人没有死,卓尔没有把那两个名字写到油纸名单上,因为他和宁缺都知道那两个人是谁,不需要记住,也不会忘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唐亲王李沛言以及镇军大将军夏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桑桑走到他身后,说道:“会不会有麻烦?”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就算……那位老将军能猜到,他也不能把我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这么着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往杀御史张贻琦或陈子贤时,宁缺总要调查很长时间,然后确认朝廷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时,才于无声处响一道惊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城门郎黄兴和于水主是当年将军府灭门惨案里的重要角色,宁缺已经调查了很长时间,但他选择今天出手,还是让人感觉有些冒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廷里有些人已经猜到是我做的。”

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把桌上那张丧乱帖递给桑桑,示意她收好,说道:“如果我今天不抢着动手,以后可能就很难有机会动手了。” 稻草人书屋

桑桑接过书帖,问道:“明天如果还要去将军府,我陪你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缺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已经传信到书院,到时候有人陪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第二日清晨,酸辣面片汤的摊子都还没有摆出来,便已经有几名大唐军部的官员来到了老笔斋外,叩响了铺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缺早已准备好,推门而出,看着昨日在朱雀大街上见过的那名官员,说道:“将军又要请我过去谈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名官员的神情比昨日要显得冷漠很多,简洁说道:“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日刚在将军夜里被许世将了一军,紧接着出府之后便去杀了两人,这等若在大唐军方的脸上狠狠抽了一记耳光,今天会被许世将军再次召见,宁缺绝对不会感到意外,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今天谈话的地点不是将军府,而是大唐军部。 www.daocaorenshuwu.com

数辆马车离开临四十七巷,顺着朱雀大道向北直驶,过了建神坊,有一大片极清静疏旷的林子,马车往林子里拐了进去。 稻草人书屋

宁缺掀起窗帘向外望去,隐约可见密林后方有一大片平坦的草甸,看上去就像是塞外的风光,不禁略感惊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唐以武立国,南征北战,军部辖着四大边军各郡厢军还有羽林军,乃是帝国威权最重的部堂,在异国人的心中更是世间最可怕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宁缺第一次来到军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没有想到朱雀大道旁竟然还有这么一片草甸平林,看似简单朴素,但在地价日贵的长安城里,实际上却是豪奢到了极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也没有想到大唐军部竟是毫无森严气象,无高墙箭楼静衙,只是隐在青林草甸间的数十幢独立的楼阁。 daocaorenshuwu.com

乌檐明瓦的楼阁或高或矮,看似无序却错落有致地座落在草林之中,各楼之间有直石铺成的马车道相连,看上去静雅幽静而不失大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数辆马车在草甸密林间的石道上飞驰,速度奇快,石道上的官吏们闻声而避,纷纷投去疑惑的异样目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车在青林深处最高的那幢木楼前停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走下马车抬头望去,只见这幢木楼有三层,顶楼有阁,同样的乌檐黑瓦,只是檐梁的风格与草林间军部其余建筑不同,檐线微弯如刀,红梁直若铁枪,一股强悍直接的气息从楼阁里渗出。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楼阁间,那位身着朝服的老人正扶栏远眺,神情漠然,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