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又在哪里?

德高望重威深的大唐军方领袖,苍老的脸上忽然露出嘲弄不耻这等略显轻佻的神情,并没有让宁缺觉得对方身上多了些普通人的世俗气息,反而他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缓声应道:“不是不敢,而是不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将军先前言及军部有阁无墙之深意,深得我心,我大唐雄霸天下,任外界风雨如何,都不会崩坍,只是担心祸起于城墙之内,将军如果坚持要审我,在外人眼中,只怕是帝国军方试图压制书院。”

daocaorenshuwu.com

他说道:“我知道将军并无此意,但切不可给大唐的敌人传出这种错误讯息,所以我不愿让将军审,将军也不能审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啊宁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世面上的神情尽皆敛去,看着他冷漠说道:“如果你不是这般百般抵赖,而是有所担当,或许我还能赞你是条汉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应道:“若能做个敷粉的词臣,倒也不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世说道:“你决意要挑战我大唐军方?真是个妄自尊大的狂徒,你以为你真有这种资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我不明白将军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微顿,说道:“我是夫子亲传弟子,代书院入世,继小师叔之后行走天下,我实不知,自己没有怎样的资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世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然后负着双手走到栏畔,居高临下望向草林外的长安城,说道:“你也曾经是位军人,所以你应该很清楚我大唐军人职责之所在,所以不要以为我真不敢杀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随着这句话出口,一道极强大漠然的气息,从将军微微佝偻的身躯间散发出来,把他的人与周遭的天地完全隔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楼阁间流转的清新林风,骤然间无声无息停止,栏外青色林梢也停止了摇摆,先前那些被风拂落的赘叶,也在草间停止了滚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从宁缺的视线望过去,阁楼栏外的所有事物,在这一瞬间变得静止不动,就像是被画框限住的一幅风景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自己也已经成为了这幅风景画里的一部分。

稻草人书屋

只有栏畔那位老人,与这幅风景画完全隔离,他仍是自由的。

daocaorenshuwu.com

楼阁间的天地气息,已经被栏畔的老人完全控制,静止不动,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只要他愿意,他便能碾杀此间的一切。 稻草人书屋

面对着那个看似萧索佝偻、实则强大恐怖到了极点的老人背影,宁缺沉默无语,心想果然不愧是大唐军方第一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等修为境界,竟是隐隐然已经超出了武道巅峰的范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很清楚,自己绝对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对抗如此强大的境界,只要许世微一动念,周遭凝固般的天地元气,便会把自己瞬间碾压成粉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冰冷的汗水渐渐湿透衣背,打湿了身后那把大黑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脸上的神情却依然平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风景画中,只有栏畔的老人是自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在老人似乎还想听他说些什么,所以宁缺的嘴也是自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昨天进了皇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栏畔老人的背影说道:“陛下带我去了小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知道像许世身为大唐军方领袖,绝对知道皇宫里的那幢小楼意味着什么,果不其然,老人身上那件朝服衣袂摆动了一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继续说道:“昨日去将军府前,我先去了一趟朱雀大道……”

daocaorenshuwu.com

没有等他把话说完,许世问道:“朱雀……认主了?” 稻草人书屋

宁缺说道:“是,所以将军您应该清楚,如今是我在负责这座长安城的安危,如果您真是替大唐考虑,要履行一位大唐军人的职责,那么您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保护我的安全,而不是试图杀死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世负着双手,站在栏畔看着远方,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带着几丝遗憾和愤怒喃喃说道:“没想到最终还是落在了你的手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沉默不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世转过身来,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我之所以调查你,正是因为我不同意陛下把阵眼杵交到你的手中,实话与你说,我与颜瑟乃是多年故交,但我觉得他看错了你,同样夫子也看错了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真没有想到这位大唐军方领袖居然与师傅有深厚的交情,他愈发不能理解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微微挑眉说道:“为什么?” 稻草人书屋

“因为你持身不正,因为你寡情冷血,因为我很清楚,如果我大唐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你绝对不会与这座雄城同生共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世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再次沉默,不得不承认许世对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昨日在朱雀绘像之前,他曾经豪情万丈,默默立誓想守护长安城和大唐,然而在内心真实誓言之前,他依然把自己的生命摆在最上面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沉默很长时间后,他抬起头来,看着许世很认真地说道:“我可以向您保证,至少我会尽自己的全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世说道:“你让我如何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