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观雪怅然

叶红鱼说道:“雪不能留人,所以你要留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问道:“为什么昨天夜里便把家里的管事丫环都散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笑着说道:“这不是证明我没有留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说道:“你知道我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今天冬至,管事和丫环也应该多陪陪家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说道:“那你为什么要我离开?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没有放弃刺杀夏侯,你这时候就是要去做这件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问道:“你会担心我的死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摇了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笑着说道:“虽然听来确实有些令人伤感,不过这才是真实的你,既然你不担心我的死活,何必管我去做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侯是我道门客卿,我哥来长安城为的就是这件事情,他不会允许你从中破坏,我也不会允许,所以如果你要出手,我会把你留在这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红鱼看着他平静说道,右手在青衣道袍袖外,于冬风间便要握住一把虚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宁缺看着她的右手,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看起来全天下的人,包括我的师门都不同意我去刺杀夏侯。”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抬起头来,静静看着叶红鱼的眼睛,说道:“你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我打不过夏侯,便不会想着去杀他,我要你离开,只是想告诉你,叶苏的那间小道观今天重新开张,既然是冬至,你应该去那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说道:“你还没有说你是不是去刺杀夏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我以夫子的人格向你发誓,我从来没有想过刺杀夏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神情不变,说道:“换一个名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如果我刺杀夏侯,那么我和桑桑永远不能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怔了怔,似乎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会这样承诺,皱眉问道:“那你们二人为何如此重视今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说道:“我们要去红袖招吃羊杂汤。”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红鱼沉默,青衣道袍微飘,消失在被大黑马啃的狼籍一片的梅树深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黑马嚼着梅花的碎沫,带着香味,离开雁鸣湖,向城外跑去,驻守长安城南门的官兵,早就得了鱼龙帮的提醒,知晓了这匹黑马的来历,哪里会拦它,啧啧称奇看着它消失在城外的寒冬官道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用多长时间,大黑马便跑回了书院,从侧门踏斜坡钻云雾,出现在后山崖坪的镜湖畔,不停喘息,低下马首去湖面上亲吻自己,贪婪地饮着水,滋润自己将要燃烧起来的咽喉与马肺。 稻草人书屋

大黑马不知道宁缺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惴惴不安的情绪,它只是隐约觉得自己应该早些回到书院,这样可以让书院里的人们,猜到雁鸣湖畔将要发生什么,它认为自己是报信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陈皮皮站在湖畔那头,看着对岸的大黑马,圆乎乎的脸颊上浮现出浓重的忧色,唐小棠抬头看他一眼,问道:“会发生事情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按道理,按照师弟他的性格,明知必败,那么便不会做任何决定,所以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大黑马为什么会回来?”

稻草人书屋

陈皮皮微微皱眉,说道:“我现在发现,我似乎一直都没有真正了解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冷漠寡情现实的家伙,所以我很难想像,他会做出一些勇敢而虚妄的举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小棠说道:“宁缺是个很无耻的人,不过我哥让我来书院这前就说过,有的人能够做到极端无耻,其实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陈皮皮沉默片刻后说道:“我要去长安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唐小棠说道:“我也随你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陈皮皮摇头说道:“三师姐那里不会同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晨做早课时,老师便放了我的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小棠看着陈皮皮认真说道:“夏侯是我明宗千年以来最大的叛徒,我哥一直想要杀死他,我也一样,只是很可惜我没有这个能力,今天既然小师叔要对他动手,至少我要在旁边看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宫里的气氛很平静,礼乐声声,暖香阵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宫女和太监们面带微笑行走在殿内,没有人去看那位传说中残忍冷血的夏侯大将军,也没有人注意到皇帝陛下脸上的神情有些异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帝陛下看着下方的夏侯,淡然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便不要再生变故,朕不理会宁缺与当年的宣威将军是何关系,也不想知道最近这几年长安城里那些命案,他毕竟是夫子的学生,你今日离开长安城,与他相见也难,既然相见难,便不要彼此为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侯离席跪拜,平静应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帝陛下负手于身后,沉默离开了这座偏殿,提前结束了君王对归乡臣子的赏宴,殿内所有的太监宫女,也都随他离开,把这座偏殿,留给了一直沉默不语静侍在旁的皇后娘娘和夏侯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