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本命,桑桑唱歌给冬湖听

桑桑的右手在寒冷的夜风中。

她食指腹上生起一道光线,光线骤趋圆融,变成一团微弱的火焰,火焰的颜色异常洁白,没有一丝杂质,透着股圣洁的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紧接着,她的拇指、中指,无名指,小拇指的指腹里也同时生出这种圣洁的光焰,把她微黑的小手照耀的异常白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些圣洁的光焰便是昊天神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手指间的昊天神辉,被夜风一吹便招摇而起。 www.daocaorenshuwu.com

更多圣洁的神辉光焰,从她身上崭新的衣服布料空隙里,从她微黑的小脸上,从她微黄的发丝末端渗了出来,罩住她瘦弱的身躯,被她握在左手间的大黑伞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无风而缓缓合拢,沉默依在她的腿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雁鸣湖崖上大放光明。

daocaorenshuwu.com

桑桑大放光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仿佛无穷无尽的昊天神辉,从她瘦弱的身体里喷薄而出,瞬息之间照亮了她身前覆着雪的山崖,崖下狼籍一片的雪湖,湖对岸的断井颓垣,照亮了西岸的雪桥芦苇,东岸的冬林雪僧,照亮了整座长安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圣洁而炽烈的光芒,从雁鸣湖畔射向天穹,传向长安城里的每一个角落,深沉的夜里仿佛迎来了一场庄严的日出,亮若白昼。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雁鸣湖畔山崖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身体外的昊天神辉仿佛没有任何温度,因为她的发丝未卷,衣物未焦,但那些已成熊熊燃烧之势的光焰又似乎真的在燃烧。 daocaorenshuwu.com

她衣服上染着的血水被灼化的毫无踪影,鞋上沾着的泥土脏雪也尽数化作了青烟飘散一应污浊都被净化一空,变成比干净更加干净的透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如同她的人那般透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启十四年的某一日,那位逃离西陵神殿的老人来到了长安城,他买了碗酸辣面片汤,泼了半碗酸辣面片汤,污了自己的棉袄,在临四十七巷老笔斋里见着一个黑黑瘦瘦的姑娘,从此便不愿再离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位老人看着她,跟着她,对她说机缘道光明,把毕生所学毫不藏私地传授给她,并且感慨万分说道,我从未见过比你更透明的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桑桑是透明的。

稻草人书屋

所以她的身体里所散发出来的昊天神辉,没有任何损耗,没有任何折射,就如最初本原的神辉那般圣洁而纯净。 稻草人书屋

西陵神殿有苦心向道之辈也掌握了昊天神术,比如道痴叶红鱼便精于此道,然而道门中没有任何人能够施发出比桑桑更纯净的昊天神辉。

稻草人书屋

因为她本就是光明的传人。 daocaorenshuwu.com

她就是光明的女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西岸桥畔的芦苇在洁白的光线照耀下,仿佛变成白玉石雕成的美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红鱼紧紧握着栏杆,看着远处湖上那片夺目的光明,震惊的无法言语,她知道桑桑会神术,还曾与那个小侍女彼此参详过,但她从来不知道桑桑真实的神术能力竟然强到了这种境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本来应该是深夜,无法借取昊天的光辉,她完全无法理解,桑桑怎么能够放出如此多的光明,虽然知道她是光明神座在世间唯一的传人,西陵神殿一心一意想要请回桃山的人,她依然无法理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有人理解此时雁鸣湖畔的光明,包括站在城墙之上的叶苏,不过他此时并没有像自己的妹妹那样试图去理解眼前看到的这幕画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着照亮夜空的神辉,感知着那处的气息,这位知守观传人的脸上写满了虔诚向往又震惊茫然的神情,喃喃说道:“好纯净的光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在叶苏身畔的大师兄,也望着雁鸣湖的方向,他没有动容,也没有笑,反而神情格外凝重,不知道在担忧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营外那道雪桥下,羽林军将士以及天枢处的修行者们,茫然震惊地看着雁鸣湖的方向,光线把他们脸上的情绪照耀的清清楚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世抬头望向夜空里那些黑云反射的美丽光线,动作显得格外沉重,满是皱纹的苍老脸颊上写满了疑问。 daocaorenshuwu.com

盘膝坐在雪桥上的二师兄,从白昼到黑夜绝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这时候他终于抬起头来,望着雁鸣湖处的光明,极罕见露出真挚的微笑。 daocaorenshuwu.com

然后他望向许世,说道:“这就是奇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这不是书院创造的奇迹,但奇迹就是奇迹,当初颜瑟大师与光明大神官同归于尽后,二师兄登上无名山,看着小侍女手捧骨灰入瓮,心生怜惜之余,不知为何总觉得将来小侍女的身上一定会发生奇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为此,他不惜与最尊重的大师兄辩论争执。

daocaorenshuwu.com

今夜他终于看到桑桑身上发生的奇迹,于是他开始微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雁鸣湖东岸的冬林里,七念身上覆着如蝉翼般的万片雪,看上去就像一座冰雪雕成的佛像,先前无论雪湖上的战斗如何激烈,这位佛宗行走始终保持着沉默,合什守心,对抗着蝉声后的那人,平静等待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