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本命,桑桑唱歌给冬湖听(第2/4页)

当昊天神辉在山崖上出现后,他忽然睁开了双眼,薄雪从他的眼帘上簌簌落下,他温和却坚毅的眼眸里,出现了很多复杂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情绪是慈悲,是平和,是挣扎,最终化为赞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冬林里一直幽幽若有若无响着的蝉鸣,在此时也有了变化,蝉声的节奏奇异地显现出冷漠厌憎的情绪,但声调却显得有些满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宫雪殿外的亭榭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唐国师李青山,看着南方骤然照亮夜空的光明,正在捋须的右手猛然一颤,揪下了数茎长须,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稻草人书屋

站在雪钟旁的黄杨大师,看着雁鸣湖方向,微微张唇,一声唏嘘化为一声慈悲的佛号,手掌似乎无意识里拍打在钟面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钟上的薄雪寸寸破裂,顺着钟面滑落到地面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悠扬而庄严的钟声,在如白昼般的黑夜里传向远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桑桑眼中的世界是白色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纯净无暇的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光明的颜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那些纯净的神辉世界里,而是沉默看着雪湖上的那个背影,感受着那道念力所传递的讯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道念力在拼命地召唤,显得那般的贪婪,那样的饥渴,甚至带着几分恐慌的意味,就如同一个想要吞噬掉她血肉的魔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清晰地感受到这种意味,但她并不恐慌,在熊熊燃烧的昊天神辉之中,她平静地敞开自己的精神世界,开放给念力那头的宁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某些意识早已成为桑桑的本能,她的精神,她的血肉,她的神辉,她的生命,她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也是宁缺的,她可以毫不犹豫地与他分享,或者奉献给他,既然如此,何须恐?哪里会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是宁缺的本命,宁缺也是她的本命,那么你要多少,我便给你多少,哪怕是所有,你要什么,我便给你什么,哪怕是生命。 稻草人书屋

如果修行者与本命的关系是知音,宁缺和桑桑便是世间的第一等知音,不是高山流水,而是锅碗瓢灶,他们的喜怒哀乐相通,他们心意相通,他们生死相通,他们不需要尝试理解彼此,他们天生理解彼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果修行者与本命的关系是亲密,宁缺和桑桑本是世间最亲密的两人,他们自幼同食同宿,酷暑时抵足而眠,寒冬时共裘取暖,一挑眉便知道你拿树枝写字写的得意,一憨笑便知道你洗碗时手被豁沿割了道口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真的有天道命运,那么十五年前,昊天让他们在千里饿殍的河北郡相遇,然后开始同生共死,曾经同生共死,并将一直同生共死下去,这就是命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冥冥之中仿佛早已注定了这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冥冥之中仿佛有相通之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桑桑以生命燃烧的昊天神辉,便要依循着冥冥中的那条通道传给那个人。 稻草人书屋

天地间的气息骤然澄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光明里,桑桑脸色雪白,眉头紧蹙,似乎非常痛苦,但脸上却带着笑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身上熊熊燃烧的昊天神辉,骤然间凝成一束,向着山崖下射去,搭成了一座光桥,把雁鸣山与雁鸣湖连起来。

稻草人书屋

无穷无尽的昊天神辉,通过这道光桥,穿过雪湖上的寒风,源源不断输进宁缺的身体里,令他握着的那把朴刀上大放光明!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扑面而至的昊天神辉,令夏侯的眼瞳骤然剧缩,然而在极短的瞬间里被灼烧至渐趋黄枯,流露出震惊与恐惧的神情。

稻草人书屋

他感觉到这不是浩然气拟的昊天神辉,而是真实的昊天神辉,是他最恐惧的那种力量,虽然他早已背叛魔宗,投靠道门,但他依然恐惧。 daocaorenshuwu.com

无数的昊天神辉从刀身吐出,把夏侯的身体笼罩进去,这些本应庄严慈悲的光焰,在此时却显得如此冷酷,无情烧灼着他的肉体与精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神辉光焰,在此时此刻等若是宁缺自己的神辉,所以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刀锋骤厉,挟着夺目的炽烈光焰,向前砍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刀是他最熟悉的刀法,也是最简单的刀法,没有任何花俏招式,只是从上劈到下,却也是他最强大的一刀。在梳碧湖畔,他就这样砍掉了无数马贼的头颅,在书院侧门,他一刀便把柳亦青砍成了废物。

稻草人书屋

夏侯手中那把铁枪,再也无法承受刀身上的浩然气力量,以及昊天神辉的烧灼净化,崩一声脆响,从中断成两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刀锋一往无前继续向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侯一声暴喝,如雷霆炸响在雪湖之上,只见他那双铁手以栏桥之势横击向前,硬生生把宁缺的刀夹在了拳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侯双拳巨大的冲击力顺着刀身传向刀柄,再传至宁缺的身上,但他仿若毫无察觉,低着头抿着唇,一声不发继续向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喷吐着昊天神辉的刀锋,烧灼着夏侯的拳头,缓慢而不可阻挡地向下移动,距离他瘦削苍白的脸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