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清河郡到了

出了青峡,便来到大唐帝国真正的南方。原野上阡陌纵横,花树渐繁,溪河平流,安静向南而去,直至最终汇入著名的大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有北面群山和青峡的存在,所以哪怕南晋军力强大,水师更是天下闻名,大唐却没有在南方平原上布置重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这片同样富庶的原野,比北方少了些壮阔,多了些明秀雅致的气息,道路两旁的民宅也是如此,大多是白墙黑檐,高低有致,若隐若现在青树水车之间,并不显得单调,反而别样静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色马车继续向南,沿途风景越来越安静,溪河越来越多,清池石桥常见,农田相对变得少了些,幽静的庄园却多了不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已经到了清河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河郡有座大城,号称大唐南原第一城,名为阳关,这座池城地势虽不险要,却在极关键的交通要道中,故而朝廷虽未在此驻有重兵,阳关城的一应城防却是由镇国大将军许世某部直接管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今的阳关城守姓钟,城中第一大姓也是钟,基本上把持了这座城池的各行各业,而钟姓只不过是清河郡诸大姓里最不起眼的一个门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唐南方的这些高姓大阀,拥有良田万顷,财富无数,而真正能够令得这些门阀绵延长久的却是对教育的重视。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些门阀最为注重教化传承,逾千年的底蕴风华,不知出了多少名士。大唐朝廷官员不说,多年前的历任皇后不说,甚至还曾经出过数任西陵大神官,如今还有不少清河子弟在西陵神殿担任神官,或是被天谕院礼聘为教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河郡的各级官员基本上都是由门阀子弟担任,只是严明唐律在上,皇室暗中打压数百年,如今的清河郡诸大姓相对比较低调,而且在本乡本土任职,总想要与长安城争些颜面,所以整个清河郡可以说是政治清明,治理有方,很是繁华热闹,加上特有的文人气息,以及浅淡适意的、能够被唐人所接受的宗教气息,所以在唐人心中向来是排名前三的游览去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阳关城里商铺众多,游人如织,有大小湖泊共一百三十二,故又称百湖之城,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城南的瘦湖,湖虽不大,却地近府衙,更关键的是湖畔有南方最好的青楼与客栈,湖上有最华丽的花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往烂柯寺的使团,在阳关城休整暂歇数日,便是住在瘦湖东面相对清静的一座大宅里,那座大宅属于清河郡七大姓里的宋家,月前听闻使团要来,宋家竟是毫不犹豫地让了出去,可谓是给足了使团面子。 daocaorenshuwu.com

距离瘦湖约四个街区,有一个大唐邮所,邮所外停着辆黑色马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隔着车窗,看着城景,看着街上那些相对行揖的书生,不由笑了笑,想起了书院里那个曾经的同窗:阳关钟大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阳关钟姓大力培养的钟大俊,那个曾经无比敌视他的钟大俊,那个被他打了无数次脸的钟大俊,那个曾经被他冒名顶替过的钟大俊,那个曾经被他关押了好长时间的钟大俊,那个好长时间都没有想起的钟大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俱往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回想着当年在书院里的日子,不由生出恍若隔世之感,如今他与钟大俊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自然有资格这般感慨。 稻草人书屋

因为令他厌憎的钟大俊的缘故,他对把持阳关的钟族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感,顺带着对这座阳关城也没有什么好感,虽然坐着马车一路看来,竟是挑不出这座城丝毫毛病,但他有些执拗地认为,此间与长安城比较起来,总差了些东西,至于究竟差些什么,他才懒得去琢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便在这时,桑桑走了马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问道:“银子寄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桑桑点了点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说道:“确认用的是朝廷文书联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说道:“能省五两银子,当然不会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满意说道:“那便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自从离开渭城之后,更准确地说,从老笔斋开张,然后开始挣到很多银子后,他二人每月都会按时给渭城寄些银两。数目虽然不多,但总是个意思,而且按照宁缺的话来说,那个破地方要银子也没什么用处,寄再多最终还是会落进赌坊和酒铺这两个地方,何必好死那两个家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雁鸣湖畔宅院购置装修再修,基本上花光了宁缺所有的钱,甚至包括明年的赌坊分红也都花了出去,不过这次去烂柯寺应该要算是公差,所以他毫不客气地假传夫子的话,在前院黄鹤教授那里连蒙带骗取了三千两白银,又从徐崇山那里威逼利诱弄了一千两,囊中饱满如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与桑桑依然习惯性地节约,不过既然是有钱人,自然开始在乎享受,颜瑟大师留下的马车虽好,但在阳关城里住马车不免有些惊世骇俗,所以他挑了瘦湖旁一家看上去最高级的客栈,然后要了最好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