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夜观石尊者像有感

“既然日月相应,有日便应有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月轮回,光明交融,月便应在夜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然无数劫来,万古长夜不见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便违了生生不息自然之理。” daocaorenshuwu.com

“夜临,月现,此句中的夜,指的当不是每个寻常的夜,而是永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永夜之末法时代,方有月现,自然复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此方不寂灭,世界另有出道。” 稻草人书屋

“既然如此,静侯长夜到来便是,何苦强行逆天行事。” daocaorenshuwu.com

“莫非这天也在等着夜的到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是说它在恐惧夜的到来?”

daocaorenshuwu.com

“它恐惧的是夜本身,还是随夜而至的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佛祖的笔迹很普通,和固山郡乡村学舍里的教书先生没什么两样,笔记上的语句也很随意寻常,非常浅显易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的很认真,暮光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的眉毛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泽,就如同寺中殿内那些尊者的金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书明字卷一直在书院,被大师兄随意插在腰间,他曾经看过两次,却始终有些迷茫,今天看到佛祖当年留下的笔记,终于确信了一些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佛祖看来,这一次的永夜与人间过往遇到的无数次永夜都不相同,然后他又想起,老师似乎不相信冥界入侵,但却从来没有否定过永夜将会到来,甚至曾经提到过有位屠夫有位酒徒,曾经生活在上次的永夜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一次永夜与以往最大的区别,大概便在于那个明字,在于明字中的月字,在于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看到过、便是夫子也感到惘然的那个事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明字卷上为什么会记载有月亮?这个世界无数年前曾经有过月亮,却离奇消失?然后如佛祖预知的那样,会在这次永夜时重新出现? www.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暮光渐黯,夜色渐至,宁缺离了禅房,来到烂柯寺后院塔林外的一处草舍前,静静听着草舍后的溪声松涛,然后推门而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歧山大师并不意外他的到来,微笑说道:“可有所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问道:“不是说佛祖的笔记已经遗失?” 稻草人书屋

歧山大师说道:“没有人看得懂的笔记,便等于遗失。这本笔记我已经看了近百年的时间,始终没有看懂,希望你能看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沉默片刻后问道:“大师,为什么你认为我能看懂?” daocaorenshuwu.com

歧山大师看着他,眼神颇有深意,说道:“因为夫子在信中说,如果世上还有一个人能够看懂佛祖的笔记,那个人就应该是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心情很复杂,有些震撼,有些惘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无论是无数年前看过明字卷留下笔记的佛祖,还是千年前把这卷天书带离知守观的那位光明大神官,或者是令人高山仰止的夫子,都很难看懂明字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再有智慧的人,面对从未在他们的世界和经验里出现过的事物,都无法进行分析而只能猜测,而宁缺是唯一的例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缺知道夫子给歧山大师写过一封信,大师兄也写过一封信,原本以为只是提及桑桑患病之事,请大师多加照拂,却没有想到还有这层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道说老师猜到了自己的来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daocaorenshuwu.com

歧山大师带着宁缺走出草舍,来到山林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山溪在松林间缓缓流淌,连绵秋雨之后,夜空放晴,星光清幽,落在松溪之上,分散出无数细碎的银屑,非常美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看着夜景,宁缺下意识里想起两句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转身望向大师,问道:“大师,你为什么要传我佛法?”

www.daocaorenshuwu.com

歧山大师看着他叹息说道:“因为你杀人太多,戾气太重,无论对人对己都不是好事,所以我想用佛法化解你心间的戾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声音微涩说道:“离开渭城回到长安,我嬉笑打趣耍无赖,本以为身上的血腥气淡了不少,应该没有人看能穿真实的自己是多么可怕冷血的人,没有想到依然瞒不过大师的双眼。”

www.daocaorenshuwu.com

歧山大师看着他微悯说道:“前夜在山上说过,我知道你前半生过的极苦,所以我并不认为这是你的责任,然而如今你既然替书院入世,我便要替世间考虑,为了将来的人世间不被你掀起血雨腥风,莫怪我非要让你学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心情渐静,说道:“除了疯子没有人喜欢杀人。我不是疯子,所以我也不喜欢,以往杀人是因为不杀人便要死,如果能够不杀人依然可以活下去,那自然最好,我很喜欢,怎会怪大师。” 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想桑桑从佛经上分心,更不想她担心自己,宁缺没有告诉她佛祖笔记的事情,走进烂柯寺后殿,点燃一盏铜灯,继续认真观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几页纸的佛祖笔记,除了对未来的预言,还记载着一些他对世界的认识,更重要的是他认识世界的方法,比如他对黑暗与光明的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