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一个花痴

数日前在瓦山禅院里,宁缺与花痴隔墙交谈数句话,回到房内替桑桑穿衣时,递给她一个锦囊,说如果遇到什么事情,要记得在心里告诉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心里告诉他,便是想一下,所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袭击,在什么事情都来不及做的时候,桑桑没有忘记想了一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一想,宁缺便知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宁缺也想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念动一动,便触发了桑桑藏在袖子里的那只锦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暗佛殿内的光线骤然变形,尤其是桑桑面前那片空间,被锦囊里传出的强大符力,扭曲成了无数道重叠在一起的镜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从茶水里溅射而出的茉莉花瓣,落在那些镜面之上,两道气息的碰撞,让殿内狂风大作,砖缝里的积尘都被刮了出来,烟尘大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花瓣落在镜面上,颤抖着向里面钻去,然而却只能穿透两三层,便变得颓然无力,凄哀扭曲,碾落成泥,挥散开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坐在角落里的花痴陆晨迦,眼神极为震惊,如花般娇媚的容颜显得极为痛苦,哇的一声吐出血来,打湿了衣襟。 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后,在佛殿内盈绕着的符文气息渐渐散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桑桑身前的无数重镜面守护也随之而敛,消失无踪。茉莉花瓣的粉末混着被撕扯成最细微水滴的茶水,轻柔扑打在她的脸上,有些微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缓缓站起身来,看着陆晨迦,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此行烂柯寺,在遇到那方佛辇之前,他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和桑桑的安全,正如曾经对冼植朗说的那样,如今这个世界上,比他强大的人会因为他的师门背景而不敢来招惹他,那些没有见识敢来惹他的人却惹不起他。

daocaorenshuwu.com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绝对理性的世界,依然有像隆庆这样的疯子,还会有很多人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变得极度疯癫狂热,比如丧子比如丧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宁缺很感谢隆庆在红莲寺前的秋雨里,给了自己近乎致命的沉重打击,这让他重新寻找回来了当年在岷山里的谨慎与冷静,在瓦山禅院里和陆晨迦几句对话,尤其是看到她的眼神,他便一直警惕这个女人会像隆庆一样发疯,所以才会把那个锦囊放在桑桑的身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锦囊里,藏着颜瑟大师留下的一道神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虽然不能接受,但我勉强可以理解,你因为自己未婚夫的遭遇,一直很想要杀死我,但是这件事情和桑桑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陆晨迦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晨迦抬起手臂,擦掉唇角的血水,苍白而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有些痴癫的笑容,说道:“我很确认杀死现在的自己,只能让自己解脱,而不能让自己痛苦,那么既然我是想要你痛苦,为什么要杀死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怨恨盯着宁缺的眼睛,颤声说道:“你曾经杀死过对我最重要的人,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那是你整个世界毁灭在你眼前,过往的回忆越是美好,你现在便活的越痛苦,你杀了隆庆,便等于是毁灭了我的世界,你让我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每天都生活在痛苦里,在崩溃的边缘挣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这种痛苦,很多人都经历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你不知道!你永远不会知道那是怎样的痛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晨迦流着眼泪,凄楚说道:“没有失去过,怎么可能知道那种痛苦会把你的心撕成一丝丝的血肉,所以知道桑桑病重将死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她说道:“当你发现桑桑的病有可能被歧山大师治好,于是你再也无法继续忍耐下去,决定自己动手杀死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陆晨迦看着他,痴痴说道:“不错,我就是想要你眼睁睁看着最重要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我要你感受那种痛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很遗憾,我这辈子大概都感受不到你现在所感受到的痛苦,不过我更好奇,隆庆还没有死,你的痛苦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陆晨迦听着这句话,惨淡一笑,极为痛苦说道:“是啊,他还没有死,但他现在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像条狗一样被西陵神殿追的逃进荒原,他甚至背弃了自己坚守半生的信仰,变成了一个魔鬼,这样活着难道不是比死更可怕吗?和现在相比,我倒宁愿当年在荒原上他就被你一箭射死!”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我看来,无论以何种方式活着,当然都要比死更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摇头说道:“我现在有些不明白,你到底喜欢的是隆庆这个人,还是拥有燕国皇子身份,藏在西陵美神子光辉外表下的那个象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他真是你最重要的人,那么不论他身份如何变化,立场如何变化,是光彩夺目还是黯淡丑陋,是神仙还是妖怪,是圣人还是魔鬼,他都依然还是在你心中最重要的那个,除非你喜欢的只是那层壳,然而如果喜欢的是那只壳,居然为了那层壳痛苦成这副模样,依然是不可理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