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冥王的女儿(上)

宁缺走进佛光,撑开大黑伞,动作很自然,就像这些年他一直在做的那样,替她遮风,替她挡雨,哪里需要思考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他的习惯,而习惯比佛光还要强大。

稻草人书屋

殿内的人们,此时依然处于绝对的震惊之中,所以对宁缺的举动,没有什么反应,也来不及去想他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 稻草人书屋

看着万丈佛光里脸色苍白的桑桑。宝树大师震惊无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即便是摇铃的他也没有想到,盂兰铃揭示出来的事情真相居然是这个,他离开悬空寺踏足红尘来到瓦山,所做的一切准备,都是因为他坚信冥王之子是宁缺,哪里想到桑桑的身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曲妮玛娣等人甚至显得有些茫然无措,最震惊的还是程立雪,做为西陵神殿天谕司的司座大人,他的脸色变的比他的眉毛还要雪白,没有一丝血色,怎么也想不明白,西陵神殿认定的光明的女儿,怎么忽然变成了冥王的女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冥王之女,那意味着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这件事情相比,宁缺入魔再也没有人在意,魔宗虽然凋蔽多年,但走火入魔的修行者依然常见,而桑桑变成了世界毁灭的根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 www.daocaorenshuwu.com

来自瓦山顶峰佛祖像的那道佛光,无视人间一切物理屏障,以无比神奇的方式穿透烂柯寺后殿的殿顶落下,看上去就像是黄金粉末和珍珠粉末混在一起,然后被阳光点燃,显得无比庄严华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黑伞在桑桑的头顶展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佛光与黑色油腻的伞面相撞,四溅散开,画面异常美丽而令人惊心动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为何,佛光没能穿透伞而,溅射有如普通的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只是佛光万丈,恢宏无限,人类肉眼可见的数量,也不是一场秋雨所能比拟,更像是由无数光线凝成的瀑布,不停地向大黑伞落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黑伞就像是瀑布里的一块黑色石头,被不停地冲刷着,撞击着,再如何稳固坚强,也渐渐有了颤抖不安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握着伞柄的右手微微颤抖,没有感受到有磅礴的力量从伞柄处传来,但却清晰感受到伞外的恐怖佛威,他体里的每根骨头都开始咯吱作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大黑伞伞面上那些十几年时间都没能被雨水冲洗掉的油垢灰尘,在佛光的冲洗下正在不停变薄,似乎最终还是会被净蚀成空。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震撼,宝树大师手指间的盂兰铃已经停止,烂柯寺里的钟声还在回荡,那道清脆的铃声,渐渐消失无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把桑桑背到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低着头靠在他的肩上,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却像多年前被他在寒雨里背起时那般,习惯性地伸手,要替他撑着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不想让她撑伞,知道她这时候的情况非常不好。 稻草人书屋

桑桑还是把大黑伞接了过来,很奇妙的是,当大黑伞进入她手中后,顿时变得比先前稳定了很多,似乎能够承受更多佛光的冲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背着桑桑向佛光外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横握朴刀于胸前,铁弓箭匣在身后,面无表情看着殿内的众人,没有说话,眼神冷而狠厉,就像是护崽的母虎般危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殿内诸人都是强者,然而看着他的眼神,下意识里不想与他的目光接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紧接着,人们又发现了很神奇的事情,所以心情稍微平静了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向佛光外走去,却没能走出佛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道远自瓦山顶峰降临的万丈佛光,仿佛能够感应到他的位置,更准确说,是能感应到举着大黑伞的桑桑的位置,随着他的脚步而移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宁缺看着大黑伞边缘淌落至空中、然后消失不见的佛光碎絮,沉默不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哈哈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陆晨迦从震惊中清醒。看着伞下的宁缺,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泪流满面,显得极为痴癫。 daocaorenshuwu.com

“你最重要的人,变成了冥王的女儿……宁缺,你现在能怎么办呢?你……现在大概能明白……我这些天是什么感受了吧?” daocaorenshuwu.com

宁缺面无表情看着她,有些怜悯,极度轻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笑声渐止,陆晨迦惘然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脸色苍白,那道刀口还在渗着血,然而她懂了宁缺怜悯轻蔑眼神的意思,不由惘然,原来他是那样说的,也是那样做的,只是为什么他都不想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可是冥王的女儿啊! 稻草人书屋

…… 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十三先生,请把她放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宝树大师面带悲悯,宣了一声佛号,看着宁缺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程子清低首坐在佛殿门口,剑已出鞘,横于膝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了一眼宝树大师手指间的小铜铃。 稻草人书屋

他又看了一眼程子清膝上的那把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然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大黑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宝树大师乃是悬空寺首座,大悟之人,境界相当于知命中境,甚至更高,他手中那枚净铃乃是佛祖遗物,带着最纯正的佛性,正是桑桑的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