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不变的人与事

秋风拂着微黄的落叶在庭院间滚动,李青山把目光从落叶处抬起,望向不远处的皇宫城墙,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拿出一块白色方巾掩着嘴唇,轻轻咳了两声,然后仔细把方巾叠好,藏进袖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是大唐国师,地位尊贵,在长安城里却是出了名的好戏谑,只不过随着皱纹的增生,他看着明显老了,也沉默了很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着这一年里去世的那些老人,李青山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忧虑,虽说生老病死是自然之事,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离开了这么多位故人,还是令他感到有些唏嘘,而且身为昊天道南门观观主,不免担忧这会不会代表了某种天意。 daocaorenshuwu.com

宫中皇帝陛下看似健康,但实际上身体已经是一年不如一年,许世这两年更是老的愈发厉害,他们这代人如果没死,那都老了,怎不令人担忧大唐的未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夫子一直在,那么大唐自然没有问题,就算有些问题,也只不过是些池塘里的涟漪,掀不起什么惊天骇浪,然而夫子总有离开的那一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把黄油纸伞安静地搁在乌黑发亮的木地板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明池跪在李青山身后,没有看到老师脸上担忧的神情,低声道:“惊神阵牵涉大唐安危,阵眼枢一直由我南门观保管,颜瑟师伯传给宁缺,宁缺师兄却已失踪很长时间,按道理应该拿回来才是,即便为了避嫌,也应该交还陛下,如今依然放在书院里,似乎有些不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青山摇头说道:“既然师兄给了宁缺,书院暂时代管也好,你要记住,虽然我们是道门,但要明白书院对大唐的真正意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明池应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青山转身,看着身前那张棋盘,伸手轻轻将放在棋盘正中央的一颗黑子提走,说道:“和烂柯寺比起来,为师的棋艺普通至极,甚至可以说极为糟糕,不过要说从棋盘上窥天道,我倒有信心与烂柯寺里的僧人比较一二,当年某夜我曾在棋盘上看到一辆堵塞阡陌大道的马车,不知何兆,如今知道那夜正是宁缺悟道之始,那便能隐约明白了些什么,他若死了倒也罢,若不死还真是我大唐的麻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何明池明白老师的意思,若宁缺和冥王之女已死,那么世界便将继续这样平静地向前,若宁缺和冥王之女还活着,那么书院会是怎样的态度?大唐又该如何自处?会不会成为整个世界的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青山看着棋盘沉默了很长时间。

稻草人书屋

庭院里的落叶还在滚动,发出簌簌的响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果陛下离开的时候,我还没有死,我会站到公主殿下身边,支持李珲圆皇子继位,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也能带着南门观这样做。”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青山忽然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明池大吃一惊,猛地抬头望向老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唐皇位由谁继承,在前些年还是没有人敢公开讨论的事情,然而随着御书房里的咳声越来越低沉难受,如今的长安城终于有了这方面的议论。

稻草人书屋

然而这句话从李青山的口中说出来,那便与茶铺街头的议论意义完全不同。因为这说明,在他看来,陛下的身体就算能撑也撑不了太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令何明池感到震惊的是老师所做的选择——大唐朝堂甚至是乡野鄙夫都知道,皇后与国师的关系极好,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会选择支持李渔姐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明池马上联想到去年夏天,宁缺从清河郡送回长安城的那封信,当时李青山让他把这封信直接交给了公主殿下,于是愈发不解。 稻草人书屋

“老师……为什么?”他看着李青山怔怔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青山看着那颗被自己提到棋盘边角放着的黑色棋子,再次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庭院里的簌簌声都被秋风揉碎,才声音微沉说道:“因为皇后是魔宗的圣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唐皇后是魔宗圣女?何明池被这句话直接震的双膝一软,跌坐在了蒲团上,看着李青山,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青山有些伤感地自嘲一笑,说道:“很多年前,我答应过陛下,这个秘密一直要保留到坟墓里,然而对于不知道这个秘密的唐人来说,这太不公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望向自己最忠心耿耿的弟子,说道:“不要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假,陛下的旧疾连夫子都治不好,便是因为皇后娘娘当年的手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何明池震惊地轻轻颤抖,根本不敢接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都是他们两个人还没有相爱之前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很遗憾的就是,为什么总要付出这么多代价,才能明白彼此心意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青山缓声说道:“我相信皇后娘娘不会背叛陛下,书院也相信,所以她才能一直是皇后娘娘,然而陛下死后呢?李渔和珲圆姐弟可不是她亲生的,她那儿子年龄还小,难道要一名魔宗圣女带领我大唐前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