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夏天将要到来

黄杨问道:“可我还是不明白,陛下为什么要御驾亲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世人眼中,在朝臣眼中,在你与青山眼中,朕此番御驾亲征,必然隐藏着很多想法,很多人都在猜,然而其实只是因为很简单的一个原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皇帝大笑说道:“朕当了十几年的皇帝,便在长安城里住了十几年,错过了人世间太多风景,若冥界真的入侵,永夜自北方袭来,那必然是千万年来最壮观的画面,朕自然不愿意错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杨闻言失笑,然后无奈一叹,心想陛下倒确实是这等人物,便在他正准备继续问些事情的时候,听着身后传来脚步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娘娘牵着位小男孩从楼台里走了出来,不时轻声说着什么,目光落在小男孩身上时,显得那般温柔怜爱满足。 稻草人书屋

皇帝陛下迎了过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名小男孩穿着明黄色的衣衫,继承了父母的优点,模样清俊,只不过神情显得有些微怯,这不是继承了父母的性情,而是被父母性情所影响,不过看他脸上清稚的笑容,可以看出他很喜欢和父母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杨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微微一笑,望向城楼外,只见落日照荒原,峡谷幽暗,风中的寒意却不再刺骨,看来夏天快要到了。

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长安城,皇宫某座偏殿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渔看着正在写毛笔字的那名青年男子,神情显得那般温柔怜爱满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曾经的少年皇子李珲圆,已经步入自已的青年阶段,与前些年相比,要显得稍微瘦了些,愈发清俊,而且眉眼间颇有英武沉着之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珲圆这两年要比以前变得更加沉默,似乎多了很多想法,李渔以为这并不是坏事,相反她觉得很好,觉得自已总算是对得起死去的母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种时刻,她不再是大唐最有权势的公主殿下,而只是一位姐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皇帝陛下御驾亲征荒原,她奉旨监国,每日在正殿里负责处理奏折,看似应该很繁忙,实际则不然,大唐帝国朝政自有定规,绝大多数事情,由宰相和各部朝臣便能决定,她更多扮演的是一位监视者,偶尔会当一下裁决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渔很清楚,越是这种时候,自已应该越沉稳,所以她很平静地执行着监国的使命,得到朝中很多大臣的赞美,而其余的大部分时间,她都用在与大臣们看似随意的交流,和别的一些事情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姐姐,你看我这字写的怎么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珲圆像献宝一般,把刚写好的条幅举到李渔面前,得意说道:“皇学的老师都说我写的好,父皇肯定喜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渔赞扬了两句,然后看着他说道:“即便父皇喜欢书法,你也不应用驿路传书,如今前线战事将启,当心影响邮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张纸又能费什么功夫?”李珲圆毫不在意说道:“我要开宫里的传送阵给父皇寄信,又没有人会同意。”

稻草人书屋

“父皇喜欢书法,但更在意的还是大唐的未来,那传送阵何等重要,开启一次消耗颇巨,岂能任由你胡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渔声音微寒说道,然后不知想起什么,神情显得有些黯然,轻声说道:“你看宁缺当初多得父皇宠爱,如今依然成了国之弃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珲圆说道:“我们是父皇的子女,宁缺哪能和我们相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渔没有接这句话,看着弟弟极为严厉说道:“如今宁缺已经指望不上,书院也不便再站出来支持我们,眼下似乎局势不错,你我愈发要小心谨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珲圆见她神情严肃,心头微凛,连忙应下,只是眼神里却明显有不赞同的神色,微微扬起的唇角,似乎显示着他有着李渔都不曾有的信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打算去南门观看看国师。”他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渔眉头微蹙,她一直想不明白,这些年国师明明与皇后交好,为什么从一年多前宁缺出使烂柯寺路经清河郡后,却开始支持自已姐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唐国师李青山,至少可以影响南门观和天枢处一半的倾向,无论怎么看,他态度的转变,对李渔姐弟都是极好的消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说道:“国师如今重病卧床,我不便出宫,你是应该多去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启十七年,长安城里丧事不断,白幡难撤,很多三朝元老,旧时重臣,都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袭,黯然告别尘世。镇国大将军许世和大唐国师李青山,也都患上了重病,令很多人都开始感到不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一生修道,在别的方面没有太多长进,能够做大唐国师,那是陛下看在当年情份上,给我的面子。我唯一能够得意的,便是棋盘推演的手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门观道殿乌黑地板上铺着厚厚的被褥,李青山斜躺在软被间,看着窗外的深春明景,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对窗旁的何明池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一直有些不服天谕神座,甚至觉得歧山长老都不过如此,直到如今我才明白,天意不可测,那两位的智慧远在我之上,比我看的清楚多了,我强行以棋盘推演将来,咯血渐密,身体渐虚,昊天神眷渐褪,早逝也是正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