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万里之行只为吃

羊肉吃着不像羊肉,但终究还是肉,有肉吃,终究还是幸福的事情,所以夫子烦恼愤怒之后,还是只有继续吃肉,只不过吃的时候,不停哀声叹气,看着手里的羊肉叹气,看着桑桑叹气,看着天空叹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不理解这是怎么了,宁缺也不理解,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没有什么事,挪到夫子身旁,低声问道:“老师,是不是这件事情很麻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说的事情,自然是指夫子救下桑桑,与昊天战斗这件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夫子神情黯然说道:“当然很麻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闻言微惧,颤声说道:“桑桑不会有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夫子闻言大怒,痛斥道:“你只会关心自已老婆,就一点不关心我这个老师?孝顺是什么意思懂不懂?她都吃了药了还能有什么事?怕她会死?我死了她都不见得会死!我现在关心的是肉,我现在吃肉没滋味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宁缺抬起袖子,擦掉脸上的唾沫星子和油花星子,悻悻然想着,老师的脾气越来越大,莫不是先前和光明神将打那一架累着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念及此,他哪里还有什么不满,赶紧和桑桑一起小意服侍夫子吃肉喝酒。

稻草人书屋

盛汤的时候,桑桑轻声安慰他道:“都说老小老小,人年纪老了,脾气就会变得和小孩子差不多,咱们多哄哄便是。”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回头望向坐在草甸上一边喝酒一边骂天呵地的夫子,担心说道:“老师再大脾气我也能忍,只是总觉得有些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烤羊腿没有吃完,虽然在宁缺和桑桑看来,这绝对是他们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羊腿,但他们的饭量着实有限,而夫子又不怎么爱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夫子是书院里饭量最大的那个人,宁缺和在书院里做过很长一段时间厨娘的桑桑,都很清楚这一点。宁缺甚至觉得,书院的实力排名其实和入门时间无关,完全看谁的饭量大,比如大师兄看上去温和平静,但如果真放开胃口吃饭,二师兄就算把裤带解了也比不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桑桑问夫子:“院长,剩的这些羊腿怎么办?送回他们帐蓬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天天吃这些烤羊腿,早就吃腻了,哪里肯吃剩下的,给他们也不过是浪费。”

daocaorenshuwu.com

夫子示意她把剩的烤羊腿放下,然后对着北方的雪丘吹了声口哨,口哨的声音并不如何响亮,却传的极远,正在草甸间低头吃草的羊群纷纷抬起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过多长时间,荒原地面微微颤动,草甸里那些羊群仿佛感知到极大的惊恐,向南四散逃走,有几只羊更是直接被吓的晕厥假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黑马正在草甸下方啃食一根羊腿,忽然间,它霍然抬起头来,警惕地盯着北方,颈上的鬓毛随风而舞,似要竖立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只巨大的雪原巨狼和一只相对极为瘦小的普通公狼,从草甸北方的雪丘里缓缓走来,看都没有看一眼草甸里昏死的羊,继续前行。

daocaorenshuwu.com

大黑马露出白牙,对着远处那两只狼发出暴烈的嘶吼,它很清楚雪原巨狼多么恐怖,也知道那只看似瘦弱的普通公狼则更加可怕。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既然夫子在旁,它便认为自已天下无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只雌性雪原巨狼坐下,草甸上便像是多了座小雪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好奇地看着它,伸手去摸了摸,发现触手处的雪狼皮十分柔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雪原巨狼没有任何反应,平静地任由桑桑摸着,神情显得极为温顺,当它嗅到桑桑身上极淡的一丝味道后,眼里竟似流露出想念和安慰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只瘦弱的公狼,坐在夫子身前,两只前爪提在胸处,就像是弟子一般行礼,宁缺站在夫子身后,看着这幕画面,觉得好生有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夫子示意宁缺把剩下的烤羊腿递给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只瘦弱公狼接过羊腿后,没有马上进食,而是对着夫子恭恭敬敬行了一礼,然后用充满威严的目光,看了自已的妻子一眼。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只浑体雪白的雪原巨狼,有些不舍地离开桑桑身边,来到夫子身前行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夫子看着这只公狼身上乱糟糟的毛皮,便知道这几年,狼群南下之后在荒原上的日子并不好过,伸手轻轻抚摸它的头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只瘦弱公狼一动不动任由夫子抚摸,身体微微颤抖,显得非常激动,非常幸福。夫子看着说道:“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你,所以让你过来。” daocaorenshuwu.com

桑桑这时候走了过来,听着夫子的话,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心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夫子看着她说道:“这便是棠棠那只小白狼的父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桑桑这才知道,为何先前那只雪原母狼会流露出那样的神色,想必是思念远在书院后山的孩子,心中的酸楚意味变得更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雪狼夫妻离开之后,黑色马车也离开了那个离世而居的牧人部落。带着羊肉香脂的马蹄,在青草原野上时落时起,留下的蹄印里,引来了很多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