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为君分忧,与君共勉

御书房里一片安静。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缓声说道:“失望总是难免的,不过还没有到绝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渔笑了笑。 daocaorenshuwu.com

与先前凄清可怜的笑容相比,这抹笑容里自嘲的情绪更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说道:“这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你已经对我绝望透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梧州到长安,包括我进长安城,你都没有动用大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望向皇宫朱墙,说道:“我欣赏这点,又或者你现在已经没有军队可用,那便是我误会了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渔说道:“局势再如何艰难,真到了生死立见的那一刻,就算是挤,也能挤些兵力出来,你也知道我的性情,我总会有些牌留在最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其实我很希望你能动用那些底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渔问道:“为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那样的话,我可以把你那些底牌洗清,而且见到你的第一面时,便可以一刀把你杀了,而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渔轻声说道:“为什么想一见面便杀死我?因为我篡改了父皇的遗诏?还是因为你发现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人,失望所以愤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当年在篝火堆旁,你安安静静听我讲了一夜的童话,但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童话里的公主,一个远嫁荒原,还能安然回归的女人,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人物,这方面不存在失望,所以我不会因此而愤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说道:“至于篡改遗诏,在别人眼中看来大逆不道,但其实我真不怎么在意,我的冷酷现实程度,要远远超过你和世人的想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你帮助李珲圆夺了皇位之后,真的能够让大唐千秋万代,黎民百姓幸福安乐,那么说不定我还可能支持你们,然而现实并非如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着他的这番话,李渔的眼睛里渐渐重新流露出一些明亮,看着他认真说道:“以前你答应过,在这件事情上……支持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错,我当时答应你的是不支持皇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渔说道:“那现在你是在做什么?你带着那个女人和她的儿子回长安城是为了什么?你想要帮她争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你又错了,我支持的是陛下的遗愿。”

daocaorenshuwu.com

李渔的神情有些落寞,片刻后,坚毅的神情再次回到她的脸上,说道:“这终究是我李家的事情,轮不到你和书院来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说道:“这是你今天第三次说错话。”

daocaorenshuwu.com

“首先,大唐不是李家的天下,大唐是唐人的天下,其次,千年前夫子一手创建大唐,所以现在就算要归某方所有,也应该归书院。”

稻草人书屋

李渔微微皱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年以来,长安城从来没有被攻破过,如果要破,便是城里的人自已让城破。你和李珲圆想要皇位,我可以理解,但你们选择的时机不对,你们选择的方法很糟糕,正如先前所说,最令我失望的就是这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渔盯着他的眼睛,声音有些颤抖,说道:“在现在这种局面下,你觉得有谁能够比我做的更好?你……还是那个女人?” daocaorenshuwu.com

“我知道你的意思,在你看来,举世伐唐,大唐本就没有任何胜机。”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但智谋不如敌人,力量不及整个人间,这正常,但有些错不应该犯,比如许世不该死,很多将士不该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起南归途中看到的那些惨烈的画面,想起如今已经安静无声的渭城,他沉默了片刻,然后继续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小时候柴房杀人开始,我便变得自私冷酷,除了桑桑我谁也不关心,直到去了渭城,才有了改变,而后进入书院,有些变化一直在我的内心里悄然发生,只不过我自已没有查觉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前年出使烂柯寺的路上,我看到了大唐南方的原野,那里的风景很美,那里的人很好,大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我喜欢它,我不想它受到伤害。但现在它被伤害的很重,甚至快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她说道:“我相信有很多愚蠢的错误不是你犯的,是他犯的,所以我想知道他准备怎样来承担这个责任。”

daocaorenshuwu.com

李渔双手握紧,身体微微颤抖,没有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她的眼睛,再问道:“皇子在哪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渔声音微沙说道:“陛下在休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两个人对李珲圆的称呼不同,这便代表着不同的态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御书房再次陷入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忽然说道:“让他先退位,别的事情以后再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渔摇头说道:“我不可能让陛下退位,因为那意味着死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说道:“现在很多人都知道陛下把皇位传给了谁,你们姐弟二人,不可能再欺骗下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渔寒声说道:“你们没有遗诏,而且西陵神殿的诰书里说的很清楚,那个女人就是魔宗余孽,你以为朝中和军方还有多少人会支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