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废而不歇

叶苏问道:“依凭外物,能在修行路上走到最后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师兄说道:“道门讲究道法自然,这本就是错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苏微微一怔,请教道:“为何这般说?” 稻草人书屋

“什么是外物?如果说你我一身之余皆是外物,那么盔甲是外物,剑是外物,天地之间的气息都是外物,然则谁都在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师兄说道:“借车船行千里,凭刀火始耕种,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唯善假于物也,这便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怎么能称之为外物?”

稻草人书屋

很简单的几句话,让叶苏思考了很长时间,感慨说道:“我本以为你方正守礼,古板严谨,不识圆融,今日才知原来你才是真正的通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师兄说道:“礼者理也,经过审慎思考,确定某个规则有道理,那么就算千万人在前,也能够不退一步,这就是守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闻当年轲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正是这个意思。” 稻草人书屋

叶苏看着他认真问道:“书院始终在做让自已高兴的事,那自然是因为你们坚信这些事情是对的,然而真理来源于昊天,道理经由人的判断,不同的立场会带来不同的是非。你们怎么判断这件事情是不是有道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说的不错,不同的立场自然会带来不同的是非,但如果你选定了立场,自然是非也就可以确定,也就是所谓道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师兄说道:“书院的立场就是人的立场,我们对天地没有本发的爱憎,对人有好处的我们便去爱,比如稻田,对人没有好处的,我们便去憎,比如灾害,规则同样如此,有好处的便要去遵守,没好处的便要废弃。” daocaorenshuwu.com

叶苏问道:“书院的道理来自于利弊?”

daocaorenshuwu.com

二师兄说道:“不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叶苏声音微涩道:“未免太现实了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师兄说道:“人类所有的爱憎本就起于现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苏自嘲一笑,从袖中取出一块手巾,擦拭着唇角淌出的血水,血水很浓很稠,就像是在葡萄酒桶最下方沉淀的那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二师兄知道此人现在情况很不好,见他静思,想着先前他的生死观与道,本想说如果有事,不妨去书院暂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他知道叶苏的骄傲,所以只说了声:“珍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苏闻言大笑,神情很是开怀,说道:“周游诸国修道多年,最终破废之秋,能得君陌道声珍重,也算没有辜负自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离开青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师兄看着那个有些落寞的背影,手中的铁剑缓缓插进身畔的原野里。 daocaorenshuwu.com

随着这个动作,他的盔甲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缝,然后片片崩落,焦黑色的金属碎片,看上去就像是长安城常见的碎瓦。

daocaorenshuwu.com

片刻之后,二师兄的脚旁堆满了盔甲的碎片,衣裳早已被鲜血浸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野北方是青山青峡,南方是连绵十余里的军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苏没有往北走,也没有往南走,而是往东走,顺着青山不停行走,便会来到大泽畔,乘船过大泽,便能来到宋国,再过去便是大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不知道自已为什么要往那个方向行走,只是隐约觉得东海处或者说宋国方向,有什么事情或者人在吸引自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原野某处,叶苏被拦住了去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拦住他的是一朵血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墨红色的裁决神袍静静飘落,叶红鱼问道:“你要去哪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叶苏看着她,微笑说道:“我输了,所以去散散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红鱼说道:“你应该清楚受了重伤,如果不赶紧医治,会很麻烦,知守观在南,神殿在南,你为何要往东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苏虽然没有看到,但也猜到裁决神袍里的那两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感觉到了她此时心里的愤怒,因此而觉得温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笑着说道:“已然成了废人,哪里还治的好?”

稻草人书屋

叶红鱼的双拳确实已经握紧,她确实很愤怒,听到这句话后,她更加愤怒,甚至愤怒的身体都颤抖起来,血色神袍在秋风中轻颤。 稻草人书屋

他是她的兄长,是她这一生最敬爱的人,是她的偶像,是她从童年到现在一直苦苦追赶的目标,她永远望着他的背影,想追却始终无法追上,哪怕她已经成了裁决大神官,却还是那个跟在兄长身后哭喊的小姑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此时他却说自已是个废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能是个废人!

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能如此轻描淡写、平静地承认自已是个废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就算不能修行,从此平凡,但你依然不凡,心灰意冷这种情绪,怎么能出现在你的身上,你的骄傲与自信都去了哪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脸上没有一丝情绪,声音却在颤抖。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苏静静看着她,说道:“我不是宁缺,也不是隆庆,我与冥王没有关系,昊天也不会赐福于我,我只是那个勤奋修行、平静度日的叶苏,所以废了就是废了,雪山气海皆毁的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