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放声而笑(上)

举世伐唐,战火连绵数月,随着观主被宁缺一刀斩落尘埃,却发生了很多变化,这种变化也许只是偶然,但有些却是必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北方的向晚原上,拼死坚守不退的千余唐军,在以为必死的那一刻,终于看到了南方飘来的尘土,等到了来援的骑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局的走势顿时发生变化,数千镇北军唐骑,如雪崩一般冲向金帐王庭的骑兵大队,寒冷的刀锋在清寂的阳光下带走无数头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事终歇,染血的草甸把天穹投下的光线都变成了红色,司徒依兰手中的朴刀早已断成了两截,她擦掉脸上的血水,向战场四周望去,发现平日里的下属,大部分都已经死去,但是她和他们最终还是获得了胜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南方的青峡外,也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君陌手握铁剑,神情疲惫,有如深秋的青山,静美依然,奈何黄叶将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书院后山弟子都站在他的身后,看着原野上再次掀起的烟尘,听着铁蹄的声音,沉默不语,等待着最后那一刻的来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柚伸出手,握住君陌空荡荡的右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师兄范悦,在用河山盘接住观主那道虚剑之后,一直用全身修为在与之对抗,而此时即便是他,也艰难地走出铁篷。 www.daocaorenshuwu.com

既然同门,自然应该同生,而且共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西陵神殿联军的骑兵,再次来到青峡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七日时间,书院诸弟子不知打退了西陵神殿联军多少次冲锋,无论是他们还是神殿联军方面,对这种画面都已经熟悉到有些厌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想必会有些不一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大概会是最后一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便在这时,四师兄忽然感觉到手中的河山盘变得轻了很多,他稍一感知,震惊发现沙盘河山里竟再也找不到那道虚剑的踪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峡前的人们,并不知道长安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观主的虚剑消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观主死了,或者废了。 daocaorenshuwu.com

四师兄很清楚书院在长安城的准备,知道师兄师姐和小师弟,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杀死观主,但他其实对此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他擅长算,事前无论他怎样算,都算不明白书院怎样才能杀死观主。

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此时,河山盘里的虚剑消失无踪,那么无论他相信或是不相信,都表明长安城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daocaorenshuwu.com

他声音微哑说道:“观主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声音之所以沙哑,除了在那道虚剑下苦苦支撑数日所产生的疲惫,更多是因为难以抑止的激动和不可置信所带来的惘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书院诸人都听到了这句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片安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忽然,君陌举起铁剑指向原野,放声大笑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北宫未央放声大笑,乱拔琴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西门不惑放声大笑,用箫管拍打着手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师兄憨厚一笑,把手里的铁锤握的更紧了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持微微一笑,鬓畔早已乌黑的花朵,仿佛多了分颜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柚木是女子,不用识豪迈之气,所以她没有笑,而是湿了眼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西陵神殿联军的骑兵已经近在眼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书院弟子们却视若无物,放声大笑,快意至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爽朗笑声,回荡在青峡前,顺着青山传向很远的地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今日无论是死是活,是否还能守得住青峡,只要观主败了,长安城安然无恙,那么书院和大唐便能保有最后的希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们用生命守了青峡整整七天时间,守的不就是希望?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且希望并不渺茫,就在他们的手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更准确地说,是在四师兄的手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同门们不解的目光中,四师兄走到了最前方,看着像铁流般涌来的骑兵,看着那些隐现于空中的剑光,举起了河山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师兄的脸色变得极度苍白,脸颊瞬间瘦削了不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把自已的念力尽数灌注进河山盘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河山盘是沙盘,里面是最精细的黄沙。 daocaorenshuwu.com

盘中有河山,每粒沙便是大好河山里的一座山峰,一座石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沙狂舞于青峡之前,天空被遮掩,原野间变得昏暗无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西陵神殿骑兵,杀进了黄沙之中,便迷了眼,误了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沙之中,不时传来凄厉的惨叫,还有重物撞击的声音。

daocaorenshuwu.com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黄沙渐渐飘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峡之前回复平静,原野间多了很多骑兵和战马的尸体。 www.daocaorenshuwu.com

河山盘并不能改变书院弟子们的命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神殿联军,在稍一整队之后,准备再次发起冲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便在这时,莽莽群山间,忽然走出来了一个唐兵。

daocaorenshuwu.com

这名唐兵看上去非常狼狈,蓬头垢面,浑身泥土,盔甲早已不知何时被扔到山涧里,衣服也被山中的荆棘割成了布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名唐兵向书院诸人跑来,一路踉跄,几次险些摔倒,可见疲惫到了极点,但他依然奔跑着,然后大声喊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