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与春雨一道来临的女子

简大家说道:“这是给娘娘的面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缺说道:“事涉书院,皇后也要喊我一声小师叔,我不用给她面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简大家静静看着他,问道:“你真想杀了李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想都没想,说道:“让她死是最好的选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简大家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解释道:“杀了李珲圆,再把李渔杀死,朝中的大臣们就算还有二心,他们能向谁效忠?他们就算再痛苦不甘,也必须服从娘娘的意思。这场战争在很多人看来,让朝廷和书院不方便对这些人下狠手,但如果换个角度去想,杀死李渔后,战争的压力和大义的名份,便会成为这些大臣们的压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完他的这番话,简大家叹息说道:“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和你小师叔很像,后来你学了他的浩然气,便以为你们俩更像,现在才想明白你们终究是两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我这辈子都没办法赶上小师叔,但在有些事情上我相信自已能比他做的更好,比如现在大唐面临的这些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简大家微涩一笑,说道:“所以他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平静说道:“我不怕死,但我要大唐和书院活下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简大家看着他,眼神里流露出怜惜的情绪,手抚胸口平静阵后说道:“但你有没有想过,亲王虽然与夏天关系不错,但她也姓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这个名字,宁缺想起了很多事情,比如将军府里化不开的稠血,说道:“在我的眼里他已经死了,只是需要一个正确的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简大家说道:“你的冷静会让人们觉得恐惧。”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不再讨论这件事情,问道:“我还是很想知道,皇后娘娘为什么反对我杀死李渔,她不应该是那种能被小情小意影响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真的不知道夏天在想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简大家望向窗外,此时天色已黑,一轮明月悬在城墙之上,她的脸上露出迷惘和的神情,问道:“夫子真的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站起身来,走到窗畔看着那轮明月,说道:“谁知道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稍作停顿,他继续说道:“除了他和昊天,还能有谁知道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年之后,宁缺便一直留在长安城里,不是因为来回书院不便,而是因为更重要的一些原因,以及准备等待西陵神殿使团的到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时渐入春,神殿使团终于抵达了长安城,在唐人们复杂的目光注视下,使团的车队驶过朱雀大街,进入礼宾馆。

daocaorenshuwu.com

前来谈判的使团人员构成有些复杂,主使是西陵神殿天谕院院长,两名副手分别是南晋的一位王爷还有燕国的丞相,说起来有些好笑但真的不好笑的是,南晋和燕国的皇位现在都还是空着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争暂时告一段落,两路大军依然在唐国南北,局势紧张难褪,所以双方的谈判随着使团的到来迅速开始,大唐朝廷里的博学之士和西陵神殿使团的成员,坐在长桌两侧,开始像意料中的那样挥舞唇枪与舌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谈判自然需要谈,据理力争却往往看的不是谁更占着道理,而是看谁更有力气,皇宫侧殿里双方的谈判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或者说最关键的谈判场所在长安城内的另一个地方,那里有一片碧波荡漾的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观主一战前,宁缺执刀行走于街巷中,斩掉桑桑留下的痕迹,雁鸣湖的宅院也自然不能避开,好在破坏并不是太严重,没有用多长时间便修好了,新年后的这段日子,他便一直住在这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雁鸣湖上的厚雪早就已经融化,冰层变成极薄的镜面,然后纷纷碎裂,被风吹至湖岸堆成雪酥卷,露出了清澈的湖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站在湖畔,伸手把尚未抽出青芽的寒柳枝拨开,看着水中那些隐约可见的细青茎,自然想起了那年夏天,他和桑桑划着船儿在湖上种荷花的画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湖上阴云渐至,没有春雷炸响,悄无声息间便有雨点淅淅沥沥落下,这是长安城今年落的第一场春雨,自然带了些料峭寒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走回宅院,拿了毛巾擦拭身上的雨水,便在此时听到了叩门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走到院门前,听着那边响起的叩门声,沉默片刻,把门打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雨水不停地落着,把他的衣裳全部打湿,也打湿了门外那个女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看着她,觉得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夏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没有穿青色的道衣,穿着血色的裁决神袍,黑色的发丝没有像那年一样因为湿漉而显得狼狈,因为她戴着华贵的神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她还是那样的美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的眼神很平静,看到她身后的那两个人,也依然平静。

daocaorenshuwu.com

剑阁柳亦青,还有现在是南晋礼部官员的谢承运。

daocaorenshuwu.com

柳亦青和谢承运对他行礼,也很平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亦青的眼睛是宁缺砍瞎的,谢承运和他相识于书院之中,只是随着时间流逝,很多事情在此时已经没有必要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