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生死之间有大物

世间每一次死亡都是久别重逢。

这句话有些晦涩,非常文艺,不像此时的春风,更像深春时长安会刮上几天的夹着沙粒黄土的春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想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想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甚至连一丝头绪都没有,于是愁城愈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得出长安是他现在最忧愁的事情,这座城便是他的愁城,他坐困愁城,所以每天都坐在高高的城墙发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环佩轻响,皇后娘娘来到此间,走到他身前,轻轻揉了揉他的头,怜惜说道:“还没有想明白那句话的意思?”

www.daocaorenshuwu.com

从书院辈份算,皇后应该要喊宁缺小师叔,但她毕竟比宁缺年龄大,从陛下那边看怎么都算是长辈,尤其是从去年秋天开始,她和宁缺从荒原南归长安,同甘共苦,彼此间早已足够信任亲近,所以她很自然地做出了这个动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轻轻摇头。

稻草人书屋

他没有想明白那句话,知道这句话的皇后娘娘还有书院后山的师兄师姐们,也没有人想明白酒徒转述的这句话究竟有何深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分析良久,发现如果仅从字面意义推论,在西陵教典里有过类似的阐述:人间所有生命的死亡并不是终结,而是回归到昊天神国的光辉里。问题在于,有资格说出这句话的人,只能是昊天本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看着他问道:“你依然认为不是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桑桑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说道:“为何你始终如此确定。” 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下方像细线般的街巷,寻找着老笔斋的位置,说道:“她是我的本命,如果她还活着,我不可能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走到城墙边,缓声说道:“很多人都死了,但问题却依然没有解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虽然没有关心朝野间的那些暗流,但清楚她这句话指的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现在没有人敢公开说,我这个魔宗圣女掌管大唐国祚,依然有很多人难以接受,至少在心理上非常抵触,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和西陵神殿签的和约,也依然还是唐人们心上的一根刺,李沛言的死只能缓解,却不能完全解决,因为所有唐人都知道,我才是皇宫里说话算话的那个人。” 稻草人书屋

“李家统治大唐千载,受万民供养千载,身为皇族子弟,本就应该先民而死,我是李家的媳妇,也愿意做些事情,你那日在殿上说的对,李珲圆死了,李渔便只剩下一个弟弟,相信她会明白应该怎样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看着自已生活了很多年的这座城市,微笑说着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每说一句,宁缺的心便会沉一分,不等她把话说完,说道:“娘娘请清醒一些,不要想那些没有道理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渐渐敛了笑容,目光穿过城墙外的云雾,望向远处若隐若现的皇宫,平静说道:“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和十三先生你讲道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盯着她扶在城墙上的双手,说道:“为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我很累,我现在真的很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娘娘细眉微蹙,说不出的柔弱可人,其实她的容颜并不如何美艳动人,但只是神情微变,便自有一番美丽,只有在这种时刻,大概才会让人想起来,她本就是传说中最会操控人心的魔宗圣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多年前,我只是大明湖畔一个很普通的少女,也不知道门中长辈为何看中我,选我为圣女,命我南下诱惑唐国太子,以待乱世到来。” daocaorenshuwu.com

她说道:“我当时以为他是个昏庸好色之人,自然心有不甘,而且我并不以为自已擅长诱惑男人,所以我决定用计杀死他。”

稻草人书屋

宁缺问道:“陛下就是那时候受的隐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说道:“不错,但当时没有直接杀死他,所以我以为自已失败了,却没有想到,他没有责怪我,还替我隐瞒了很多真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沉默不语,他虽然知道陛下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但依然无法理解,当年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到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真的喜欢上了我,于是我开始欲拒还迎,把在明宗里学到的那些本事,或者说我天生就会的那些本事,全部用在了他的身上,直到他再也离不开我,甚至决定迎我进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微笑说道:“当时我以为自已赢了,结果没有想到,最终是我输了,因为我在他的身上放了太多心思,所以不知不觉间,原来我也喜欢上了他,就像他无法离开我一样,我也没有办法离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陛下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两个男人之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帮他处理过一段时间的国事,传闻中是因为惹了些议论,他才不让我继续处理,只有我知道,那是因为他担心我操劳过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有能力处理国务,但我真的不喜欢,我就喜欢和他在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耍些小脾气,做些吃食,仅此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离开了,因为很多年前我在他身上种下的伤,所以我必须撑着,一直平静着,从荒原回到长安,直到把他的身后事处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