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能当祭品的废物都不是废物

“为什么说你是废物?”

隆庆不知道陈皮皮是为了挡住宁缺视线随意问出的这句话,说道:“当年我被世人视作西陵神子,看似备受器重,事实上我一直很清楚,在西陵神殿里的老人们眼中,昊天道门的将来始终在你的身上。和你比起来,我什么都算不上,而我相信在你的眼里,从来都没有过我的存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句话很真实,在西陵神殿裁决司的那些下属执事和神官的眼中,在世间普通信徒的眼中,隆庆必然是最光彩夺目的那个人,无数座道观里有那么多昊天信徒,相信没有几个人听说过陈皮皮的名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在真正了解道门的秘辛的那些修行者上层人物眼中,有资格代表道门将来的只能是陈皮皮,因为他来自知守观,继承了观主的道法或是血脉,自幼便被认为是千年难遇的天才,他用来做比较的对象,只可能书院或悬空寺的嫡系传人,随着他被夫子收为弟子,便是连这一点也不再需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陈皮皮这样抱着昊天恩宠降生的人相比,隆庆再如何天才也显得太过普通,隆庆的家世血脉再如何尊贵也显得低贱。 www.daocaorenshuwu.com

数年前,隆庆进长安意图考入书院二层楼,宁缺曾经问过陈皮皮关于他的事情。当时隆庆在世间盛名极盛,陈皮皮却没有丝毫关心,二人之间相差的太远,他的眼里确实很难有此人的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是叶红鱼,我没觉得有必要关注你。”陈皮皮看着隆庆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隆庆说道:“你是道门绝世天才,我只是红尘里一个皇子,你自然没有必要关注我,而且你确实是修行界最年轻晋入知命境的那个人,然而令我感到有些不解或者是可笑的,从那之后你便停滞不前,不要说叶红鱼已经远远超过你,单论境界你现在甚至连我都不如。拥有不可思议的血脉和遭遇,拥有道门公认的天赋,结果最终却变成如此一个庸人,岂能用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这八个字来解释?这只能证明你的心性有问题,拥有再多天赋的废物,终究还是个废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陈皮皮笑了笑,没有说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隆庆有些苍白的脸颊上生出两抹红晕,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很不理解,连我都能看出你的心性有问题,为什么当年那些道门前辈们看不出来?为什么观主看不出来?为什么夫子看不出来?为什么你现在已经变成了真的废物,却还有资格被如此郑重其事地关在幽阁里?为什么像你这样无能的人,居然还有资格成为光明祭的祭品,成为昊天想要的牺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陈皮皮有些好笑说道:“光明祭的祭品要被烧死,我可不认为这是什么荣耀,如果你觉得我没这种资格,麻烦你赶紧找掌教去说说。”

稻草人书屋

隆庆忽然醒悟到先前的情绪有些失控,看着此人可亲的眉眼,不知为何便说出了内心真实的感受,神情不由微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算我是废物好了,但我也不想听太多废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看着他摊手说道:“你进幽阁想必也费了很大功夫,难道就是想发泄一下怨恨和嫉妒?我不记得小时候有遇见过你,如果你有什么童年心理阴影,我可不能负责,你看那女人就从来没有对我负责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隆庆这时候已经冷静下来,看着他说道:“我承认对你确实有些嫉妒,因为你的修行生涯太过顺利,像我这样的人要为之付出很多努力甚至要禁受很多折磨,才能走到现在的境界,而你只是投了个好胎,遇见了一个好老师,便轻轻松松同样走到这里,我没有办法不嫉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陈皮皮安慰说道:“想开一些,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隆庆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挑眉,继续说道:“除了嫉妒其实更多的是愤怒,我愤怒于老师居然有你这样不孝的后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此时才想起他是父亲的弟子,沉默片刻后说道:“在长安城我为书院尽心,出城我为父亲尽孝,我没有亏欠过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隆庆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老师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便是连普通人都不如,需要有人照顾,如果你不能尽孝,那么希望你能帮助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不解说道:“你要我怎么帮助你?” daocaorenshuwu.com

隆庆说道:“我回过知守观,但进不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陈皮皮无奈说道:“这个世界有时候还是要讲道理的,总不能你骂了我这么多声废物,我就真成了废物,然后白痴到相信你说的话。” daocaorenshuwu.com

隆庆说道:“老师现在需要人照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说道:“他是知守观观主,受人间无数国度奉养,哪里还需要人照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隆庆说道:“你知道我说的照顾是什么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的眼帘微垂,说道:“昊天不语,道门没有人敢对知守观不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隆庆发现陈皮皮果然极为聪慧,虽然少经世事,却很清楚自己要说的是什么,仿佛能够看到自己内心的最深处,不由有些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