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明志

木柚看着君陌的头,右手紧紧攥着衣裳,用力地咬了咬嘴唇才清醒过来,颤声说道:“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你真的要修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陌在井畔刚洗完头,清澈的井水在头顶淌落,打湿了衣裳。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他没有转声,说道:“读读佛经亦无妨。” daocaorenshuwu.com

木柚颤声说道:“你如此尊重师兄,可便是师兄要你多读佛经,你也不予理会,那只不过是两个不懂修行的孩子,你却要听他们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陌看着井旁地上水里的那些发渣,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此生最厌佛宗,然而如今想来,或者因此错过了些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柚伤心说道:“就因为你要从佛法里找到回复的方法,所以你就要出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陌转身望向她,看着她脸上的泪水,微怔说道:“我何时说过要出家为僧?我厌恶佛宗便是因为那些秃驴不事生产,不奉父母,怎会出家?我说的修佛只是读读佛经,想看看能不能助我静心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柚听他解释,更觉伤心,流泪说道:“你把头发都剃了,还来骗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陌有些笨拙地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头发灰白有些难看,而且现在你每天清晨打理有些麻烦,所以剃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柚怔住,不可置信问道:“就因为这个原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君陌点了点头,走到她身前说道:“多看两天便习惯,你不要难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剃了也好,说不定以后新长出来的头发便能变回黑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木柚破涕为笑,下意识伸手去摸君陌的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陌极重礼数,平时里根本不会让师弟师妹们接触自己的身体,更不要说让他们摸自己的头,他此时他却没有避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是很明显,他忍的有些辛苦,神情很僵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柚轻轻摸着他光溜溜的头顶,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看着他认真说道:“我知道你厌恶佛宗,但今后可不能随便骂僧人是秃驴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君陌蹙眉说道:“修佛不代表要敬佛,就算佛祖复生,我依然要骂他几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柚笑着说道:“即便要骂,你现在也不能再骂那两个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阁迎来了一位客人,那客人一身青衫,腰佩长剑,看眉眼里的沧桑意,已至中年,但气度不凡,自有一分潇洒意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是一名知命境强者,理所应当受到礼遇,但剑阁弟子们见过的知命境不少,之所以对他如此礼遇,不是因为佩服他,是因为剑圣大人的吩咐以及此人的背景,最关键的是此人很容易让人觉得佩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阁弟子佩服他,是佩服他的胆量和勇气,明明数年前双眼被剑圣大人重伤,而且如今唐国已成举世之敌,他还敢来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程子清看着那名青衫男子,缓声说道:“朝先生请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衫男子正是春风亭老朝,朝小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剑阁建在如剑般的山崖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崖后的山体中空,里面隐着幽潭,只有最上方的洞口能够洒落天光,潭畔修了座草屋,剑圣柳白便住在这间草屋之中。 稻草人书屋

朝小树走进崖洞时,柳白不在草屋里,而是在潭畔钓鱼,寒冷的潭水里隐约能够看到游鱼的身影,钓线下方却看不到鱼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小树走到柳白身后,施礼相见。

www.daocaorenshuwu.com

柳白没有回头,说道:“听闻大先生钓鱼时,从来不用鱼钩,所以我也想跟着他学学,只是钓了这么多天始终没有鱼上来,你却来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朝小树说道:“剑圣何须向旁人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柳白把竹竿放到一旁,摇头说道:“任何人都应该向旁人学习,便是夫子当年也曾经问道于老农,更何我们这些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小树说道:“此言有理,所以我今日前来向剑圣大人请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白冷漠说道:“数年前,你才在长安皇宫观湖知命,其后路经南晋,邀我出剑,我看在唐帝的面子上,赐了你一剑,于是你瞎了数月。就算如今你又有进益,又如何能是我的对手?若当年你直接入了书院二层楼,或者还有希望,现如今这请教二字何其狂妄愚蠢,实在不像你会说得出来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您在剑道之上有若大河,我只是山野间的溪流,如何能较以宏伟?只是流水终向低处去,其间的道理还是相通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朝小树微笑说道:“我很明白自己确实没有资格向您发起挑战,只是我将要去做一件事情,可能会失去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想在那之前弥补掉人生的缺憾,然而回首望去,我有朋友有兄弟,有妻有子有女,家父虽已年老,每顿还能吃两碗米饭,在长安街头还有力气痛斥观主,我没有碌碌无为,做出了一些事业,虽然那些事业不大,却是我愿意做的。错过了一些机缘,但我不觉得后悔。我不曾缺少勇气,面对强大的敌人也敢于拔剑。我也从来没有失去过冷静,确认数十年来的人生过的很有价值,真的没有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