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大戏里的男人

本极红艳的唇,此时有些白,她显得有些疲惫,然而却没有人认为她虚弱,就像她的剑静静搁在身旁,却已经说了千言万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前那场转瞬即逝的战斗,带给人们太多震撼,人们看着血色的裁决神辇,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桃山前坪一片安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的剑道与人们以为的道门瑰丽神圣剑意截然不同,是那样的冷厉肃杀,最令人震撼的是,她在这场战斗里所展现出来的风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瘦高老人在南海诸神官里仅次于赵南海,展现出来的西陵神术亦是深厚精妙,即便不如当年的卫光明,却肯定要在叶红鱼之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手中的道剑刺进中年男子心脏之前,瘦高老人便已出指。其时她若不理,或刺伤中年男子便轻身而回,断不至于让自己被瘦高老人逼入绝境,换作任何人在那种危险时刻,大概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却是理都未理,暴杀身前的中年男子,用身体硬扛了瘦高老人的一指,最后竟是用谁都想不到的诡异方法,把瘦高老人的手指切断!

daocaorenshuwu.com

这种选择里所展现出来的强悍意志及绝对自信,令观战的诸人心生寒意,堂堂裁决神座竟然用这等行险的方法搏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此时,人们才想起来,她在成为墨玉神座上的主宰前,本就是以善战闻名的道痴,是那个万法皆通,杀人无数的道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场战斗的结局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人们清楚道痴叶红鱼的修道天赋,知道她的强大,但修行这种事情总是要依靠岁月的洗礼,她毕竟太年轻。所以在她成为裁决大神官后,修行界里一直都有怀疑,认为前任裁决大神官如果不是在卫光明逃离幽阁一役中受伤,断不至于被如此年轻的她杀死,从而把墨玉神座交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因为这个缘故,南海神官里排第四的中年男子展露宗师风范后,在桃山前坪观战的人们便不再看好她。她凝千剑为樊笼破辇而出,人们的看法有了些改变,而当瘦高老人伸出那指时,人们还是认为她会失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没有败,即便是南海一脉两名强者联手,她依然胜的干净利落,在战斗里展现出了当代裁决的强大和肃杀意,相信今日这一战后,世间再没有人敢质疑她坐上墨玉神座的资格,再没有人敢对裁决不敬。

daocaorenshuwu.com

南海少女小渔看着裁决神辇,脸色有些苍白,心惊难安。先前她注意到叶红鱼掠回神辇时望过来的那一眼、那毫无情绪的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看的是她的父亲,不是她,因为她的眼里根本没有骄傲的南海少女。如果是片刻之前,南海少女会觉得这是轻蔑,这是羞辱,她绝对会因此而愤怒,然而现在她却不得不承认这是实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也是修道的天才,十七便能知命,放在修行史上也极罕见,只是生活在偏僻荒芜的南海上,在修行界里毫无名声,每每想着中原修行界的所谓三痴,她便有些轻蔑,又有些不平,觉得不过是些侥幸之辈罢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南海小镇登陆来到中原,她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击败修行界名声最盛的三痴,告诉所有人,只有她和表哥才是真正的修道天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路过莫干山时,她想去墨池苑会一会传说中的书痴,来到桃山之后她向叶红鱼发起挑战,也是这个原因。

稻草人书屋

然而对方根本没有和她动手,叶红鱼就在她的眼前杀了她的四师叔,然后把连她都觉得敬畏的师伯的手指斩了一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痴如此厉害,书痴又能弱到哪里去?南海少女脸色微白看着神辇,心想中原修行界果真是个可怕的地方,谁也不是侥幸得享大名。 稻草人书屋

裁决之剑的威严必杀,出乎了桃山前坪所有人的意料,只有两个人早就猜到了这场战斗的结局,因为他们和叶红鱼很熟。

daocaorenshuwu.com

说来很有意思,叶红鱼是西陵神殿的裁决大神官,此时场间真正熟悉她、把她懂到骨子里的,却是两个书院门徒。

daocaorenshuwu.com

陈皮皮在战前就感慨过,南海诸人居然敢撩拨那个疯女人,纯粹是在找死。而藏身在人群里的宁缺,也是一直微笑不语。

稻草人书屋

陈皮皮只是知道叶红鱼很狠很疯很强大,宁缺更是知道她强大在何处,正如当年叶红鱼说的那样,讲究境界修为和风度的修行界里,只有他和她才是真正懂得战斗的人,他们彼此间曾经舍生忘死过数次,她知道他的无耻与狠辣,他也知道她身体里埋着冷酷的金线,他们是真正的同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观看着这场战斗的除了人,还有一柄剑。那柄剑一直静静悬浮在祭坛之前的空中,这把剑属于柳白,是人间最强的剑,但既然柳白没有亲至桃山,在众人眼中这把剑便是死物,自不会持续留意,在激烈的战斗中,人们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把剑的存在,所以没有人看到,当叶红鱼飘掠出神辇,让中年男子进入自己身前一尺然后刺出那一剑时,这把剑在秋风里微微点头,意甚赞许。因为那一剑是绝杀的大河剑意,因为身前一尺是南晋剑阁的秘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