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你想战,那便战(下)

桃山前坪上的人们听着这段对话,发现明明很简单,却有些听不懂。唐小棠最后说道你想先战那便战,勒布何时邀的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在荒原上生活过,不了解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思维习惯,也不习惯数千年来荒原的历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荒原之所以被称为荒原,那是因为大陆北方那片疆域辽阔的草原,曾经属于荒人,在千年之前,荒人帝国是人间最强大的帝国,如今统治荒原的草原蛮人都是荒人驱使的奴隶,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荒人被唐人击败之后,被迫北迁,曾经的蛮人奴隶们和极西处迁回的族人联手建立了三大王庭,终于翻身当了主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有那段血腥历史的残酷回忆,蛮人对荒人的态度可想而知,荒人对于这些胆敢继承帝国疆土的蛮人奴隶也没有任何好感,可以说是世仇,只是荒人北迁极寒雪域,双方间接触极少,仇恨渐渐被人遗忘。 稻草人书屋

随着永夜将至,荒人南迁故土,与东荒上的左帐王庭暴发连场血战,两个部族间相隔千年的仇恨终于再次苏醒,双方之间的仇怨再也无法解开,勒布大将和唐小棠关于草原荒原称呼的谈话,实际上便是表明彼此的立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荒人,我是蛮人,那么这一场战斗便不可避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祭坛四周强者众多,却没有人对你出手,不是因为他们不想以大欺小,谁都知道书院辈份高,你虽是二代弟子,也不是他们的晚辈,而是因为他们不敢对你出手,因为他们畏惧你的书院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勒布看着唐小棠说道:“我金帐王庭与唐国及书院之间的仇怨,就像与你们荒人之间的仇怨一样,早已无法解开,我不在乎你的书院身份,我很欣赏你先前的歌声以及你的战斗,所以我一定会杀死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小棠此时从陈皮皮处知道,此人是金帐王庭的第一武道高手,但她清稚的容颜上看不到丝毫惧意,只是平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没有像勒布那样,在战斗之前还说了这样长的两段话,她握着铁棍向勒布冲了过去,皮靴落在地面,踩碎一地桃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铁棍呼啸而落,直击勒布的面门,简洁而直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勒布锃的一声,抽出腰畔的弯刀迎了上去,同样简洁而直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样是生活在荒原上的人,战斗的方式也很相似,没有任何花俏,也没有任何阴谋,就是看谁的力量更大,谁的修为更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刀棍相遇,绽出一声如雷般的轰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祭坛近处修为较低的神官执事,被这道轰鸣声震的脸色苍白,前坪上那些普通的信徒,更是被震的双耳剧痛,捂着耳朵便坐了下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勒布眼瞳骤缩,因为他手里的刀断了!他那把锋利如雪的弯刀,竟没能斩断唐小棠手里那根粗陋的铁棍,反而被震的寸寸断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根难看的铁棍,究竟是什么兵器?先前能够捅穿桃山的清光大阵,这时候又如此轻而易举把自己的百炼精刀砸成碎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桃山前坪上的人们,望向唐小棠手中铁棍时的眼神,也变得有些不同,他们哪里知道,这根看上去很难看的铁棍,乃是魔宗的圣物,它的形体本应是一把巨大的血色弯刀,在长安一战里,观主结七道天启架彩虹于天地之间意图遁走,余帘跳上青天,便是用这把血色巨刀斩断了彩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血色巨刀斩断了彩虹,也被彩虹里蕴藏着的昊天威能烧蚀成了现在这副丑陋的模样,本质却没有变化,不要看唐小棠在绝壁石阶上拿着它当撬棍用,但毕竟曾经连彩虹都能斩断,人间还有什么兵器能挡得住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刀棍相遇一刹便分出了胜负,但人还没有分出胜负,勒布脸色骤变,厉啸一声,以草原祭祀为源的原力,自身躯里源源不断涌出,右手握拳,如一座小山般,狠狠砸向已经砍到他眼前的那根铁棍!

www.daocaorenshuwu.com

拳棍相遇,又是一声巨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祭坛四周那些修为较低的神官执事,痛苦地纷纷捂住了耳朵,有些人甚至哇的一声吐出血来,竟是被震成了内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勒布乃是金帐王庭第一武道高手,单以力量修为论,当今世间难觅敌手。他曾经在北疆上与唐国大将军徐迟交战,竟能平分秋色,除非夏侯复生,唐亲至,很难找到人镇伏他,唐小棠自然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山般的拳头砸在了铁棍上,魔宗圣物自然不容易被摧毁,没有任何变形,但那道磅礴的力量,便全部从铁棍传到了唐小棠的身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被震退而回,唇角淌出鲜艳的血水,握着铁棍的手微微颤抖,但她紧紧抿着双唇,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相伴多年的佩刀被毁,勒布被激起了凶性,一拳震退唐小棠,毫不停顿,厉喝声中,握拳便向前冲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只走了两步,便被迫停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唐小棠又到了,她竟是没有作任何调息,连唇角的鲜血都没有擦,握着手里的铁棍,带出道道残影,再次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