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君陌一步,南来一箭

案板上摆着四根猪蹄,猪蹄已经去了毛、过了水,白生生的看上去就像是刚从塘泥里拔出来的嫩藕。一把厚实的油刀在案板上滑过,土黄色的草纸像莲叶般展开,四根猪蹄落在纸中,然后卷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屠夫把包好的猪蹄递给等着的少年,没有说话。李光地从怀里掏出铜钱,放在肉铺外的桌子上,便转身向铺外走去。 稻草人书屋

忽然间,屠夫感觉到了些什么,抬头望去,目光穿过被烟薰黑的墙,望向南方西陵神国的方向,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肉铺后面吊在铁钩上的半片大白猪忽然动了起来,屠夫手里的杀猪刀也颤抖起来,明明没有风,却有呼啸的风声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屠夫握着刀,看着西陵神国的方向,明白了一些事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于是他用最快的速度提起厚实油腻的刀,两手握住,把自己的脸护的严严实实,无论风还是什么都不可能渗进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吊在铁钩上的半片大白猪还在轻轻晃动,猪腹腔里的血水被晃了出来,向地面滴落,发出啪啪的声音,就像是一口座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缓慢地流逝,什么都没有发生,屠夫蹲在墙角,佝偻着身子,双手举着厚实的铁刀遮着脸,像极了躲在壳里的乌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肉铺外,李光地和张念祖向书画铺走去,如果凑的近些,便能听到其中一人正在喃喃念着什么,像是在背什么东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张念祖有些紧张问道:“有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要说话。”李光地脸上的神情很紧张,盯着他说道:“也不要想着拿纸和笔记,用脑子记住便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张念祖紧紧地闭上了嘴,再也不说这个问题。李光地在心里默默回忆先前看到的那幕画面,隐约猜到屠夫的弱点应该便是在脸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黄草纸包住的四根猪蹄,被两个少年提在手中,不停摆荡,看上去其实和那些被屠夫斩断的人类胳膊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千里之外的桃山前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缺的铁箭已经没有瞄准宋燕交界处的那座小镇,而是指向了西北方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座小镇里有酒徒和屠夫,这两个人是书院最忌惮的对手,也是长安城最大的威胁,他确实很想试试能不能杀死对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这两个人毕竟是经历过永夜的大修行者,能够成功躲避昊天数万年时间,可以想见境界何其高深,隐匿的手段何其强大。 www.daocaorenshuwu.com

知命境的修行者,对于命途前方可能出现的转折,都会产生某种近乎直觉的感应,更何况是像酒徒和屠夫这样层次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宁缺举起铁弓瞄准小镇时,酒徒和屠夫第一时间便感知到了,并且做出了自己的应对,酒徒准备走,屠夫举起了自己的屠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观主变成废人之后,酒徒便是这个世界上最快的人,他便大师兄还要快,他有无距境界,亦有无量手段,除非被人困住,很难被杀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屠夫则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无论力量还是身体的强度,除了悬空寺讲经首座,没有人能够与他相提并论,余帘都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徒已经准备好了离开,屠夫举起了屠刀,宁缺的元十三箭,便无法做到必杀,既然不能必杀,那便不能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是因为他现在的铁箭数量太少,太珍贵——对书院来说,如果能收割酒徒屠夫二人的性命,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稻草人书屋

宁缺不射的原因很简单,既然不能射死,便不要射,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却要冒极大风险的事情,他向来很少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谓风险,自然是射不死对方,却激怒对方。 www.daocaorenshuwu.com

对此他难免会觉得有些遗憾,却也不是太甚,因为书院想尝试,却从来没有失去过冷静,有愿望但不是野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书院对酒徒和屠夫早有安排。

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手中的铁箭,此时瞄准了西北方向,那里应该是清河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铁箭缓移之时,桃山前坪的气氛变得愈发紧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到此时,依然没有人知道他要射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缺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在他的感知里,清河郡那处,只是人间这片沧海里极不起眼的区域,里面没有任何明亮的光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间,他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光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他松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君陌和木柚站在富春江畔,看着江对面的那些华美庭园,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他问道:“看明白了吗?”

稻草人书屋

木柚从绣布里抽出那根绣花针,说道:“有些麻烦,但不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陌说道:“那便走吧。”

daocaorenshuwu.com

木柚听着江对面传来的颂祭声,细眉微蹙,说道:“小师弟的计划里,没有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陌说道:“他低估了诸阀,王景略做不到这件事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书院原本的计划中,宁缺赴西陵,大师兄去小镇,在青峡前受伤极重的二师兄,应该坐镇长安,确保后方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