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修楼,看秋风

秋雨如昨、如前,静静落着,山下忽然传来急促的蹄声,有骑兵破雨而至,高声喊着什么,准备离开的大师兄,看了酒徒一眼。 稻草人书屋

那骑兵浑身湿漉,神俊的战马满身湿泥,原本庄严华美的黑金盔甲,早已看不出当初的模样,显得狼狈至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西陵神殿的骑兵,看来应该是有非常紧要的事情,酒徒微微挑眉,对他来说这是少见的反应,因为世间已经没有多少事能够让他动容了——在漫天秋雨里,想要找到他和李慢慢,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此时来到山下的是一骑,西陵神殿只怕动用了无数万人在世间寻找,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啪的一声,那名神殿骑兵跪倒在满地雨水里,以额触地不敢起,用颤抖的声音传达神殿想要让酒徒知晓的那个消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缺在长安城开始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着骑兵的话,酒徒的双眉挑的越来越高,大师兄的双眉则是敛的越来越平,彼此有彼此不同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西陵神殿不知道宁缺杀的人是谁,杀了多少人,只知道他开始杀人,而且根据唐国境内传来的情报,各州郡似乎都开始准备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知道的,先前……我真的准备离开……去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师兄转身望向酒徒,敛平的双眉里隐藏着深深的负疚与自责,说道:“但现在看来,小师弟还是要比我勇敢的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决心与勇敢无关,只是习惯,他习惯了杀人,也习惯了用别人的性命去拼,就像先前说过的那样,他是擅于拼命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徒面无表情说道:“但先前我还说过,我对人间无所爱憎,所以宁缺的方法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师兄指着跪在雨地里那名神殿骑兵说道:“但对道门是有用的,不然他们不会如此焦虑地寻找你,你或者应该听听他们的想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听到这句话,那名骑兵把头垂的更低,声音也更加颤抖,就像雨水里那些孱弱的黄叶,随时可能中断,显得那样可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请您……再等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徒微讽说道:“不管宁缺昨日在长安城杀了多少人,不管他以后还会杀多少人,难道我会在乎那些普通人的生死?等待有什么意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师兄说道:“杀死所有的唐人并不是你想要的结局,你也在等待着被人说服,小师弟做的事情,只是给你一个理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徒说道:“这种理由未免太幼稚了些,难道你杀我来我杀你,最终彼此便不再相杀?难道他就真的不害怕人间大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师兄说道:“昊天要统治的世界,不是一个冰冷无人烟的世界,那样她也会灭亡,所以她更不想看到人间毁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酒徒眼神陡然锋利,喝道:“难道他真敢灭世?不要说昊天,就算是夫子也会直接把他灭了!真是荒唐至极!”

daocaorenshuwu.com

大师兄说道:“小师弟做下的决定,从来没有人能改变,无论我还是君陌都不可能说服他,昊天对他也没有影响力,至于唯一大概能管他的老师……现在暂时还回不来,那么他若真的想要灭世,谁能阻止?”

www.daocaorenshuwu.com

便在此时,远处传来密集的马蹄声,那声音竟是连天地间的落雨声也压了过去,数百神殿骑兵从临康城,从别的地方向秋山疾驰而来。

daocaorenshuwu.com

大师兄看着这幕画面,看着那些神情焦虑的骑兵,说道:“观主很清楚宁缺的决定,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说服你。” 稻草人书屋

……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深秋的某一天,大唐滁州太守辞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一天,长安城里杀死了五百三十一人,随后的数日内,唐国诸州郡暗中集体处决了一批囚犯,人数在两千以上,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是囚犯但不是死囚,他们被处死只因为一个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徒挥袖杀太守,令大唐震怒不安而且恐惧,宁缺杀了这数千人,便是要令道门震怒不安而且恐惧,这是对等的报复,是另一种形式的殉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收到消息的西陵神殿,果然如宁缺所推算的那样,陷入疯狂的愤怒和冰冷的恐惧之中,而当神殿得知前次战争留在唐国境内的数万名战俘,如今也面临着被秘密处死的境遇,这两种情绪顿时到了顶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幸运的是,西陵神殿只用了一天时间,便在临康城外的秋山上找到了酒徒,并且在书院大先生的帮助下,劝说酒徒暂时等待。

稻草人书屋

哪怕只等一天,也算是给了道门面子,寒雨不绝,神殿动用数千南晋民夫,只用了半日时间,便在临康城外的山上修了座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楼外有风,秋风,秋风行于人间,有时西行,有时向东,谁也不知道东风和西风谁能压倒谁,谁也不知道局势会怎样发展下去。

daocaorenshuwu.com

站在楼里看秋风,酒徒等的是消息,宁缺究竟杀了多少人的消息,以及道门怎样说服他,但实际上看的是自己内心的风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