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和这个世界谈话的方式(中)

禇由贤看着湖面的千艘巨舸,看着这支在大唐水师覆灭后已无敌手的舟师,脸色苍白。听着动静,陈七走出船舱,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没有想到,柳亦青杀死南晋小皇帝,剑阁远迁之后,南晋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重新稳定。对这场战争,大唐已经做了极为充分的准备,眼下看来,西陵神殿的反应速度也不稍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晋水师里响起极为雄壮的军号声,船队渐散,湖水拍打着坚实的船舷,发出巨大的声响。一艘巨船,缓缓驶至禇由贤和陈七前方数百丈外,惊起无数雪般的浪花,惊走数百只水鸟。 daocaorenshuwu.com

数百名骑兵牵着骏马站在甲板上,黑压压一片,气势威严,这些骑兵身着黑甲,甲上绘着金线符文,正是西陵神殿野战能力最强大的护教骑兵。 稻草人书屋

禇由贤很好奇那些战马为什么会不惧风浪,陈七的注意力则是完全落在那些神殿骑兵中间的某个人身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隔着数百丈远,他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个人的面容,不是他的目力有这般敏锐,而是因为对方想让他看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是个身着青衣的小厮,稚嫩的眉眼间写满了无法质疑的娇傲,天真的神情里满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残忍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稚嫩却娇傲,天真而残忍,似乎很不和谐,其实非常和谐,因为稚嫩的本就容易娇傲,天真的才会残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名青衣小厮站在湖水秋雨天地之间,就是这样和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七没有见过此人,但看着对方的形容,感知着这种感觉,便猜到了对方是谁——横木立人,昊天留给人间最丰厚的那件礼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很好奇,宁缺让你们去西陵神殿,究竟想说些什么,你们可不可以提前告诉我?”横木立人看着陈七和禇由贤,很认真的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禇由贤有些紧张,面对这位西陵神殿最年轻的知命巅峰强者,他觉得自己的生命随时会消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七却是神情不变,摇了摇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横木立人微微皱眉,有些不悦,巨船四周的湖水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情绪,畏惧地轻轻摆荡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湖水摆荡的极温柔,不远处的一畦秋苇,却在瞬间碎成无数齑粉,被湖风吹成暴雪,然后被雨水冲入湖水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禇由贤觉得嗓子很干,快要冒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陈七依然神情不变,背在身后的双手却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他知道横木立人很强,却没有想到强到这种程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离开长安城的宁缺,能够战胜他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横木立人忽然笑了起来,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或者可以用莞尔这个词来形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看着对面船上的禇由贤和陈七,微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你们,所以你们不用这么害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明是在微笑,甚至有些可爱,却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轻蔑感觉,如天空里的眼俯瞰着地上的蝼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七不喜欢这种感觉,说道:“人总是都会死的。” daocaorenshuwu.com

横木立人摇头,说道:“我只是暂时居住在这里,事情做完之后,便会回到神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隔着数百丈,陈七要极用力,才能把声音传到对面那艘大船上,他的轻言细语,却像是雷鸣一般在湖上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湖风拂面,禇由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是被这位年轻绝世强者的雷声所震,而是被嗝应了。 稻草人书屋

陈七忽然说道:“我忽然想起了十三先生说的一句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听到宁缺的名字,横木立人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身体微微前倾,肃然说道:“他要对我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七复述了那句话:“你们会死的。”

稻草人书屋

不是你,而是你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怕是横木立人,也没有资格让宁缺专门说些什么,他这句话的对象,包括横木,包括隆庆,包括何明池,也包括清河郡诸阀的家主们和那片草原上的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横木立人微微皱眉,说道:“人都会死,我不会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陈七说道:“他说你们会死,你们就一定会死。哪怕你最后逃到神国去,也会死,因为他会追到神国去杀死你。”

daocaorenshuwu.com

应该死的人,一定会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怕你们去神国获得了永生,哪怕你们去冥界变成了幽魂,我依然会杀死你们,或者不止一遍——宁缺想和这个世界谈的事情很多,陈七说的这句话,便是其中的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完这句话,横木立人嘲弄地笑了起来,说道:“他现在连长安城都不敢出,还谈什么神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登岸后,禇由贤余悸未消,一个劲地埋怨陈七,不该把宁缺那句话说出来,万一真的激怒了横木,他们肯定会比那片化雪的苇花下场更惨。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在西陵神殿的地位如此尊贵,当着数万南晋水师的面说了不杀我们,自然便不会杀我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七说道:“最重要的是,西陵神殿想知道十三先生让我们带的话,那么在知道之前,我们便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