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墙角那株花树

已经被道门警惕,但叶红鱼毕竟还是裁决大神官,她帮着莫山山隐居在桃山深处,莫山山则用这些天来研习如何破除绝壁里的阵法。

稻草人书屋

在这个过程里,两个人都有极大的收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莫山山对块垒大阵的掌握愈发纯熟可怕,叶红鱼则是观其布阵,触类旁通,又得新的道法,今夜在裁决神殿里,面对掌教熊初墨的天启,她敛息为石,硬生生借势为速,其实便是对块垒阵意极高明的化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还是不够,莫山山没有办法破解桃山前坪的清光大阵,叶红鱼只能把后路选择在桃山后麓,那是最后的逃亡路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此之外,为了今夜她们准备了很多方案,只是观主的决断太过冷静可怕,以至于那些更好的方案,竟是完全无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十余日前,莫山山便打通了这条路,昨夜收到裁决神殿异动的消息,她和叶红鱼的部属便开始布置,开始等待,然后成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修行界曾经有所谓三痴的说法,道痴、书痴与花痴,那是境界与天赋最高,也最为美貌的女修行者,如今花痴陆晨迦在月轮清修,早已不问世事,叶红鱼成为裁决大神官,莫山山成为大河国女王,都是最了不起的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都没有想到,在修行生涯里似乎并没有太多接触,更没有什么亲密感情的这两位女子,居然会瞒着全世界携起手来,而且默契到了如此程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寄出那封信等于是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对方,她是冷酷的裁决,连书院都不相信,却愿意相信莫山山,而莫山山做为一代女王,接到那封信后更是想都不想,便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冒着巨险远赴西陵神殿。

daocaorenshuwu.com

她们之间的这种信任究竟来自何处?日后,当这段传奇故事,被新教刻意传遍整个人间后,这个问题时常会被人思考,然后不得其解。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问题的答案大概只有宁缺知道,因为很多年,那道铁索下的吊篮里有他,魔宗山门的白骨山前也有他,他见过她们以死相争,也见过她们生死与共,见过她们青春相伴,见过她们……像普通的少女那样聊过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深渊底雾瘴深沉,一行人虽然都吃了裁决司专门配制的解毒药丸,还是觉得有些昏沉,尤其是那些看似神骏的马匹,更是疲惫,所以车队前行的速度很缓慢,令众人觉得安慰的是,想来神殿派来确认的人也会到的很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了很长时间,终于有光线穿越雾气,落到幽暗的林里,却不知是清晨还是烈日当空,队伍里有莫山山这名境界高妙的神符师,还有裁决神殿那些最擅长逃亡杀人的黑衣执事,本没有道路的深渊,竟生生被走出了一条道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桑桑和宁缺之后,这片深渊终于迎来了第二批征服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车轮在腐败的树叶上碾压,地面太过松软,不时起伏,坐在车厢里,就像是坐在船上一般,有人会觉得舒服,有些人则会有些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醒了过来,莫山山松了口气,将清水递到她唇边,喂她喝了两口,轻声问道:“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吃些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些晕。”叶红鱼蹙眉说道。

稻草人书屋

可能是饿了,也可能是流血过多,也可能是晕船,但她却觉得不是这些原因,因为除了眩晕,她还觉得胸腹间有些难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种难受来自道心,也来自真实的心脏,她的道心忽然变得有些不稳,她的心脏忽然加速跳动,血管里的血如潮水般起伏不定。 稻草人书屋

一时心血来潮,必有事情发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掀起车窗的窗帘,向远方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里满是雾瘴,阳光变得很柔和,落在她雪白的脸庞上,很是美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然而柔和的阳光,却注定模糊远方的景物,就算睁着眼睛不眨,想要看的更远一些,也根本无法做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还是静静看着那处,她知道那里是东北方向,她不知道为什么是,但她知道是,因为宋国便在东北,叶苏在东北。

www.daocaorenshuwu.com

阳光变得越来越柔和,甚至有些柔软,仿佛不再依照直线行走,而变成了水般的事物,将画面都变得荡漾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红鱼看着柔软的阳光里那些变形的画面,很认真地分辩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好像看到了知守观,看到了山道,看到了背着木剑的单薄少年,看到了碧蓝的海,看到了他冷漠的脸,最后她看到了青峡,终于看到了他的笑容,他的身影渐渐远去,不再像从前那般挺直,却越来越高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身影最终消失在阳光里,再也找不到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就在这一刻,叶红鱼知道,兄长离开了这个世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闭上眼睛,不是昏睡,只是不想看,唇角再次溢出鲜血,不是因为内伤,而是因为心伤。她的脸色变得异常雪白,是因为柔软的阳光忽然变得清冷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过了会,她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平静,眼眸明亮至极,最深处没有星辰幻灭重生,只有一颗最明亮的星,悬在静寂的夜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