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箭,以及归来

渭城前,孤伶伶的一匹马,原野上,孤伶伶的一具尸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像那匹有些惘然的战马一般,渭城里的人们,还有唐营里的人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哪里来的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野间一片死寂,绝对的安静,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蹄声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一名草原骑兵,从城门处出发,向着南方的唐营缓缓驶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这名骑兵,都知道下一刻,这名骑兵便会死去。金帐王庭朵儿骑的统领,明显就是要让这名骑兵送死,从而确定那枝箭从何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嗡的一声轻响,晨光里又有晨风微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名骑兵身后的大氅随风飘起,没能化作一朵白云便自消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像他的生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又一枝普通的箭,深深地刺进他的眼窝,带出一蓬血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名骑兵被射杀的时候,出渭城才十余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蹄声再起,数骑草原骑兵从渭城城门里冲了出来。 daocaorenshuwu.com

骑兵手中的皮鞭不停挥舞,在战马的臀下留下一道又一道鲜血淋漓的印迹,呼喝声打破城门前的死寂,蛮横悍不畏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这样的速度,再优秀的战马也只能维持不长的一段时间,根本不足以支撑这数骑从渭城冲到南方的唐营,但很明显,他们并不在意。

稻草人书屋

这一次草原人再也不讲究什么节奏,也不在意用时间和加速来累积气势,从一开始便让座骑进入了最快的速度,他们只想冲出城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不能让那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箭,挫败朵儿骑的气势,不能让那道箭,直接打断全体朵儿骑的冲锋节奏,他们必须证明些什么。

稻草人书屋

哪怕出城门不远便会被射死,但至少说明那名神秘而强大的箭手,不可能做出更匪夷所思的事情,不可能拦阻所有的骑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很匪夷所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晨风微拂,白氅如云散开,其间有三声轻嗖,于是云朵骤敛,鲜血骤现,三名草原骑兵依然是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便从马背上跌堕到了地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们的眼窝里深深地插着枝箭,眼珠里的液体和鲜血混着,向着淌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三枝箭,依然是那种普通的、唐军最常使用的制式羽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令所有人感到震惊甚至畏惧的是,这三名朵儿骑被射杀的时候,比第二骑离城门更近,更准确地说是,当他们刚刚冲出城门的时候,便被那箭射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箭……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依然没有人能够看到箭自何处来。

稻草人书屋

因为那箭实在太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枝普通的羽箭,怎么可能射出这么远?射的如此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快与远都依赖于弓,依赖于箭手的力量,那么准度呢?

daocaorenshuwu.com

朵儿骑全身覆甲,只有眼睛露在外面,而且在高速奔驰中,更是难以命中,而那人隔着如此远的距离,居然还能箭箭命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名箭手究竟是谁?

www.daocaorenshuwu.com

草原南北,金帐王庭和镇北军,再加上梳碧湖畔的那些马贼,有无数精于骑射的天才,然而那些人也绝对做不到!

www.daocaorenshuwu.com

渭城内外再次陷入绝对的死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人已经隐约猜到箭来自何方,不是说地理意义上的何方,而是指来自何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如国师,比如勒布,比如阿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能够无视如此漫长的距离,直接以木箭射杀精骑的人,必然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是修行界最巅峰的那些强者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们提及擅于箭术的真正强者,往往会想到夏侯大将军,而在夏侯被杀死之后,便只剩下一个人,就是杀死夏侯的那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箭来自何方。 稻草人书屋

至少,在箭起处四周的那些唐军普通士卒看的非常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唐营最北方右角一处不起眼的犄堡里,最前方是昨夜连夜整修出来的拒马栅,此时在栅后方站着人,还有一道似是矮栅的事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余名唐兵看着那人,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做什么,直到此时才有人醒过来,赶紧去向后方的上级报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穿着身普通的唐军制服,就像是个普通的唐兵。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人手里拿着一柄很不普通的铁弓,弓身黝黑,上面刻着极其繁复的花纹似的符纹线条,令这张铁弓仿佛拥有某种魔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身旁的矮栅并不是真正的栅,而是被排的极密集的羽箭,至少千枝羽箭被紧紧地插在泥土里,挤压在一起,看上去便像是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渭城处蹄声再起,不知多少骑朵儿骑正在试图冲出城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人从身边的箭林里抽出一枝羽箭,搁在弦上,然后沉默拉弓,将铁弓拉至半开时便松了手指,弦回位,带着那枝羽箭嗖的一声远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处渭城门下传来一声闷哼,紧接着是重物坠地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此时,那人已经从地面上抽出第二枝羽箭,再次重复先前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