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国师的阵

阿打死了,无论最后他有没有接受那个事实,总之他闭上眼睛,离开了这个人间,此时距离他从奴隶变成王庭强者,刚好整整一年时间。

稻草人书屋

他年纪不大,是个真正的草原少年,他有坚定的信仰,对部族有真正的热爱,在临死之前,还要毁灭他的信仰,确实有些残酷。

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向来是个残酷的人,他知道这个草原少年杀起唐人来时,是何等样的凶残嗜血——但他并不是一个在敌人临死前还要毁灭对方信仰从而获得某种快感的变态人物,他继承了莲生的衣钵,但终究不是莲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所以在最后的时刻,他会和阿打说那些话,是因为他一直坚持某个道理:一个人或者可以生的糊涂,但应该清醒的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于是也这样对待别的人,而且他说那几段话的时间,也是他调息恢复的时间,既然闲着,那便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阿打闭上眼睛的同时,他已经调息完毕,识海里的狂澜已然平静,小腹里浩然气凝成的晶莹小珠光彩夺目,一切妥当。 daocaorenshuwu.com

他举目望向渭城外,北方那片草原,微微屈膝,脚下的青石板寸寸碎裂,一道难以想象的力量,从他的膝间传至地面,再返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轰的一声巨响,他离开街道,跳向那片碧蓝的天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就像跳向碧蓝的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跳的很高,破开微凉的空气,瞬间远离地面,来到百余丈高的天空里,在此处往下望去,渭城变成一座不起眼的土堆,荒野仿佛变成了一张大地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方隐隐可以看到金帐王庭的王旗,却不知道单于是不是在那处,原野上,数百道烟尘正在逐渐变粗,每道烟尘都代表着逃逸的草原人,那些草原人正在夺路狂奔,夺命逃窜,因为他们要活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高,自然可以看的极远,他望向四野,想要看到些什么,直至看到遥远的天弃山脉在视野里变成的那道黑线,却还是没有看到想看到的那个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不是夫子,不能真正自由地飞行,无论跳的再高,总有落下来的那一刻,但他可以选择落下的时机以及方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一刻他向荒原地表落下,速度变得越来越快,风吹拂着他身上的唐军服装,发出类似于爆破般的啪啪轻响,他的眼睛却没有眯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要盯着自己落下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地越来越近,原野间奔驰的骑兵与车队,变得非常清楚,他甚至能够看到那些骑兵惊慌恐惧的神情,也能看清楚那些马车上的木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些马车,便是他的目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帐王庭的国师,便在那个车队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至于已经逃到北方数十里外的单于和金帐王庭最后的骑兵,他并不关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那位神秘而强大的国师杀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荒原上空响起震耳欲聋的空气撕裂声,一个人影像陨石般从碧空落下,身后隐隐带着摩擦产生的火苗,只是因为落的太快,所以被尽数抛在身后。

daocaorenshuwu.com

草原战马惊恐不安,嘶鸣不停,不理会主人的鞭打,就在原地打转。那些马车停在原地,任凭车夫如何呦喝,也无法再进一步。

daocaorenshuwu.com

轰的一声巨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辆马车,被撞散成烟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车厢变成无数手指粗细的碎木块,向着四周溅射而去,那些没能远离的战马与骑兵,身上顿时出现了很多道伤口,惨呼之声不绝于耳,场面看着极为血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烟尘渐静,宁缺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看着身前的国师,说道:“看来你早就猜到我会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帐国师,盘膝坐在他身前的地面上,苍老的容颜上神情宁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从天空里跳下来,一脚踩碎了整辆马车,却没能踩死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他的脚踏破车厢,来到国师头顶时,国师忽然从原地消失,来到了车厢的另一边,而当整个车厢都破碎后,国师便坐到了原野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原野上到处都是野草与野花,此时正包围着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国师没有摘野花,只是静静看着身前的一朵野花,平静说道:“我一直等着你们书院有人会从天空里跳下来,只是没想到跳下来的人会是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向四周望去,看着那些看似散乱的车厢,感觉到一道诡秘而奇异的气息,正在其间渐渐变得强大起来,那道气息充满了原始的血腥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就是你做的准备?”他收回视线,望向身前的国师说道:“你应该很清楚,再强大的阵法,也很难伤害到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国师满脸的皱纹同时舒展开来,看着宁缺面无表情说道:“你浩然气大成,身躯坚若金石,但这并不代表你就能够真的不受伤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十余丈外,站到另一辆马车上,草原上的风吹拂着他身上的粗布衣,那串普通的木珠链轻轻摆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看着宁缺平静说道:“书院果然不凡,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看重你,没想到最终还是低估了你,我以为你离开长安城,最多便是知命巅峰的境界,却没想到,你能如此轻易地战胜阿打,不过我还是想试着困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