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小镇、肉铺和刀

辇畔有位中年道人,穿着寻常道袍,有着寻常模样,神情也自寻常,看不出任何特殊,自然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daocaorenshuwu.com

如今的西陵神殿联军营里,还有百余名暗中自桃山潜来的红衣神官——道门最强大的力量,都集中在这里,而不在桃山神殿里。 稻草人书屋

这样恐怖的力量,等的不止是叶红鱼和莫山山,还有宁缺……当金帐覆灭、阿打和国师惨死的消息传到桃山,道门便开始着手做准备。 www.daocaorenshuwu.com

前数日,宁缺在清河杀死横木的消息,也传到了这里,这个事实,令西陵神殿最强大的数人,同时沉默了很长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宁缺万里奔波杀人的速度,他应该到来的不会比消息慢多少,掌教、赵南海及中年道人,开始沉默地准备最后的战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算叶红鱼和莫山山与宁缺之间形成某种默契,西陵神殿方面也觉得自己能毕其功于一役,因为他们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叶红鱼没有来攻,宁缺也没有来,叶红鱼如果是战斗敏感让她直觉里选择了观望,那么宁缺呢?他究竟去了哪里?

稻草人书屋

宁缺哪里都没有去。

稻草人书屋

就像那天远望剑阁时,告诉南晋军民的那句话,他在南晋境内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自然停留不是旅游观光,他顺便也杀了很多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降者,不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降者,杀。

daocaorenshuwu.com

降不是降唐,而是降于剑阁旧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宁缺告诉全体南晋国民的三句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西陵神殿准备迎接他南下的时候,他留在了这个世间第二强大的国度里,开始自己的宣谕,并且展露着自己的冷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在畔山郡里杀人,在临康城里杀人,在小巷里杀人,在皇宫里杀人,西陵神殿新立的那位皇帝被他杀死了,宰相被他杀死了,很多人都被他杀死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就在大河岸边沉默窒息的等待和南晋冷血残酷的杀戳里,时间缓慢而不可阻挡地流逝,人间进入盛夏,一片酷署里,宁缺再次消失无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留下的是那几句话以及浑身血债,还有陷入混乱的南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唐镇南军与羽林军其时已复清河,待肃清旧阀诸人后,稍作休整便会继续南下,如今的南晋哪里还有办法能够抵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真的凭一己之力便提前确定了一场国战的走势,为什么?因为他能杀人,而且擅长杀人,以往书院这般能杀的人是轲浩然,只不过时间隔的太久,已经渐被人间淡忘,他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让人们再次想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入渭城,金帐亡,过大泽,南晋亡,现在他再次消失,不知去往人间哪个国度,又有哪个国度将要灭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夏渐去,酷暑依旧,西陵神殿在大河畔为宁缺准备的局,始终没有等到宁缺出现,更没有想到,他此时忽然出现在西陵神殿附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一个西陵神殿指的是道门,后一个西陵神殿指的是位置,是桃山峰顶那几座庄严的道殿——从小镇望去,刚好可以看到那个神圣的地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大黑马来到了西陵神国,沉默地行走在桃山前那座小镇里,与远处山峰间神圣的道殿相比,小镇宁静而世俗,形成鲜明的对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缺本准备去买些烤红薯吃,但在进入小镇时忽然改了主意,他沉默想了会儿时间,翻身下马,牵着缰绳走到镇东某间简陋的铺子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下马而行是表示尊重,如今西陵神殿里已经没有人值得他尊重,但那个铺子里的人值得,他虽然不了解那人的品行,令凭岁月二字便已经值得。 稻草人书屋

那是间肉铺,小镇里唯一的一间肉铺,就像宋国与燕国交境处那个小镇,也只有一间肉铺,那人在的所有地方,都只能有一间肉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暮暑依然酷热难当,小镇像被笼在蒸锅里一般,连续服用灵药、被嘎嘎带着吃尽荒原美味的大黑马,纵使体质早已经被改造的极为特殊,依然有些受不了,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便是宁缺也解开了院前的领口。 daocaorenshuwu.com

肉铺里更是闷热至极,被血腥味和脱毛沸水锅包围的空间里,到处是令人掩鼻的气息和令人难耐的高温,那个精壮的中年人,却依然穿着件皮围裙,站在厚厚的案板前不停地挥动沉重的刀,古铜色的身躯上竟是没有一滴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刀锋落下,溅出的是血与脂肪溢出形成的雪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站在肉铺门槛外,看着案板后的屠夫说道:“你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屠夫没有抬头看他,依然继续着斫肉的动作,说道:“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沉默了会儿,问道:“你见到她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屠夫停下斫肉的动作,从绳上取下一块布,胡乱擦了擦脸,又擦了擦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继续说道:“我打了她很长时间,但一直没有找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屠夫把那块湿布随意扔到屠刀上,看着他说道:“你没有他们三个人快,自然没有他们三个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