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在潭边(下)

事实上,宁缺见到观主的次数很少,都是在长安城,如今想来,每次相见,似乎都伴着风雪,极为寒冷,从外到里。 稻草人书屋

以往,观主的青衣不染尘埃,更没有雪霜,飘然若仙,此时的观主,却满身风尘,满脸风霜,有些疲惫,是个寻常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在世间寻找桑桑很多天,很多地方,以无距境界纵横万里往复,消耗极大,依旧慢了一步——宁缺与桑桑之间的本命联系,胜过世间最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看着寒潭那头,看着那些积雪下干黄的旧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境也没有生起任何微澜,因为那里空无一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但他总觉得那里有什么,就像过去那些天,他经过寒域雪海荒人部落,望向那幢小木屋时的感觉,所以他没有离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被昊天遗弃的山脉,在风雪里变得越来越寒冷,观主静静站在潭畔,神情却越来越平静,仿佛有无形的清水淌过,洗去所有尘埃,脸上的风霜色越来越淡,直至最后消失无踪,青衣上的雪屑也融化消弥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清静至纯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散出,来到足下,融了积雪,绿了旧草,蔓延至潭内,融了冰面,荡起涟漪,春意渐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春风绿了寒潭岸,瞬间便至对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静静看着他,手指轻轻搭在地面,如涓流般的生命气息,注入大地之内,外面的春意与里面的春意相融相汇,难分彼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彼此,便没有界线,无法被看到。 daocaorenshuwu.com

暮色来时,观主离开了潭畔,留下一道空间通道的残留气息,消失无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确认他没有发现桑桑和自己,心情略松,脸上却没有喜悦的神情,因为这只是暂时的事情,没人知道这种局面还能维持多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能不能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看着远处山峦里雄奇的贺兰城,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桑桑沉默不语。 稻草人书屋

宁缺明白了她的意思,观主这时候有可能去了南海,也有可能正在雪峰顶看着大地,她如果打开自己的世界,很容易被他发现。

稻草人书屋

算盘搁在她的膝头,她已经无法算出观主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正在变得越来越虚弱,或者说,越来越像个普通的妇人,这个事实让她沉默,让她无奈,也让她更加愤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抓起宁缺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就像个受了刺激的母兽。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她唇角溢出的鲜血,很痛,却没有呼痛,眼神里满是溺爱和同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色来临,群山里风雪骤停,有风自东南方向的海上来,将天空上的那些厚云吹散出一大片空隙,数百粒繁星出现在眼前,同时还有一轮月。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抱着桑桑,靠着软温的兽皮倚着,看着夜空里的星星和明月发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说道:“我想做爱。”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缺微怔,低头看她脸上神情平静,才知道她不是在说笑话。当然,如果她真是在说笑话,这件事情未免太好笑了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说道:“瞎想什么,先睡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桑桑说道:“我想和你睡觉。”

稻草人书屋

宁缺怔住,说道:“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说道:“我想和你困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的情绪很平静,甚至显得有些冷漠,不是那么认真,却格外认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搂着她,嗅着她的味道,亲了亲她的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会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忽然说道:“能不能不要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看着某个地方,眼睛一眨不眨,说道:“为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宁缺说道:“这算什么?人在做,天在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桑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这话有趣。” daocaorenshuwu.com

“有趣你个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话无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吧,我说……就算非要看,能不能带点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晨醒来,宁缺情绪不怎么好,因为他总觉得桑桑的情绪有些怪异,像是在和自己进行告别——刚刚重逢,难道她又要出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思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妥,神情渐渐变得凝重,看着寒潭对面那片昨日初生春意,一夜又被寒风冻凝的草地,警惕无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给出了另一种可能的解答,却不能让他稍微觉得轻松,反而心情更加沉重,因为桑桑似乎快要生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很多事情,他都有经验,但这件事情,他没有任何经验,桑桑曾经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对这件事情,也很没办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屋里一片安静。桑桑捧着隆起的腹部,感受着里面传来的动静,细眉蹙的极紧,脸色有些苍白,还没有开始阵痛,但快要开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生孩子很麻烦,更麻烦的是,桑桑的心境受到极大干扰,再也很难维系自己的世界,窗外的空气里飘着游丝,宁缺知道那是裂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把这个世界缩小些,或者让这个世界里的物质更少一些,以桑桑的能力,或者还能维系更长一段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缺看着窗外若隐若现的空间裂缝,明白了清晨醒来为什么会感觉到分离近在眼前,沉默片刻后,牵着大黑马走出了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