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极限单兵计划(中)

和菜头苦笑道:“很吃惊吧。这件事,我深埋心底已经太久太久了。我的父亲,就是上一任的日月帝国皇帝。我有七个姐姐,父亲在四十八岁那年,才有了我。当初,父亲还是太子的时候,叔叔就一直与父亲争夺皇位。但皇祖父知道叔父天性阴狠,将国家交予他决非好事。这才在叔父的各方面天赋远好于父亲的情况下依旧坚持传位于我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继位之后,兢兢业业治理国家。每天都将全部精力放于国事之上。我国在父亲的治理下越来越繁荣昌盛,父亲得到了绝大多数臣子的效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初,皇祖父临终之前曾经对父亲说过,让父亲剥夺叔父的一切权力,只有这样,国家才能安泰。但父亲宅心仁厚,叔父是他唯一的弟弟,他不忍心让自己的弟弟失去所有权势。就没有执行皇祖父的临终遗言,也从此留下了祸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年前,我父皇正是春秋鼎盛之时,突然一夜暴毙,我母后,以及尚未出嫁的三个姐姐也在同一晚暴毙。后来给出的说法是食物中毒。叔父突然率军进驻都城,从此,一夜变天。我还清楚的记得,有一个恐怖的身影潜入了皇宫之中大肆杀戮。母亲将我塞入密道之中,我才得以存活下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叔父没有找到我的尸体,派人追杀,对外宣称我们一家已经全部死于食物中毒。他以此为契机,大肆清理宫内父皇的心腹。杀光了所有内侍,说是为我父殉葬。在一系列的大清洗之后,他又以皇室唯一继承人的身份,以铁腕手段坐上了帝王之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这里,和菜头的双眼已经一片通红,拳头攥得紧紧的,原本憨厚的面庞更是一片狰狞。心中恨意已经达到了顶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是父皇、母后的在天之灵保佑,我终究还是跑了出来。但是,曾经的皇太子却沦为乞丐不如的流民。我不敢回去,只能跑啊跑,终于跑入了天魂帝国境内,后来被老师所救。才就此活了下来。可我心中却一日未敢忘记过这份血海深仇。但是,我知道,我一个人的力量太过渺小,成为极限单兵那时已经是我唯一的希望。可我的天赋,终究不足以成为这计划真正的完成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这里,和菜头双眼通红的看着霍雨浩道:“雨浩。我只希望,将来有一天,你真正成为极限单兵之后,在我需要的时候,能在我复仇的时候帮我一把。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我会尽我所能在你成长的道路上帮助你。今日我加入唐门,固然是为了学习唐门暗器,但同时也是为了我们师兄弟之间更加亲密无间。我不会要求你一定为我做什么。但是,我这份血海深仇只凭我自己是不可能报还的。你愿意在尽可能保证你安全并且你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帮助我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看着和菜头,脸上流露出一丝凄然,“和师兄,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身负大仇呢?我不能给你太过肯定的答复,因为我现在还没有那个资格,我的实力还远远不够为我们的仇恨做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师弟,谁想要伤害你,我都不会放过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进入史莱克学院之前,我心中满是仇恨,只想着如何去复仇。可来到这里之后,我才发现,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想要复仇,我们还需要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什么时候我们在学院成为翘楚,才有谈复仇的资格。所以,我们都一样,都要将那份仇恨深埋心底。直到我们有报仇资格的那一天。那时候,我们就不只是兄弟,更是战友。我会始终在你身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和菜头深处自己宽厚的大手,掌心的白皙和手背的漆黑截然相反。霍雨浩伸手与他紧紧相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菜头沉声道:“小师弟,那就让你我共勉。让我们共同努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现在还很弱小,但是,十年之后,又会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和菜头将霍雨浩送到宿舍区的时候,他又变回了那个憨厚质朴的魂导系核心弟子。而霍雨浩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和菜头的秘密,他也同样深埋心底。在没有报仇的绝对实力之前,妄言仇恨毫无意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拥有了史莱克七怪预备队这个身份之后,霍雨浩、王冬、萧萧他们在学院的学习就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起来。每天的正常课程之外,他们都更抓紧一切时间进行修炼。

daocaorenshuwu.com

预备队对他们来说是极大的荣誉,但同样的他们也承受了更大的压力。这份荣誉是他们要用尽一切力量来维护的。尤其是他们这三个年纪小的。唯有付出更多,才能保证他们一直保留着预备队的资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转眼间已是两周时间过去,玄老先后两次指点了他们的修炼。玄老的教学方式完全可以用简单、粗暴来形容。就是实战。毫无保留的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