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巅峰对决初章(下)

霍雨浩看到了白虎公爵,戴钥衡自然也看到了,他的眼眸之中不由得燃起了兴奋的火焰。看着远处城头上的父亲,握紧了双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白虎公爵戴浩只是向他微微颔首,眼神中流露出一分鼓励,然后就不再看他。但只是这一眼,却令自幼以父亲为榜样的戴钥衡心中充满战意,先前的紧张已是一扫而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星罗皇帝眼看双方队员都已经进入休息区,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向身边的白虎公爵颔首示意。

daocaorenshuwu.com

“肃静。比赛即将开始,请陛下讲话。”戴浩沉声喝道,他并没有使用扩音魂导器,但他的声音却是远远传了出去,铿锵有力的铁血气息居然就那么从城头上弥漫而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杀、杀、杀——”所有在场维持秩序的士兵们同时高举手中武器呐喊出声,顿时,整个星罗广场上都充满了肃杀的味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能够看到,这些士兵们的眼神中都充满了狂热的味道,此时此刻,在他们眼中只有那站在城头的统帅。白虎公爵在军中的统治力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还要超过皇帝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星罗皇帝脸上并没有因此而流露出任何不满之色,依旧面带微笑。而全场民众也都在这份肃杀的气息下安静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星罗皇帝微笑道:“上一次在星罗城见证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决赛还是在二十年前。那时候,无论是朕还会戴浩贤弟都不过是青年。时过境迁,二十年后的今天,朕已经是一国之主,戴浩贤弟也成为了帝国第一统帅。我们又将见证一场大陆上最强年轻人的对决了。朕的心情很激动。希望双方队员能够奉献一场精彩的比赛给每一位观战者。按照惯例,这场决赛的获胜方,将得到三块魂骨以及百万金魂币的奖励。朕已经在我国的宝库中精选出十块魂骨由最终的冠军进行挑选。今天的比赛,我本想请戴浩贤弟亲自主持的,但奈何在史莱克学院一方,有一位主战队员正是他的长子,为了避嫌,这场比赛的裁判依旧由天煞斗罗担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再多说了,下面就请大家和朕一起观赏这一场必定会记入史册的对决吧。”

稻草人书屋

伴随着星罗皇帝话音一落,一道光芒瞬间从城头闪过,下一刻已经出现在比赛台中央的位置。正是天煞斗罗黄津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是,就在他落在比赛台上的下一刻,他的身体却是轻微的震了震,目光下意识的向休息区看去,目光正是落在史莱克学院战队这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史莱克战队后面的位置上,多了一位抱着酒葫芦的邋遢老者。看到天煞斗罗的目光望过来,他只是略微挑了挑眉毛。而黄津绪那么强大的天煞斗罗眼神却是略显慌乱了一丝,迅速转过头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于这位裁判的目光,史莱克学院众人以及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人才发现了这位邋遢老者的到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玄老,您来了。”王言惊喜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玄老也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一根鸡腿,咬了一口,模模糊糊的道:“你指挥你的,就当我不存在好了。反正有老夫在,绝对没人敢玩什么猫腻就是了。”毫无疑问,这位饕餮斗罗就是前来为史莱克学院压阵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到他,另一边的日月战队领队老师却是脸色连变,他当然认识玄老,在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调查中,这位饕餮斗罗的修为至少已经超过了九十七级,正是史莱克学院的第一强者。史莱克学院中有关海神阁的一切太过秘密,他们也只是调查到了这么多而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台上的裁判天煞斗罗显然也是认识玄老的,不然也不会失态了,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沉声道:“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决赛,本人黄津绪,为决赛裁判。下面我宣布决赛比赛规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尽管双方队员对于比赛规则早就熟悉了,但按照顺序,还是要进行宣布。 稻草人书屋

“决赛分为团体赛、个人淘汰赛和二二三战法进行。三战两胜。其中,团体赛双方各派七名队员上场。在团战结束之后,双方都有一次更换参赛队员的机会。但只有这一次机会。在接下来的个人淘汰赛和二二三战法的比赛中,双方都只能由固定的七人参加,不得再进行任何形式的更换。最终获得两大场比赛胜利的一方为冠军。双方在比赛中可以放手而为,双方队员的安全由本裁判负责,一旦本裁判发现一方有可能致死的情况下,将插手干预比赛,获益方出局。但因为比赛中瞬息万变,本裁判并不能保证双方参赛队员的绝对安全。希望双方在比赛中各自克制。下面,双方准备,一分钟后,参与团战的队员上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伴随着比赛规则的宣布,整个星罗广场的气氛都骤然变得紧张起来。数以十万计的民众们此时竟然变得鸦雀无声,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哪怕比赛还未开始,他们也不愿意放弃场上任何一丝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