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海神阁之光明(上)

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明德堂。

这是一座宽阔的厅堂,整个大厅内的装潢竟然全都是金属风格的,以淡金色调为主。并不奢华,但却充满质感。一方匾额高悬于厅堂入口上方,暗金色的大字有种威慑群伦的感觉,明德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起来吧。”大厅内侧正中的椅子上,端坐一人。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身材不高,但却很宽阔。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就是矮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矮胖的身形无疑是不适合长发的,可他却偏偏留了一头长发,棕红色的发丝披散在脑后,更让他那短粗的脖子有些看不清了。

稻草人书屋

在他身前有一人匍匐在地,此时如获大赦般站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堂主,这次我带队不利,请您责罚。”站起来才能看清此人的相貌,可不正是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那位最终带领学员们参加决赛的带队老师么?只不过,现在他的脸上却满是诚惶诚恐之色,似乎是心中已经怕到了极点。

daocaorenshuwu.com

从他的称呼上就能看出,那矮胖的中年人居然就是赫赫有名的明德堂堂主。也就是笑红尘和梦红尘的祖父。单从外表,却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也没有什么错,很多时候,事有凑巧也并非你一个人能够掌控的。而且,这次虽然死了几人。但你们的收获也还算不小。至于审判之剑,我会亲自去一趟史莱克学院的,总不能让它落在对方手中。本届大赛的结局虽然令人失望,不过,老夫也不屑于在史莱克学院自身出现问题的时候战胜他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德堂主的宽容令带队老师有些震惊,在他的记忆中,这位堂主的脾气可不是这样的啊!抬头悄然看去,发现明德堂主肥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真的没有生气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多谢堂主。”带队老师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德堂主的心情似乎很好,“你知道这次你们的收获让我最满意的是什么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带队老师试探着道:“是那个十万年魂兽化人胚胎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德堂主摇了摇头,道:“不,那个虽然是收获,但我们也付出了大量的财富,只能说是对等交换。当然,那个胚胎落入我手中和落入别人手中的意义又不一样。但也同样带给我们不少麻烦。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拨人想要潜入我明德堂偷东西了。这就是怀璧其罪的道理。而且,还有那封神台。虽然在九级魂导器之中,封神台算不了什么,但也确实是需要九级魂导师的实力才能制作,我倒是很想知道,在咱们日月帝国的九级魂导师之中,是谁得到了这件至宝后卖给星罗帝国,而不是交给我明德堂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到后面这句话的时候,明德堂主眼中凶光闪烁,吓得那位带队老师赶忙又跪伏在地上。 daocaorenshuwu.com

“继续猜。”明德堂主淡淡的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那是……”带队老师额头上又开始冒汗了,“是我们带回来关于史莱克学院那些学员的情况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明德堂主道:“这可以算是一个方面。三个双生武魂,史莱克学院真是好大的手笔,而且还有一个极致武魂。本来史莱克学院已经答应了和我们进行学员交流,但昨天却传来消息,说是因为史莱克学院内部原因,这份交流学习要推后进行。至于推后多久,他们还要经过研究决定。看来,他们是怕我们对那些学员下手啊!不得不说,在寻觅魂师人才这方面,全大陆确实是没有谁能超越这史莱克的。真是有些可惜了。但是,这还不是你们此行最大的成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带队老师有些茫然了,不解的看向明德堂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德堂主缓缓站起身,他的身高还不到一米五,但腰围却绝对超过一米五,双手背在身后,有金丝纹路的黑色长袍遮盖住他圆滚滚的肚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缓步走到带队老师面前,突然抬起一脚,将带队老师踹了个跟头,“本堂主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你让笑和梦这两个小家伙在这次比赛中感受到了危机,知道应该沉淀了。回来以后就主动要求闭关。这才是你们此行最大的收获。滚吧,至少在短时间内别让我看到你,否则,我一定会记起死去的那几个孩子,让你下去给他们陪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是……”带队老师不怒反喜,他知道,自己这条命总算是保下来了。他根本就没有起身,而是就那么躺在地上,真的滚了出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着他滚走的样子,明德堂主皱了皱眉,“饕餮斗罗竟然亲自前往星罗城压阵。好啊!五年之后,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这只饕餮,能否压得住我这只蟾蜍。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后堂走去。穿过大厅,在一处有着金属雕刻的墙壁前停下脚步。只见他胸前光芒一闪,一个奇异的金色符文就像是从他胸口处飞出去了似的,烙印在面前的墙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