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年暗金恐爪熊(中)

玄老却没闲着,伸手在暗金恐爪熊身上触摸起来,一会儿的工夫,他脸上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立掌如刀,切断了暗金恐爪熊仅存的右前肢,三两下将其解剖开来,露出了一块奇异的骨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块骨骼呈暗金色,散发着浓郁的魂力波动,显然是一块魂骨了。萧萧的运气已经不只是好那么简单,简直就是好到爆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这块魂骨却和霍雨浩他们所见过的传统意义上的右臂魂骨不同。准确的说,这是一块掌骨。

daocaorenshuwu.com

类似于手掌的骨骼不大,但前端却出现了五根狭长的利刃,就像是缩小版的恐爪,暗金色的光晕就像是水波一般在利刃上流转,大有几分神兵利器的感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玄老脸上尽是震惊和羡慕之色,“你们这些小家伙果然是得天独厚啊!暗金恐爪熊作为稀有强大的魂兽,出现魂骨我并不奇怪,但能出现这它所能出产的最珍贵右掌骨却是我万万想不到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他们毕竟还只是二年级学员,虽然已经学到了一些魂师的知识,但还谈不上精细和全面,都一脸好奇的看着玄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玄老摆弄着手中的掌骨,道:“暗金恐爪熊最强横的攻击就在它那一双恐爪之上。这只暗金恐爪熊年龄还小,尚不能将这恐爪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见过一只十万年修为的暗金恐爪熊。一爪挥出,百米利刃横空啊!我绝不怀疑如果有真正的巨龙存在也会被它撕裂。海神阁藏书阁中有一本流传下来的典籍,是一位学院先辈们对暗金恐爪熊的研究笔记。里面详细记录了暗金恐爪熊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暗金恐爪熊的两只恐爪看上去差不多,但实际上,右爪要更强一些。威力巨大。更关键的是,这本研究笔记中记载了当时曾经出现过的四块暗金恐爪熊魂骨。经过那位先辈的研究发现,暗金恐爪熊出产的其他部位魂骨增幅效果虽然也很强,但大多数倾向于防御,只有左右臂骨,才会出现恐爪这恐怖的攻击能力。只是左右臂骨出现的恐爪魂技也无法和真正的暗金恐爪熊相媲美。能够被猎杀的暗金恐爪熊超过万年级别的都很少,到了万年修为之后,这家伙就是一种近乎变态的恐怖了。就算是封号斗罗都难以轻易抵抗。正因如此,当时能够得到的手臂魂骨附带的恐爪魂技威力虽强,但却依旧有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后来,那位先辈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碰到过一位拥有暗金恐爪熊魂骨的魂师,这位魂师在短短几年之间,已经成为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存在。而他就拥有了类似暗金恐爪熊恐爪的魂技。当时我们学院这位先辈也是名声极大,更是一位超级斗罗。他就找到了那名魂师,许以好处交换,并且答应为其保密,这才知道了一个有关于暗金恐爪熊魂骨的秘密。”

daocaorenshuwu.com

“原来,这暗金恐爪熊有很小几率会出现掌骨,而只有掌骨记录的恐爪魂技才是最强的。更为重要的是,掌骨所记录的恐爪魂技,能够像暗金恐爪熊自身那样,伴随着魂师的成长而成长。当时那位魂师得到的是一块左掌骨,就已经是赫赫有名的黑暗左手。后来更被称之为黑左斗罗。而你们这次却极为幸运的得到了右掌骨。这已经是暗金恐爪熊能够出产的最顶级的魂骨啊!掌骨并不同于臂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还可以算作是外附魂骨。只要能够找到和它有所契合的右臂骨,那么,并不影响右臂骨的融合。唯一的缺憾就是这只暗金恐爪熊的修为只有两千年左右,这块右掌骨的成长恐怕需要较长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了玄老的解释,霍雨浩和王冬这才算明白了眼前这块掌骨的来历竟然是如此的不凡。再想想先前这只千年暗金恐爪熊攻击玄老时的惊天一爪,两人顿觉大开眼界,同时心头也有些发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玄老很认真的看着自己二人。王冬率先表态,“玄老,我左右臂骨都已经有了。按您说的意思,这块掌骨需要先融合才能融合右臂骨,所以我自然是毫无机会,我放弃。” 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道:“玄老,您也知道,我们三个,我算是个头儿,萧萧又是唯一的女孩子,且不擅长攻击。如果有了这块可成长的外附魂骨暗金恐爪,她未来就是真正的攻防一体了。而且她刚刚融合了暗金恐爪熊的魂环,融合这块掌骨应该也会容易一些。女士优先,就让给她吧。我相信我们的运气会持续下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两人的谦让,玄老心中暗暗感慨,“孩子们。你们可知道这块右掌骨的价值甚至不亚于一块普通的十万年魂骨啊!而一旦它成长到极致,甚至还要超过普通十万年魂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微微一笑,道:“王冬是没办法融合了。而我也有了冰碧蝎左臂骨这么好的手臂魂骨。不能太贪心啊!而且,它确实合适萧萧。我们都是史莱克七怪中的一员,有了资源,谁合适就给谁,这样才能发挥出资源的最大能力,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