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万载寒冰玉髓床(下)

“不好。”伊莱克斯苍老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一时间,往日里沉睡在霍雨浩精神之海中的四大强者竟然全部醒转,并且都释放出了惊慌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别慌,想办法。”霍雨浩深吸口气,在这个时候,他表现的极为冷静。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但他在第一时间立刻以精神力去强行控制住自己体内躁动的魂力,哪怕依旧没办法和那股绝强的吸力抗衡,但至少延缓了它疯狂吸收的速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霍雨浩的提醒,冰帝也立刻反应过来,竭尽全力去关闭自己在霍雨浩体内的封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是,那股吸力实在是太强了,强大到哪怕是冰帝的控制都无法与之抗衡,虽然被吞噬、吸收的速度在减缓,但她也别想将自己的封印闭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身下那寒冰玉髓床蕴含的庞大天地元气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被吸扯出来,并且越来越快。那可金色珠子因为极速旋转已经令霍雨浩有些吃不消了,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的丹田居然在膨胀。那被吞噬而去的庞大能量正在使得那可金色珠子体积膨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莱克斯在短暂的沉默后,沉声道:“我好像明白了。雪女,我帮你压制、封印的本源之力似乎被这寒冰玉髓床的天地元力点燃了。我们这回有大麻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点燃?”雪女不解的问道,哪怕作为那颗金色雪丹的主人,她也同样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伊莱克斯沉声道:“毫无疑问,你和冰帝都是这个世界上运用冰寒属性能力最强大的魂兽。你们的力量也无限接近于了冰寒的极致。有句话叫做否极泰来。当冰寒到了极致之后,从理论上讲,是有可能出现质变,以极致之冰突然转化为极致之火。以最寒冷的力量化为最为酷热的恐怖能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这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情况的发生。”霍雨浩剧烈翻涌的精神之海内,雪女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伊莱克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冰帝此时因为全神贯注的去控制封印,说不出话来。但它看着伊莱克斯的眼神中也同样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莱克斯道:“你们没感受过不代表没有。那只是因为你们的修为还不够而已。能够掌握极致属性否极泰来转换,那是只有神识才能够控制。我曾经就掌握过其中一部分的力量。只不过我当初掌握的,是将极致的光明转化为极致的黑暗,成就了我死灵圣法神的威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雪帝急切的道:“那现在怎么办?我的部分灵识和本源之力都被封印在雪丹之中。我也没办法控制里面的狂暴。再这样下去,当能量庞大到一定程度后必然会被引爆,到时候,别说是我们,恐怕这片山脉都会被恐怖的压缩力量夷为平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莱克斯苦笑道:“我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也没有办法。你原本的力量在这个世界本来就已经足够强大了,而这股力量在你进行转换的时候,更是被你最大程度的完成了压缩。其密度之大,是能够产生否极泰来、阴极阳生的根本所在。之后因为你的转世重修未能成功,本体损坏,那时候你就已经不能控制自身压缩的力量了。我通过特殊的魔法咒语共振,勉强借助雨浩的精神力封印住了你那压缩的力量。等有一天雨浩他能够主动的去控制这部分精神力,才有可能将封印你那庞大的压缩能量逐步的吸收一些,虽然必定会流逝很多,但至少不会产生爆炸。” daocaorenshuwu.com

“今天这种情况我也预料不到,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拥有着和你同源的能量。这寒冰玉髓中蕴含的天地元力和你极其相像,你那被极度压缩封印的本源,因为脱离了你自身灵识的控制本来就是不稳定的,受到外界这天地元力的刺激,它出于本能,自然希望能够将外界这庞大的能量吸收进自身,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开始剧烈的反应起来,阴极阳生也随之出现了,就像是被引燃了的炸弹一般,开始疯狂的膨胀、吸收,自身的极致之冰寒也开始向着另一个极端进行转化,从而力量更加膨胀。一旦爆炸,恐怕是能够接近神的级别的恐怖存在。无论是我还是你们,恐怕都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梦冰蚕也急了,它费尽心思与霍雨浩融合,并且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令这位懒惰的大虫子着实有些发蒙,“伊老,别说这些了,您到是给个解决办法啊!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莱克斯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有办法我还会在这里等下去么?我们现在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尽管我只剩下一部分神识,但在雨浩的精神力滋润下,也算是恢复了一些以前的记忆,如果可以活着,我也绝不愿意去死。但是,那阴极阳生、否极泰来的极致炸弹,已经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也不是你们所能改变的。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我们能做的,只有等死而已。”